摹仿论的笔记(68)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折耳刺猬

    折耳刺猬

    【王子、淡啤酒与文体混用】 这一章的开头特别有意思,奥尔巴赫引用了莎士比亚《亨利四世》中的一段对话。 大意是,海因茨王子,也就是后来的国王亨利五世,对他的随从波因斯说他突然感到很疲倦,并且想要喝点淡啤酒。 但是波因斯指责他作为一个血统高贵(high blood)的人,不仅不应该觉得疲乏,更不该想起淡啤酒这种放荡(loosely)的人才会饮用的东西。 王子随即承认或许他的口味和思想就是低俗的(与他高贵的身份所不相符的)...   (1回应)

    2019-03-11 22:47   7人喜欢

  • 安提戈涅

    安提戈涅 (往往倦后)

    无论是历史题材还是现代题材,观察人类生活和人类社会的方法基本上是一样的。观察历史方法的变换必然会很快影响到对现实状况的观察。当人们认识到,评价各个时代及其社会不能按自己崇尚的理想模式,而应按照它们各自的前提条件;当人们不再只是将诸如气候、土地等自然条件,而是将包括精神和历史条件视为前提条件;当人们意识到历史力量的作用,历史现象的不可比拟及其内在的持续运动;当人们看到这些时代的生活单元,乃至每个...

    2018-01-21 21:35   4人喜欢

  • zhuanyu

    zhuanyu (我们不是一路的)

    只有堂吉诃德一个人不合时宜,只要他是个疯傻之人;在一个秩序井然的世界里,除他之外,每个人都各得其所,只有他不合时宜;最后,当他临死前又恢复正常时,他自己也认识到这个问题。然而这世界果真秩序井然吗?没有提出这个问题。确定无疑的是,它是在堂吉诃德疯傻的光线中显得秩序井然的,是在他疯傻的映衬下显得秩序井然的,甚至是作为欢快的戏剧出现的。这个世界可能有许多不幸、不公和混乱。我们遇见的有妓女,去做摇橹苦...   (1回应)

    2018-09-26 22:02   4人喜欢

  • 陆钓雪

    陆钓雪 (Les Plaisirs et les Jours.)

    奥德修斯的伤疤 “延缓法”【3】 以撒献祭的故事【6】 圣经故事不像荷马作品那样竭力取悦于我们,讨好我们,使我们陶醉其中——它们想征服我们,如果我们拒绝屈从,我们就是反叛。不要以为这样说太过分,提出统治要求的并不是故事,而是宗教学说。因为那些故事与荷马作品不一样,不只是一个被讲述的“真实”。在这些故事中学说和预言已经具体化,它们已与这些故事融为一体;正因为如此,这些故事才是背景化的,不明晰的,隐含着...

    2018-03-23 02:05   3人喜欢

  • 泽漆

    泽漆 (月離於畢、俾滂沱矣)

    fuguram implere 当作figuram implere。

    2019-09-07 10:24   2人喜欢

  • 岱兮

    岱兮 (月亮已经升起,夜晚还未降临。)

    《摹仿论》的开篇文章写的收放自如,像一个引入入胜的圈套。奥德修斯的伤疤作为标题,指代的是荷马史诗细致入微的文体。这篇文章从奥德修斯回乡片段(尤其荷马对其伤疤的叙述)和捆绑以撒的文本切入,对比了荷马史诗和旧约的不同,而对这两则古典文学文本的分析又是一个巧妙的出发点,是一系列以西方文学对现实反映为主题的讨论的开端。 “我们对两篇文字,接着又对其代表的两种文体进行了比较,试图获得欧洲文化对现实进行文学...

    2020-04-20 08:06   1人喜欢

  • 李可笑

    李可笑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

    沙米亚的三女儿,洛尔日公爵夫人在5月的最后一天,即圣体瞻礼那一天因产下第二个儿子在巴黎去世,时年仅28岁。这是一位身材修长、面容姣好、有思想、素性纯真超群的女子,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女人。她及时行乐,尤其喜欢冒险。她没有达官显贵子女的那种骄横和虚荣,但脾气怪癖。从小受到一群讨好她父亲的宫廷官员的追捧,加之母亲的放纵,她从未想过无论是法国还是国王会除掉她的父亲。她既没有责任感,又不懂规矩,甚至父亲的倒台...

    2015-02-24 16:46   1人喜欢

  • 桐生井底寒叶疏

    桐生井底寒叶疏

    谁也没有像桑丘那么完全地接受了唐吉诃德的个人经验,谁也没有像桑丘那样将其作为纯洁的整体直接消化掉一一所有其他的人或惊讶,或生气,或取乐,或想为他治病,桑却适应了他,堂吉诃德的傻和智慧在他身上具有了创造性;虽然他还远远没有足够的批判力,因而无法形成和表达出对他的组合性判断,然而他才真是他——在他所有的行为中,而通过他的行为我们则更加理解堂吉河德。这又将唐吉诃德和他连在了一起;桑丘是他的安慰和对手...

    2020-08-19 17:59

  • 岱兮

    岱兮 (月亮已经升起,夜晚还未降临。)

    “塞万提斯只对与他的职业——写作有关的东西作出评判。说到这尘世世界,那我们全都是罪人;奖善惩恶是上帝管的事。在这世界上存在的是戏剧中不能一目了然的秩序:虽然这些现象是那样难以一目了然和评判,但在这位曼却的疯傻骑士面前,它们都成了欢快轻松的迷茫轮舞。”

    2020-06-22 22:36

  • weronika

    weronika

    现实主义的神学起源 《摹仿论》中的"美学" 但丁的"彼世秩序的统一体"

    2020-06-18 11:48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摹仿论

>摹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