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大全 第一集 第1卷》的原文摘录

  • 激情的种类是由其对象决定的。 在希望的对象中,我们可以注意到四种情形。 第一是寻求某种美好, 因为恰当地说,希望只注重美好; 在这方面希望与恐惧不同,恐惧只注重恶劣。 第二是寻求将来的东西, 因为希望不注重现有的并已经得到的; 在这方面希望不同于喜悦, 后者只注重眼前的美好。 第三,它寻求的必须是不易得到的东西, 因为从来没听说过谁追求那些无足轻重的小东西, 这种东西人们只要想要是随时都可以得到的; 在这方面希望不同于欲望或者贪欲。 欲望绝对地注重将来的美好。 故此欲望属于幻想型, 而希望属于直感型。 第四,它追求的东西虽说困难, 却是有可能得到的, 因为一个人不会对他绝对得不到的东西抱有希望, 而在这方面,希望不同于绝望。 如此来说,希望是显然不同于欲望的, 正如直感激情不同于幻想激情。 基于这个原因,可以进一步说, 希望是以欲望为前提的, 正如所有的直感激情都是以幻想激情为前提的。 阿奎那:《神学大全》II,ii,40,1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4-14 08:32:55
    —— 引自第40页
  • 每一种大罪都是由于离弃了神才变得如此可恶如此严重的, 因为假定可以转向另一种哪怕是不稳定的美好, 只要不背离神,也就不成其为大罪过。 因此,某种罪,若是首要的一条就是背离了神, 且是出于基本体质, 那么在所有的大罪中, 就是最严重的了。 我们知道,不信神,绝望,对神仇视, 是与神学美德背道而驰的; 假如将对神仇视和不信神同绝望相比, 我们将会发现, 就其本身而言,即就其性质而言, 对神仇视和不信神是更为可悲的。 因为不信神是由于人不相信上帝本身的真理而产生的, 而对神的恨是由于人与上帝的善良本身作对产生的; 但是绝望则是由于人不再指望分享神的善而导致的。 因此,不信神,对神的仇视是针对神的整个本质的, 而绝望则是针对神的善为我们大家所分享这一点的。 因此严格地讲,不信神的真理或者仇视神, 比之不希望分享神的光耀乃是更为严重的罪。 不过,要是从人的观点对绝望与另外两种罪进行比较, 则绝望更为危险, 因为希望阻止我们接近邪恶并引导我们追求善良的东西, 而一旦放弃了希望, 人们就会一头扎进罪恶的深渊, 从此不就远离善的境界了。 阿奎那:《神学大全》ii,20,3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4-14 09:50:50
    —— 引自第20页
  • 必须承认,我们称之为灵魂的智力活动的原则, 乃是一种非物质而又实在的原则。 人显然凭借智力才能认识一切物质事物的性质。 凡认识事物的东西, 都不能认识与它自己同一性质的事物, 因为它本性中的东西会阻碍它认识其他事物。 所以我们看到,一个病人的舌苔, 由于受到发烧和极坏心绪的困扰, 便不能品味出甜的东西, 任何甜的东西对它来说都是苦的。 因此,如果智力的原则包含了物体的本性, 它将不能认识任何物体。 每个物体都具有某种确定的性质。 所以智力的原则不可能是一个物体。 它也不可能依靠身体器官去认知, 因为身体器官的确定性质会阻止它认识一切物体。 这就如同当眼球和玻璃花瓶里都共有某种颜色时, 花瓶中的水似乎也成了同一种颜色。 所以,我们称之为智力或心灵的智力原则, 具有不同于肉体的本身的活动。 唯有实在的东西才能有本身的活动。 除了行动中的存在物以外, 没有什么东西能活动, 故而事物依据自己的性质来活动。 因此,我们不说热传递热, 而是热的东西传递热。 应该断定,被称为智力或精神的人的灵魂, 是一种非物质的实在的东西。 阿奎那:《神学大全》II,75,2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4-17 00:31:20
    —— 引自第75页
  • 智力的灵魂既然能把握普遍事物, 它就具有延伸到无限的能力; 因此它在本质上既不限于某些固定的自然判断, 也不限于某些固定的手段, 无论是防御手段还是以衣着手段。 这跟其他动物的情况相反, 它们的灵魂所具有的知识和能力只局限于固定的特殊事物, 人则不同,他天生具有理性和手; 他的理性和手乃是器官的器官, 因为凭借着理性和手, 人能为自己制造无限多种的工具, 并用于各种各样的目的。 阿奎那:《神学大全》I,76,5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4-17 08:52:21
    —— 引自第76页
