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津的笔记(10)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嗯啦啦

    嗯啦啦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种批评是颇为有力的,我们唯一可以争议的是其基本假定:现实主义必须是社会性的现实主义,而无产阶级的现实又比资产阶级的现实更加现实。小津当然不曾抛弃现实主义。然而,他抛弃了‘‘不幸完全只 是由社会的错误一手造成”的偏见。他体认到,不幸是由于我们生而为人,而我们又汲汲于要达到我们难以企及的境界:他还摒弃了早起电影的那种自然主义表现。这部分地是由于他电影中的家庭已经发生变化 的缘故。苦苦挣扎的中低阶层...

    2017-02-26 16:52   1人喜欢

  • 嗯啦啦

    嗯啦啦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小津的手法,像所有诗人的手法一样,出自间接。他并不直接挑起情感,只是以不经意的态度捕捉住它。准确地说,他限制他的视角,为 飽是看到更多;他限定他的世界,为的是超越这些限定。他的电影是形式化的,而他的形式是诗的形式,他在一种有条不紊的环境里创作,这种创作打破惯习和常规,回归到每一句话、每一幅影像原始的鲜活和迫切。在所有这些方面,小津的手法,非常接近于日本的水墨画大师,以 及俳句大师与和歌大师。当...

    2017-02-26 13:48   1人喜欢

  • 喵筱筱不是我

    喵筱筱不是我 (少不经事,老不更年)

    小津将电影视为他自身的延伸。他曾说:“我的生活信条是:日常的枝节小事随大流,严肃之事,我遵从心中的道德,而在艺术上则我行我素,忠实于我自己。生来不喜欢的东西是不勉强自己的。我清清楚楚地知道这很不自然,而且我也不喜欢这样。生活里常常有这样的事:尽管讨厌它,然而这讨厌是不合乎道理的。明知不合乎道理,但由于讨厌它而不愿照办。我的个性就是从这里产生的。”

    2019-07-29 18:07

  • 喵筱筱不是我

    喵筱筱不是我 (少不经事,老不更年)

    小津的电影要求观众的,正是日常的世界一贯以来施加于我们的要求。从观看小津电影的一开始,我们会在不经意间获知关于人物的种种,匆匆瞥见一个模型的概貌,这使我们始而期待,继而相信,人生中到底存在一种秩序,不管它有多神秘,不管它有多么不可理喻。

    2019-06-19 20:35

  • 喵筱筱不是我

    喵筱筱不是我 (少不经事,老不更年)

    也许日本人在承受生而为人的矛盾时,更多的是叹息,而不只是嘲笑,是赞美这无常而难尽人意的世界,而不仅仅是发现它的荒谬。但这种根本的、极端保守的态度,却是双方都一致的。这种态度使小津电影中的家庭成员,除了年纪最小的,都充盈着活力和生机。

    2019-06-19 20:23

  • 小李

    小李 (风入松)

    1111111111111111111111

    2017-08-20 18:04

  • 嗯啦啦

    嗯啦啦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小津电影中顺天应命的哲学之所以能够成立,一来是因为它确实感 人至深,二来是因为它在佛教和日本关学中有先例可循。在禅宗的基本教义中,人们接纳这个世界,进而超越这个世界。而在传统的日本文学艺术中,人们赞美这个世界,进而扬弃这个世界。美学术语‘‘物之哀”, 现实常常用于描述这种心境。这个术语源远流长(这个字眼在《源氏物语》中共出现了十四回),虽然它的原始意义是颇受限制的,不过从一 开始,它就代表一种特定...

    2017-03-01 22:39

  • 嗯啦啦

    嗯啦啦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我常常对别人说,除了做豆腐,我什么都不做,因为我是个只卖豆腐的人。” ——小津安二郎

    2017-02-26 17:09

  • 嗯啦啦

    嗯啦啦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相对于沟口健二电影的‘云雾弥漫’和黑泽明电影的‘大雨淋漓’,不少人会更欣赏小津安二郎电影的‘天朗气清’。” ——香港著名影评人、日本电影专家 舒明

    2017-02-26 13:26

  • luze

    luze

    “他的抒情诗慢慢膨胀,成为史诗。”   (2回应)

    2014-12-25 10:40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小津

>小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