畏庐琐记的笔记(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一杯喷头酒

    一杯喷头酒 (竹影扫阶尘不动,月穿潭底水无痕)

    凶宅 余客台湾时,居近蚬子街,高屋三楹,中为奴子洪福所居,左为先子燕息之所。先子多赴竹堑,不恒归寓。余则居其右方,时余方十八岁,夜自天妃庙观剧归,室中有火青莹。余谓为友人周鼎臣下榻,既而扪索,门外钥如故,则大骇。发扃后,室中洞黑无火,心知有异,怏怏归寝。漏四下,几案皆动,小凳行地作声,拊床惊之,声乃愈厉,若与余抗,即大怒,拔刃起舞。迟明,筋力皆倦,遂昏睡。日高起视,处处皆刀痕,复大笑夜来之妄,自...

    2016-04-16 17:44

  • 一杯喷头酒

    一杯喷头酒 (竹影扫阶尘不动,月穿潭底水无痕)

    “回教不食猪肉之故”一则因于法律有碍予以删除。 2012年《林纾笔记及选评两种》倒是照登不误。   (3回应)

    2016-04-14 13:41

  • 軍持

    軍持 (精神如太陽 霍然照清都)

    厉太鸥方无聊,谱《迎銮新曲》以贡媚。 应为厉太鸿。

    2013-12-08 08:35

  • 軍持

    軍持 (精神如太陽 霍然照清都)

    脚注2, 渊圣,指宋饮宗。 应为宋钦宗。

    2013-12-08 08:33

  • 於意云何

    於意云何 (書到今生讀已遲)

    此书校注者有注释的瘾,一碰到书中涉及的人,立刻就详加介绍,把这本好好的书变成中学生的课外读物一样。估计注者是刚出道的博士之类,完全不知道注释为何物,不问书的受众,一味的东抄西抄人物简介,以为注得越多就越显示自己的水平。 林纾看到估计也想不通,他不是只提了一下柳宗元、宋祁吗,就遭到校注的狂轰乱炸。这种情形不只一个地方,随手一翻,就有许多页。   (1回应)

    2013-10-24 08:35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畏庐琐记

>畏庐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