  • 说一个人比另一个人能更好地理解某一件事, 这话可以有两个意思。 首先,这话更多地是从被理解的事物的角度来确定理解行为; 在此意义下,一个人对某件事的理解不如另一个人, 这是由于如果对这事的理解与它的实际不符, 无论更好还是更坏,都可能导致被骗, 这种人是不能理解这件事的......。 其次,这话的意思则更多地是确定理解人方面的理解行为; 在此意义上,一个人由于具有更强的理解力, 就能比别人更好地理解同一件事, 正如一个人的眼力更敏锐,视觉更完善, 他就能更好地看一个东西。 这种情形同样在两个方面适合于智力。 首先涉及到较为完善的智力本身。 很显然,身体的素质越好,他拥有的灵魂也就越完美, 这在不同种类的事物身上体现得很清楚。 这是由于物质是根据物质的能力吸收行为和形式的。 所以有些人因为身体素质较好, 他们灵魂的理解力也就较强。 我们可以看到肌肉细嫩的人脑筋灵敏。 另一方面则涉及到智力在其工作中所需要的那些较低能力, 因为在想象力,认识力和记忆等方面具有较好素质的人, 它们的理解力也较强。 阿奎那:《神学大全》I,85,7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4-17 09:08:57
    —— 引自第85页
  • 有些事物并非出于选择而行动, 而是由于其他事物的作用而行动; 正如箭矢靠弓弩来导向目标。 其它事物出于某种选择而行动, 并不是出于自由选择, 譬如非理性的动物, 羊之所以逃离财狼,乃出于一种判断, 它认为狼对它是有害的; 这样的判断并不是一个自由选择, 而是由自然灌输的。 只有赋予一个智人的一个因素才能根据一个判断来行动, 这一判断在领悟好处共同特征时是自由的, 由此其可以判断这件事或那件事是好的, 因此,哪里有智人,哪里就有自由选择。 阿奎那:《神学大全》I,59,2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4-21 05:29:51
    —— 引自第2页
  • 人拥有自由选择之权利。 否则忠告,规劝,命令,禁止,奖赏和惩罚均无济于事...... 自由选择是它本身运动的原因, 因为人通过他的自由选择使自己行动。 但是它并不一定属于自由, 鉴于自由的应当是它本身的首要原因。 但又由于一件事不做为另外一个需求的原因是才是首要的, 因此,上帝是首要原因, 自然而自愿地驱动着别的原因。 正是通过驱动自然的原因, 上帝并不阻止它们的行为作为自然, 于是通过驱动自愿的原因, 他并不剥夺它们作为自愿的行为, 毋宁他是它们的原因; 因为他按照每件事的本质操纵这件事。 阿奎那:《神学大全》I,83,1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4-21 05:54:14
    —— 引自第1页
  • 人并不一定要选择。 这是因为那可能不存在的并一定存在。 现在,关于为什么可能不选择或选择的原因 也许来自于人的一种双重力量。 因为人可以想望和不想望, 可以行动和不行动; 同样,他可以想望这样或那样, 可以做这件事或那件事。 其原因恰恰在于理性的力量。 因为意志可以致力于理智认为是好的无论什么事情, 不仅如此,也就是说,去想望或行动, 而且还,也就是说,不去想望或不去行动。 同样,在一切特别的好事中, 理性可以考虑某些好事的一个方面和缺乏的一些好处, 其含有邪恶的方面; 就此而言,它可以领悟这种好事的任何一个单独的方面作为将要选择或避开的。 做幸福的至善之本身, 不能被理性作为邪恶的方面或缺点儿什么而领悟。 因此,人必然想望幸福, 他也不会不想望幸福, 或者想望不幸福。 现在,既然选择不在于目的,而在于手段...... 并不是作为幸福的至善, 而是其它的特定好处。 因而人并不是必然地而是自由地选择。 阿奎那:《神学大全》I,1113,6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4-22 03:26:24
    —— 引自第6页
  • 任何人为的善皆不可能构成人的幸福。 幸福就是至善,可满足一切欲望, 因为假如尚有某种不足之处,那就不会是终极目标。 但意志的对象,也就是人的欲望的对象,乃是普遍之善。 正如理智的对象乃是普遍真理。 因此,显而易见,除了普遍之善, 什么也不可能满足人的意志。 然而普遍之善除了见于上帝那里之外, 并不存在于任何生物之中, 因为各种生物只能分享部分之善。 因此,唯有上帝才能使人的意志得到满足。 阿奎那:《神学大全》i,ii,2,8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5-04 03:26:37
    —— 引自第8页
  • 终极完美的幸福除见于神性本质之外, 并不存在于其他任何事物之中。 要弄清这一点,有两点须得牢记: 首先,人并不是完全幸福的,只要他尚有所求; 其次,任何力量的完善皆取决于对象的本质。 而据论灵魂的书所言, “智能的对象就是事物本身,也就是事物的本质”。 那么,智能只要智晓事物的本质,即已达到完善。 因此,倘若某种智能知晓某种结果的本质, 但却无法得知原因的本质, 也就是说不知道“什么是”原因的话, 这种智能就不能说是能够绝对地弄清原因, 虽然它也可从结果推知原因。 因此,当人知晓结果,且又知晓有个原因之时, 内心自然就会萌发一种想要知晓原因的愿望,即“是什么”。 