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在敖德萨 短评

热门 最新
  • 0 2020-08-19

    大剂量的俄罗斯白银

  • 0 2020-03-19

    #补标 2018#

  • 0 星野变 2020-03-09

    诗评好于诗

  • 0 Aginwail 2019-11-18

    最喜欢音乐疗法

  • 0 AhFloyd 2019-11-06

    补标

  • 0 殊不方 2019-10-29

    说写得好吧,总觉得差一口气提不上来;说写得不好吧,总体倒是很规整。只能说是不过不失,一个学得很不赖的诗人。

  • 0 細雨 2018-10-28

    么有想象中那么棒,带着枷锁跳舞是一种痛苦,散文比较出色

  • 0 大内刺客 2018-09-17

    九月读过的最精彩的诗集

  • 0 席徳 2018-05-22

    塞尔努达:如果灵魂和生命给了别人,我的歌谣,我能给你什么? 卡明斯基:如果灵魂和生命给了别人,我的歌谣,我能给你什么。

  • 0 [已注销] 2018-04-13

    2.5

  • 0 宵行 2018-03-12

    从这本书开始了解曼德施塔姆茨维塔耶娃策兰巴别尔这一系列伟大的名字,反正对我而言意义非凡。

  • 0 齐东强 2018-03-02

    不喜欢这本里选的,太多致敬了,自己在哪里。另外翻译的语感不好,也许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 0 Belmondo 2018-02-08

    非常一般,伪优雅的语言来表达某种沉痛,让人感觉作。我觉得我们对被国外的同代诗人应该有更高的要求吧……

  • 3 smile 2017-12-22

    有一件事所有的诗歌必须做到:必须尽全力赞美人生及其存在。 20世纪俄罗斯的读者会认为,任何诗人,都对他的人民有道义上的责任。在俄国,正如常言道,诗人远远不仅是诗人。在5世纪前的希腊,“无可争议,诗人仍然是人民的领袖……希腊人始终认为,诗人在最广泛和最深刻的意义上,教育他的人民”。20世纪头20年,许多俄罗斯诗人都分享这种感觉。所有诗人都是流亡者,因为说话就意味着永远在路上。你,有着四方的窗子,一排低矮而肥胖的房子,你好,温柔,你好,冬天,彼得堡,彼得堡,一千声问候。如果我为他们说话,我必须行走于我自己的边缘,我必须像盲人一样活着,穿行于房间而不碰倒家具。是的,我活着。我可以过街,问这是哪一年,我可以在睡眠中跳舞。

  • 0 椭圆飞机 2017-09-25

    散文特棒,诗也不错

  • 0 Cambrian 2017-07-10

    没觉得有多少天赋,有些时候是作为学徒,有些时候是直接介入的诗歌。早前看过另一个译本的《赞美笑声》,对人民检察官的钢笔插进祖母阴道印象很深

  • 0 [已注销] 2017-03-26

    三星半。他说他在模仿布罗茨基,是的。以至于书后半部分写对几位诗人的文章时,恍惚间我以为在看布罗茨基的文。

  • 1 白云Rita 2017-01-07

    marked from niubility

  • 0 连雀的阴影 2016-09-16

    “在一个空旷的商店里,在货架之间跳舞,与糖衣核桃,干康乃馨,一盒一盒蘸着蜂蜜的薄荷与樱桃,我们将彼此耳语,讲诉我们最真实的故事。因为幻想是我们的习惯。

  • 0 三皮 2016-09-07

    非常美好,美妙的读感。散文的直截,访谈的。访谈双方明显没有运行在一个。访谈非常,吱吱冒着火星,闪着火花。在阅读中就开始重新热爱生活了,刚在加油站加满油箱,单位发的加油卡,有求的客户送的加油卡。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