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us Caesar (Arden Shakespeare) 短评

热门 最新
  • 3 陆钓雪等待瑶宝 2015-04-17

    How ill this taper burns!Hier kommost der Teufel!古今中外何其等同。Thy evil spirit,这里稍异于Hamlet的地方是Ghost的出现不只是机关降神的反面,没在剧情上推动情节发展,但是作为Brutus的bad conscience——坏的意识却如Thomas Kyd。然后开始毁灭之路。Antony判断他们为bravery而先发制人可不是失误,虽然Brutus是怕人民背离,然而Antony自有其内在考虑,古典伟大文本看似背谬处宁可自以为读得少为妙。Ovtavius与其兄弟相争左和右,奠定了《安》争斗主题,another Caesar~而Cassius的sight was ever thick,判断力生命力开始消逝,was a vir.

  • 1 Franger 2020-02-21

    谋杀 暴君的合法性:暴君之所以被称为暴君是因为残暴的统治方式还是僭越的不合法性?暴君的存在本身是对法律的践踏,即便僭主施以仁政然而他在登基的那一刻就已经践踏了法律。只要他想,他还可以随时剥夺公民的自由,而法律也不能阻止。问题在于是否该用马基雅维利的方式去推翻一个马基雅维利的僭主。而弑君者又该背负什么样的伦理责任。出现在布鲁图斯面前的鬼魂不再是良心,而是自我怀疑。当布鲁图斯打着正义的名号却不加以确证,打着民主的名义行强权之实的时候,他就已经站在了凯撒的那一边。只不过他对正义和美德病态的执念掩饰了强迫的本质。布鲁图斯的fashion一词用的极为微妙,为了实现正义首先需要粉饰假想。而布鲁图斯实际上是意识到了自己对正义的偏离的,腓力比战局的结果实际上是对布鲁图斯自我怀疑的答案

  • 1 砚一 2021-01-29

    恺撒本应该是最具悲剧色彩的角色,但读起来反而没有A&C两部那么震撼。剧中充满了谎言、杀戮和背叛,爱欲的展现微乎其微。出于影响的焦虑,莎翁弱化了“恺撒之死”本身转而描写围绕这一事件展开的身边的人,这与柏拉图对伯利克里的处理很像。这部剧的人物总体来说并没有那么饱满。虽然安东尼在全局结尾,认为Brutus,“This was a man ”,但是他是womanish的。“words”是全文的关键词之一,全剧到底谁在说真话呢,每个人都在通过语词编织一个变形的世界,这是一部“错误”的悲剧,“O error, soon conceived,Thou never com'st unto happy birth, But kill'st the mother that engend'red thee!”

  • 1 Arcadiaalice 2016-02-17

    这部剧让我对于“何为悲剧”有了新的理解。

  • 0 小丑鱼 2013-02-07

    a noble man without strategy is just a fool.

  • 0 ophoebus 2019-04-20

    Caesar, wherefore art thou Caesar?

  • 0 莫某人 2020-11-22

    Et tu, Brute?

  • 0 Daniel 2020-08-19

    川普等治下,常读常新。

  • 0 量子骑士 2020-08-14

    莎翁对普鲁塔克原著的几处修改非常敏锐,让Brutus和Ceasar的对立有了更重的悲剧色彩。

  • 0 任之抄书婆婆 2017-06-07

    对凯撒之死的塑造了成了人们对这一历史事件的想象的基本模式。且文字在莎剧中属于较为浅显者,适合作为初读莎士比亚的选择。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