这种愿望就是好奇心,会促使人去探询事物的奥秘, 而这正是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一书中开篇所说的那种情况。 例如,倘若有人知道日蚀,并认为其中必有某种原因, 但又不知是什么原因,他就会感到好奇, 由好奇就会产生一连串的疑问。 这种疑问非到他弄清事物的本质是不会消失的。 所以,假如人的智能知道某些人为的结果的本质, 而又只知道上帝就是上帝, 那么这种智能的完善程度就尚未达到绝对了解“第一推动力”的地步, 当中自然仍会有一种追本溯源的欲望, 因此,理智就还没有达到十分幸福的程度。 要达到十分幸福,智能必须弄清“第一推动力”的本质。 那么,理智就必须与上帝结合起来,才可能臻于完善, 就像理智必须与人的幸福所赖以存在的对象相结合, 才能臻于完善那样。 阿奎那:《神学大全》i,ii,3,3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5-04 03:42:59
    —— 引自第1页
  • 今生,能得到的只是某种不完全的幸福, 而今生,完全,真实的幸福不可能得到...... 既然幸福是一种完全充分的善,就必须排斥一切邪恶,满足各种欲望。 但是,今生,并非一切邪恶皆可排斥, 因为人生总是容易受到许多无可避免的邪恶的影响: 智能方面,易受无知的影响; 欲望方面,易受情感错乱的影响; 肉体方面,易受许多病痛的影响...... 同样,向善之心在此生中亦不可能得到满足, 因为人所向往的总是他必须等待的善。 而现世生活的快乐总会逝去,因为生命本身会消逝, 可是我们对生命的渴望却是自然的, 而且希望永久保有生命; 人对死的恐惧亦是自然的。 现实生活毫无真正的幸福可言。 阿奎那:《神学大全》i,ii,5,3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5-04 04:15:59
    —— 引自第1页
  • 某些人为幸福所下的这个定义-- 得到所欲之一切,或所有愿望皆已实现的人是幸福的-- 如果从某一方面来看,乃是一个好的恰如其分的定义, 但若从另一个方面理解,则又不甚恰当了。 假如我们纯粹将幸福看作是人本能所欲求的对象, 那么说得到所欲之一切者是幸福的,便是正确的, 因为除了至善(也就是幸福)之外, 什么也满足不了人的自然欲望。 但是倘若我们将幸福视为人根据理性认识所欲求的对象的话, 那么幸福并不意味着就是得到人所欲求所某些对象, 因为拥有这些对象会阻碍人获得他所自然欲求的那些对象, 这种拥有反而会导致不幸, 正如理性有时也会把阻碍认识真理的现象视为真理, 正是由于考虑了这一点, 奥古斯丁为了把完美的幸福也包括进来, 才发了这样的补充:“不怀分外欲,” 只要理解得当,前半句就能充分说明问题,也就是说, “幸福者,获得所欲之一切者也。” 阿奎那:《神学大全》i,ii,5,8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5-04 04:20:24
    —— 引自第1页
  • 福音中所列之至福是最为恰当的,要弄清这一点, 必须注意幸福一直被认为是存在于三种生活之一之中: 有的人把幸福归之于感官生活, 有的人把幸福归之于行为生活, 有的人把幸福归之于沉思生活。 由于人们希求所谓的幸福, 这三种幸福与来世幸福之间的关系皆有相似之处。 感官生活的幸福因为是虚假的,又与理性相抵触, 所以是通向来世幸福的障碍; 行为生活的幸福却是朝着未来幸福的一种意向; 而沉思生活的幸福, 若是完备,便是来世幸福的实质, 若不完备,则是来世幸福的开始。 因此,我们的主首先表示: 某些至福就是排除感官幸福这个障碍。 快乐的生活包含着两个方面: 第一,是丰富的外在之物,财富功名皆属此列。 人由于具有德性而从这些东西的束缚中开脱出来, 这样,在享用外在之物时就有所节制, 当然更好的是从天性出发, 彻底鄙视外在之物。 因此,第一福音就是:“虚心的人有福了”; 这儿可能指对富人的蔑视, 也可能是指由屈辱而引起的对功名的揶揄 yéyú 。 第二,感官生活在于纵欲,包括暴怒之情与色欲之情。 人以德性而摆脱暴怒之情的控制,并将这种激情控制在理性管辖的范围之内; 更胜一等的是从天性出发,遵从上帝的意旨, 而完全不受任何激情的影响。 第二福音就是:“软弱的人有福了。” 人依赖德性得以摆脱情欲,并在运用情欲时就有所节制, 必要时还能从天性出发彻底熄灭情欲; 不仅如此,需要的话,他还会着意选择哀恸。 因此,第三福音便是:“哀恸的人有福了。” 行为生活主要表现在人与邻人的关系上, 以义务或自发利益的形式出现, 我们从理性出发,趋向义务, 因此不会拒绝履行自己对邻人应尽的义务, 这属于正义的范围; 从天性出发,更热情地履行义务, 实现正义时满腔热情, 恰似饥渴交加的人吃喝时的急切劲头。 因此,第四福音就是:“如饥似渴追求正义的人有福了。” 在自发的行善方面,我们依靠德性完善自己从而遵循理性, 将... (查看原文)
    白菜 2011-05-04 17:53:11
    —— 引自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