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棍列传的笔记(1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Chandler

    Chandler (Social ! Social ! Social !)

    我的脸是金色的,但是我配制了紫红染料,第二晚浸泡未经梳理的羊毛,第三晚染上织好的毛料,岛上的帝王们至今还争夺猩红色的长袍。我年轻时干这种营生,专事改变生灵的本色。天使对我说,绵羊的毛皮不是老虎的颜色,撒旦对我说,强大的上帝要它变成那种颜色,利用了我的技巧和染料。现在我知道,天使和撒旦都在颠倒黑白,一切颜色都是可恶的。

    2018-04-06 11:08   1人喜欢

  • 让弗朗索瓦张

    让弗朗索瓦张 (Très Bien !)

    此外,我还要把我保全下来的我自己的核心奉献给她——那个与文字无关的,不和梦想做交易的,不受时间、欢乐、逆境触动的核心

    2018-03-28 22:35   1人喜欢

  • 小城就好

    小城就好 (分分钟上线,分分钟落画。)

    仅以本书献给S.D., 英国人,不可计数而又唯一的天使。此外,我还要把我保全下来的我自己的核心奉献给她——那个与文字无关,不和梦想做交易的,不受时间、欢乐、逆境触动的核心。   (1回应)

    2015-09-07 21:32   1人喜欢

  • 让弗朗索瓦张

    让弗朗索瓦张 (Très Bien !)

    有时候,我认为好读者是比好作者更隐秘、更独特的诗人。 阅读总是后于写作的活动:比写作更耐心、更宽容、更理智。

    2018-03-28 22:33

  • 白兔棠

    白兔棠

    序言: 有时候,我认为好读者是比好作者更隐秘、更独特的诗人。 阅读总是后于写作的活动:比写作更耐心、更宽容、更理智。 一切艺术到了最后阶段,用尽全部手段时,都会流于巴洛克。本集小说冗长的标题表明了它们的巴洛克性质。如果加以淡化,很可能毁了它们。 著书人没有什么本领,以写作自娱自乐,但愿那种欢乐的反射传递给读者。 龙和狐狸的寓言,狐狸得到了赦免。 他凭直觉感到,越是无所顾忌,越能让人相信这不是骗局;越...

    2018-02-11 14:10

  • saintdump

    saintdump (Ghost in the Shell)

    我认为好读者比好作者是更隐秘、更独特的诗人。 当月亮在天上变圆,在水面泛红时,故事仿佛要收尾了。谁都说不准落到狐狸头上的是无限的宽恕或者无限的惩罚,但是不可避免的结局已经逼近。 天际刚露鱼肚白,战斗像是淫秽的勾当或者鬼怪幽灵,突然销声匿迹。高架铁路的拱形支架下面躺着七个重伤的人、四具尸体和一只死鸽子。 他根本没有达到传说中的形象,只是逐渐接近而已。 血染贵重的瓷器,死时激烈,死后冰凉,尸体狼藉。 这...

    2017-12-08 14:19

  • 风起湘江

    风起湘江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他的幕僚兼证人,头发斑白的仓野寸喜,小心地用剑砍下他的首级。 “仓野寸喜”应改为大石内藏助。 原文: Kuranosuké是内藏助(くらのすけ)的音译。   (1回应)

    2015-10-25 16:46

  • 风起湘江

    风起湘江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宅见久米的领地被充了公 “宅见久米”应改为浅野内匠头 原文: Takumi no Kami是内匠头(たくみのかみ)的音译。

    2015-10-25 16:38

  • 风起湘江

    风起湘江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图森特·劳弗丢尔[7]像拿破仑似的被捕监禁 注7:Toussaint Louverture(1743——1803),多米尼加反抗法国统治的黑人领袖,起义成功后,颁布宪法,自任终身总统。后被监禁,死于法国。 Toussaint Louverture通译杜桑·卢维杜尔

    2015-10-11 21:07

  • 风起湘江

    风起湘江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他向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五世[2]建议 注2:原文似有误,疑为卡洛斯一世(1500——1558),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统治者,1516至1556年在位,即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 这是同一个人。

    2015-10-11 21:02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恶棍列传

>恶棍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