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人的笔记(34)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嘒彼小星create

    嘒彼小星create

    在这个领域,对每一个判断的理解、每一个概念的意义都被一个更柔软的经验之外壳包裹着,作为以太,被一种个人的意愿和数秒之后就变化的个人的无意识所包裹。这个领域中的事实及其关系是无限的,难以捉摸的。 这就是诗人的家园,是他的理性的统治领域。在他的对手寻找固定物、心满意足时,他一碰到未知物就能列出那许多的方恒式进行计算,在这里,未知数、方程式及其可能的解从一开始就没有尽头。他的任务是要不断发现新的解、关联...

    2017-01-01 11:08   1人喜欢

  • 嘒彼小星create

    嘒彼小星create

    草地,白色和紫罗兰色,绿色和褐色。他不是幽灵。翠绿色斜坡上长满古老的栎树,淡绿色的树叶毛绒绒的,一座童话般的森林。苔藓下可能藏有紫罗兰色和白色的水晶。小溪在林中流经一块石头上方,看上去宛如一把银晃晃的大压发梳。他不再回复他妻子的来信。属于是这个大自然的秘密之一。有一种猩红的温柔小花,它在其他男人的世界里不存在,只在他的世界里才有,这是上帝巧手安排的,实实在在是个奇迹。身体上有一个部位,它隐藏着,你...

    2016-12-27 17:30

  • 小宇

    小宇

    ……当命运决定沉默,不可以叫它开口说话,应该凝神谛听即将到来的会是什么。

    2015-06-25 21:00   1人喜欢

  • yuyu

    yuyu

    女性的非理性特征并非自身固有的,而是被男性赋予的。而男性之所以给所爱的女性涂抹上非理性的色彩,正是因为他们在自己由理性所统治的存在中极度地渴望非理性。 他对非理性那鲜活生命力的渴求转变为对一个女人的爱,因为原本就拥有谜样气质的异性就是男性眼中的最合适的非理性载体。

    2014-04-23 17:03   1人喜欢

  • 鳄鱼六安市

    鳄鱼六安市

    这些印象在城市里是微不足道的,在孤独的这里却能震撼人心,就像一棵树想以不是有风吹拂或鸟儿刚飞走就能解释的方式摇动它的树枝一样。

    2019-03-28 21:58

  • 鳄鱼六安市

    鳄鱼六安市

    他在深绿色根须的树木之间跪下,伸出双臂,他这辈子还从未这么做过,他感到此刻有谁会将他本人从他的双臂中取走。

    2019-03-28 21:54

  • 苏夫佳

    苏夫佳 (从来不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降临。)

    因为穆齐尔曾在《以中篇小说为问题》一文中写道:“一个伟大的作家会随时随地创作一部伟大的长篇小说……但是人们或许会想,他只是出于例外才会写一篇伟大的中篇小说,因为创作这样的一篇小说的不是他,而是某种突然向他袭来的东西……在这一刻的体验中,抑或世界突然变得深刻,抑或是他的双眼发生了翻转;他相信自己在这一刻看到了一切事物的真实所在,这就是中篇小说的体验。”

    2019-01-06 20:06

  • 苏夫佳

    苏夫佳 (从来不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降临。)

    我们也许可以形容诗人是这样的人,他最强烈地意识到”我“在世界上和在人际之间的无可救药的孤独。一个永远不能被判别的敏感者。

    2019-01-06 19:44

  • 苏夫佳

    苏夫佳 (从来不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降临。)

    但她感到,在无法企及的心灵最深处,她相当伟大、高贵、善良;在那里她不是个女售货员,而是个出身高贵的女强人,会拥有轰轰烈烈的一生。因此她也相信,虽然存在差别,她有权拥有他;她对他的所作所为一点不理解,这与她无关,只因为他本质上是善良的,他才属于她;因为她也本性善良。什么地方一定有座善良的宫殿,他们应该生活在那里,亲密无间、永不分离。

    2019-01-06 19:32

  • 苏夫佳

    苏夫佳 (从来不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降临。)

    她对自己的无能束手无策,却想不到去学习;这里面有种高贵的纯朴。即使在衣着上,她也拒绝一切粗鲁、野蛮、庸俗的东西,却奇怪地说不出理由。同样她也不想努力摆脱自己的生活圈子进入更高的层次;她像自然那样纯洁、朴实无华。

    2019-01-06 19:28

<前页 1 2 3 4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三个女人

>三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