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疆的笔记(2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悠然

    悠然 (ね、光)

    那些死掉的文字,在说什么。依旧活着的文字,又说些什么。当一种文字消失后,他的诗歌,他歌唱过的爱情,他曾经说出的阳光、苦难、生死和命运,都归于沉寂。我们用另一种语言重新说出的,还是不是那些东西。就像突厥语的太阳,无法完全译成汉语的太阳,它有不一样的光芒,不一样的升起和沉落。

    2017-11-13 08:45   1人喜欢

  • 核

    那些脑子里装满了历史和故事的老人,在一个个默默死去。只有把一个村庄和解放军的故事记成日记的卡德尔出名了,全村人跟着他得了好处。

    2017-12-28 14:14

  • 丑默

    丑默 (物喜不己悲)

    维吾尔人的质朴,人性的表露

    2017-03-23 11:07

  • holiday

    holiday

    不论什么情况,打镰刀的人都会把这把镰刀打好,挂在墙上等着。不管这个人来与不来。铁匠的活不会放怀。一把镰刀只适合某个人,别人不会买它。打镰刀的人,每年都剩下几把镰刀,等不到买主。它们在铁匠铺嘿嘿的墙壁上,挂到明年,挂到后年,有的一挂多年。铁匠从不轻易把他打的镰刀毁掉重打,他香型走远的人还会回来。不管过去多少年,他曾经想到的那个人终究会在茫茫田野中抬起头来,一步一步向这把镰刀走近。在铁匠家族近一千年的...

    2016-11-09 23:23

  • holiday

    holiday

    在一个家里,儿子守着父亲老去,就像父亲看着儿子长大成人。这个过程中儿子慢慢懂得老是怎么回事。父亲在前面蹚路。父亲离开后儿子会知道自己四十岁时候该做什么,五十岁、六十岁要考虑什么,到了七八十岁,该放下什么,去着手操劳什么。

    2016-11-08 22:33

  • 山一几

    山一几

    刘亮程太可爱哈哈

    2015-12-20 22:28

  • 山一几

    山一几

    我把头伸进风里哈哈

    2015-12-20 22:21

  • 山一几

    山一几

    “阿格村的空气布满浓浓的木头味道,仿佛那些白杨树晒了整天的太阳后打出一连串饱嗝。” 哈哈好逗

    2015-09-22 21:23

  • luze

    luze

    成长着的庄稼,不以它们的成长惊扰我们。 跳过水渠,走上一段窄窄的田埂。你的长裙不适合在渠沟交错的田地间步行,却适合与草和庄稼沾惹亲近。 一村庄人在睡午觉。大片大片的庄稼们,扔给正午灼热的太阳。 我们说笑着走去时,是否惊扰了那一大片玉米的静静生长。你快乐的欢笑会不会使早过花期的草木,丢下正结着的种子,返身重蹈含苞吐蕊的花开之路。 我听说玉米是怕受惊吓的作物。谷粒结籽时,听到狗叫声就会吓得停...   (3回应)

    2014-12-27 13:57

  • 人间卧底

    人间卧底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有人说,南疆农民懒惰,地里长满了草。我倒觉得,这跟懒没关系,而是一种生存态度。在许多地方,人们已经过于勤快,把大地改变得只适合人自己居住。他们忙忙碌碌,从来不会为一只飞过头顶的鸟想一想,它会在哪儿落脚?它的食物和水在哪里?还有那些对他们没有用处的野草,全铲除干净,虫子消灭光。在那里,除了人吃的粮食,土地再没有生长万物的权利。

    2014-10-14 10:41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在新疆

>在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