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颈之物的笔记(1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看不见的城市

    看不见的城市 (Aedificabo et destruam)

    也只有老房老大可以享用盛在盘子里的木薯饭,享用每天送进牢房的菜汤,其余的人只能每人喝两口。 It was the chief who shared the plates of garri and watery soup that were pushed into the cell everyday. Each person got two mouthfuls. 接着阿布贾的大人物也来事儿了。 Big Men in Abuja were following events. p21 听说丈夫有了女朋友的消息,恩科姆直愣愣地看着起居室壁炉架上那个两眼鼓凸而...

    2013-10-19 22:14

  • KCN

    KCN (慎独)

    两个女人,一个中产和一个菜贩。 一场暴乱,在1993年左右尼日利亚的卡诺城。 没有什么不同。 在暴乱之下,人就成为无差别的个体。头戴黑纱的菜贩会与女儿失散,背着巴宝莉的女医生也会与姐姐失散。没有亲人音讯的担忧和不知暴乱何时结束的恐惧,身份悬殊的二人此时此刻的感受是一样的。 我没看过非洲文学,这是头一回。 这篇短篇真的写的好极了,所选择的一个时间一个空间的切面,把读者一下子就带入了暴乱的氛围。 这可能是90...

    2017-10-11 09:26

  • Skidbladnir

    Skidbladnir (Cogito, ergo sum)

    唱诗班开始唱赞美诗了。就像其他的星期天一样,神父在弥撒开始时,用圣水为会众祝福,派屈里克神父来回走动着,把盐粒似的东西和着圣水一起抖向众人。乌卡玛卡望着他,心想美国的天主教弥撒真是太死板了,在尼日利亚,神父会用颤动的绿色芒果枝蘸着水洒向众人,一个大汗淋漓的弥撒侍者气喘吁吁地捧着水桶站在一边,神父迈开大步来回走动,俯仰之间,水花飞溅,打着旋儿,圣水像雨水似的浇灌下来,大家身上都会湿透,笑着画着十...

    2017-06-07 14:25

  • 翠西 。o 0 O

    翠西 。o 0 O

    【开篇】从上个星期一开始,卡玛拉就经常站在镜子前面。她从这转到那,审视着自己玲珑起伏的腰身,想象这身段作为一本书的封面会怎么样,接着她会闭上眼睛,想象崔西涂了颜色的指甲抚过书面。她冲完马桶,就这样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 塞得饱饱的肚子能让美国人因他们做了好父母而大肆夸耀自己。好像照顾孩子不是人之常情,而是额外的奉献。 他和托贝奇是在恩苏卡校园里认识的,当时两人都在大学的最后一年,他读工程,她读化...

    2014-11-03 22:45

  • 翠西 。o 0 O

    翠西 。o 0 O

    【开篇】今天我看见了依克纳奥克洛——一个我以为死了的人。也许我本该弯下腰,抓把沙朝他扔去,在我们老家,这是分辨人鬼的方式。但我是一个受过西方教育的人,一个71岁的退休数学教授,我理应因自己充足的科学知识对老家的迷信一笑置之。我没有朝他扔沙子,虽然我心里想这样做。但我没有这么做,毕竟我们是站在大学财务处的水泥地面上见的面。 伊贝瑞曾嘲笑我不会正确地保养皮肤,特别是在干燥的热风季节。有时她会在洗完澡后...

    2014-11-03 22:26

  • 翠西 。o 0 O

    翠西 。o 0 O

    【开篇】听说丈夫有情人的消息,恩科姆直愣愣地盯着客厅壁炉架上两眼鼓凸斜视的贝宁面具。 “谢谢你告诉我。”恩科姆说。她想象着伊杰玛玛卡扭歪的嘴巴,就像一只吮干了汁水的橘子,一张能说会道令人讨厌的嘴巴。 “我当然得告诉你了,否则朋友是用来做什么的?我还能为你做什么?”伊杰玛玛卡问。恩科姆不知道她把高音落到“做”上是不是有些幸灾乐祸。 自从她家用了阿玛艾奇,太太和女仆之间的界限这些年来非常模糊。美国...

    2014-11-03 21:05

  • 翠西 。o 0 O

    翠西 。o 0 O

    恩纳玛比亚和母亲长得像,蜜色的皮肤,大大的眼睛,一张丰满而弧线优美的大嘴。母亲带着我俩去市场时,商贩们都起哄:“太太,你怎么把这么好的肤色浪费在男孩身上?女孩倒生得这么灰暗。男孩这么漂亮有什么用?”这时,母亲就会咯咯笑起来,好像她有责任为恩纳玛比亚的美貌表现出顽皮开心的样子。恩纳玛比亚十一岁那年用石块砸了教室的玻璃窗,母亲给他钱去赔偿,没把这事告诉父亲。二年级时,他弄丢了图书馆的书,她对班主任说被...

    2014-11-03 20:55

  • Iliad

    Iliad

    “政府”是一个如此之大的标签,它可以随意使用,它给人们耍花招和找借口提供了免除承担责任的空间。

    2013-10-25 00:14

  • Iliad

    Iliad

    他去那些国家,一门心思地打量着穷人的生活,而那些穷人却永远无法回过头来一门心思打量他的生活。

    2013-10-24 23:30

  • Iliad

    Iliad

    她什么都没说,因为对她来说,重要的不是他们住在什么地方,而是他们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2013-10-24 01:23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绕颈之物

>绕颈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