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的笔记(9)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清木

    清木 (永忆江湖归白发)

    杜甫记起岐王李范提供的聚会场所,李范是开元早期诗歌和音乐的赞助者。假如对开元时期的诗歌和文坛逸事有足够的了解,我们也会记起这些聚会。不过,杜甫在这里说的是经常见到(“寻常见”)和多次听到(“几度闻”)。同许多其他的回忆不样,这不是回忆某一具体的时刻,而是回忆自从不能再与李龟年经常相遇以来的这一段时间距离。说不定就是在他们经常相遇的日子里,杜甫也很珍视他们的相会,但是,没有人会对“寻常”的东西给...

    2021-03-11 17:54

  • 清木

    清木 (永忆江湖归白发)

    因此,诗人在这里只需要提到“岐王宅”就够了。而我们这些后来的、当时并不在场的读者,由于这种私人间打招呼产生的吸引力,想要重温隐藏在字里行间发挥作用的事件:他们的相逢成了我们与之相逢的对象,我们因此也沉入无声的回忆一一回忆我们曾经读到过的东西,回忆在我们的想象里,当时是怎样一幅情景。 没有这些阅读和已有的想象,就没有诗:我们会被排斥在外,成为既不了解说话者也不了解受话者的局外人。

    2021-03-11 17:42

  • Inhacspevivo

    Inhacspevivo

    绪论 中国古典文学渗透了对不朽的期望,它们成了它的核心主题之一。 古典文学常常从自身复制出自身,用已有的内容来充实新的期望,从往事中寻找根据,拿前人的行为和作品来印证今日的复现。但是,惧怕湮没和销蚀的心理,须臾不离地给永恒地“写下自我”的希望罩上了阴影。 在这种(西方文学)认知形态里,隐喻法占有重要的地位,同一个词,既向我们揭示,又向我们隐瞒,既告诉我们真情,又向我们散布谎言。/在西方传统里,人们...

    2020-06-13 17:51

  • 重罪巡回听审庭

    重罪巡回听审庭 (Kumi ori.)

    宇文所安《追忆》的第二章<骨骸>,写汉语散文的祭文传统。从庄子的至乐说起,写活人对无名骨骸的追问。先民时代留下了严峻的死生观:死去的人不在乎活人的寂寞和悲痛,他们蔑视生的劳碌,已去往幽间王乐。 这份真情在无数后文里被偏离、逃避和曲解。张衡追问庄周;谢惠连问冥无所知先生;王阳明祭奠无主暴骨。--死者不再感到缺憾这一真情让所有怀疑它的人焦虑不安。 我们想与死去的人发生关联,这份愿望是活着的人的需要。...

    2020-06-09 09:09

  • 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

    引起记忆的对象和景物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向不复存在的完整的情景,两者程度无别,处在同一水平上。一件纪念品,譬如一束头发,不能代替往事;它把现在同过去连结起来,把我们引向已经消逝的完整的情景。引起回忆的是个别的对象,它们自身永远是不完整的;要想完整,就得借助于恢复某种整体。记忆的文学是追溯既往的文学,它目不转睛地凝视往事,尽力要扩展自身,填补围绕在残存碎片四周的空白。中国古典诗歌始终对往事这个更为广...

    2018-10-06 15:03

  • 黑桥

    黑桥 (慢慢来。)

    创造一个艺术世界(而不是同我们继承的世界抗争),就是求助于动机而断言完全控制了所要控制的东西。借助于一些极为危险的力量,它在象征的水平上,在某种程度里揭示了生活世界中的凶兆,这些危险的力量要求自身得到完整的重建。

    2018-02-02 21:22

  • 仰面趴着

    仰面趴着

    p 21 正在对来自过去的典籍和遗物进行反思的、后起时代的回忆者,会在其中发现自己的影子,发现过去的某些人也正在对更远的过去作反思。这里有一条回忆的链锁,把此时的过去同彼时的、更遥远的过去连接在一起,有时链条也向臆想的将来伸展,那时将有回忆者记起我们此时正在回忆过去。当我们发现和纪念生活在过去的回忆者时,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通过回忆我们自己也成了回忆的对象,成了值得为后人记起的对象。 P29 最初纪念...

    2017-04-17 21:04

  • 欢乐分裂

    欢乐分裂

    P2 记忆者同被记忆者之间也有这样的鸿沟:回忆永远是向被回忆的东西靠近,时间在两者之间横有鸿沟,总有东西忘掉,总有东西记不完整。回忆同样永远是从属的、后起的。 P20 老生常谈也是一种抹拭,是普遍对个别的抹拭,我们对它报之以一种出于恐惧的蔑视,这种恐惧是一种预感,预感到还存在有另一种陨灭:人的身份名望的陨灭。 P29 回忆的链条最终把我们引向不可靠的东西,无名无姓的东西,以及某些失落的东西留下的空白。 回忆...

    2017-04-05 13:34   1人喜欢

  • 赫索格

    赫索格

    过去成了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成了必须竭诚追求的渴慕对象;它经过改头换面才保存下来,失去了过去,使人感到悲哀。在中国,古代周朝的氏族礼法没有被哲学的探索和功利的考虑取代,也没有借助超自然的力量转化为法规;它作为一种历史的可能性而存在,人们抱着恢复它的希望,保存和研究记载它的断简残片。然而,我们总是没有办法把它恢复得尽善尽美。

    2015-09-12 18:01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追忆

>追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