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在敖德萨的书评 (5)

zoevisceration 2011-06-05 14:24:17 Tupelo Press2004版

伊利亚·卡明斯基两首

作者的祈祷 如果我替死者说话,我必须离开 我这动物的身体, 我必须反复写同一首诗, 因为空白的页面是他们投降的白旗。 如果我替他们说话,我必须走在 自己的边缘,我必须像一个盲人般地活着 跑过一个个房间 而不碰倒家具。 是的,我活着。我可以穿过街道并问,现在是哪...  (展开)
乃清 2013-09-23 13:59:16

卡明斯基 失去听力后,我开始看见声音 (For 《南方人物周刊》)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卡明斯基 失去听力后,我开始看见声音 文/李乃清 诗歌的音乐疗法 面对乌克兰裔美国诗人伊利亚•卡明斯基(Ilya Kaminsky),你不相信他有36岁,一张娃娃脸,天真的大眼睛,孩子般的笑容一下将你融化。“我宁愿做童年的公民。” 黑棕色卷发下架着圆框眼镜,加上他1米98的...  (展开)
砂丁 2014-02-18 12:28:10

13页,《母亲的探戈》里的一处翻译错误

第三段明迪的译文: 是的,在这里,如同在童年,母亲 描述幸福的阶段—— 她说起香皂, 原文: yes here, as in childhood, my mother asks to describe the stages of my happiness— she speaks of soups, she is of their telling: 是 soups 而不是 soaps,明迪把汤(...  (展开)
那里 2013-08-25 17:42:11

【王家新:亡灵起舞,从远方,从敖德萨】

似乎我们是在读一个新的传奇:1993年,一个移民到美国的16岁的乌克兰年轻诗人,次年在父亲去世后开始学习以英语写作(“以新的语言哀悼”),十年后便出版了其英文诗集《舞在敖德萨》。随之而来的是诗界的一片喝彩,多种重要奖项,包括默温、品斯基、扎加耶夫斯基等在内的一批...  (展开)
告别知识分子 2018-04-06 11:26:45

《舞在敖德萨》&《新年问候》

寒夜,我战栗的右手指一次次滑向诗集上角,为了向你复活的火敬礼,翻开书页,手指捏住纸张中部,等待目光的游巡,那些活生生的词语,浸染着从森林而来的纸浆,充满黎明的血色。我漫游你去过的地方,终归是一场朝圣的旅行,两手空空而返。在一个烟雾缭绕,冲饮咖啡熬夜的房间,...  (展开)

订阅舞在敖德萨的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