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异域的笔记(34)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 ▂ ▃ ▄ ▅

    ▁ ▂ ▃ ▄ ▅

    此外,还有一些很有趣的资料,像柳氏与纪昀曾谈到李鼎元、李雨村、翁覃溪、孙星衍等,也有一些很有趣的资料,比如谈到孙星衍之子孙衡“声名藉甚”,为京师四凶,被纪氏捕回原籍。见《燕行录全集》第六十卷,265—270页。 检《燕行录全集》该卷页266、267云: 余曰:庚戌年中来此时,孙中堂之子中书舍人衡声名藉甚,尚在京师否?答:此物为我捕得,己解令回籍矣。京师有四凶,此其一也,内行不修,为士大夫所不齿,奉旨斥革,仍...

    2018-09-17 08:38   1人喜欢

  • 飘荡的果壳

    飘荡的果壳 (喜欢望着天空的鱼)

    在正月初一,皇帝率王公、满洲一品文武官员去祭祀,汉族人哪怕是位高权重的汉族大臣,却也不能随同前往。此外,坤宁官立杆祭天、祭马神,也都拒绝了汉族人参与。这一似乎界分满汉的方式,却又把堂子之祭这种原来自己的仪式,转换为满族皇家的私人性活动,把来自萨满教的这些活动神秘化,因而成为族群的内部认同仪式。

    2016-04-25 14:18   1人喜欢

  • Bekov

    Bekov (学会沉默,沉默是金)

    康熙三十九年(1700),一个叫姜铣(1645—?)的朝鲜使者在清国写了两首诗,先是说“使者遥寻秦地界,夷人惊怪汉衣冠”;接着说“楚士几轻秦吏卒,蛮儿浑怪汉衣冠”。这很有趣,在汉人眼中本是蛮夷的朝鲜人到了中国,却奇怪这里寻找不到真正的中华,本来是中华的汉人,却在朝鲜人的眼中成了“夷人”、“蛮儿”,他们倒对原本是大明的衣冠感到陌生和诧异。

    2019-11-22 11:15

  • Bekov

    Bekov (学会沉默,沉默是金)

    乾隆三十年(1765),三十五岁的洪大容(1731—1783)随朝鲜使节团出使清帝国,到达北京以后,照例在正月初一盛装去朝拜皇帝。朝拜之后,走出午门,有很多好奇的人围观。这时,“有两官人亦具披肩品帽戴数珠,观良久不去”。洪大容觉得很诧异,便上前询问:“老爷熟看我们何意?”这两人笑容可掬地回答:“看贵国人物与衣冠。”洪大容追问道:“我们衣冠比老爷如何?”两人都笑而不答。据洪大容事后记载,这两个人是翰林检讨官...

    2019-11-22 09:51

  • Bekov

    Bekov (学会沉默,沉默是金)

    在对蓟州城外安禄山和杨贵妃庙的观察中,朝鲜人的历史记忆和现实解释就是这样浮现出来。他们先是想起了大明王朝的文明,把这一文明失坠归咎于满人,于是心中对当时已是夷狄的中国充满鄙夷。接着他们又代汉族中国人想象着异域悲情,一厢情愿地解释这种奇异祭祀下,也许隐藏着某种历史暗示,又从心底里有一些同情。而在鄙夷和同情的交织中,他们当仁不让地把自己想象成了中华文明的正宗。这并不奇怪,自从大清代替大明以来,他们...

    2019-11-22 09:44

  • Bekov

    Bekov (学会沉默,沉默是金)

    康熙四十三年(1704)即朝鲜肃宗三十年三月,那时,清统一中国已经六十年,在朝鲜却仍然记得“甲申之岁,回于今日,而又逢三月之朔,今三月十九日,即皇都沦陷之日也”,所以,在这个改朝换代一甲子的时候,朝鲜官方依然要举行祭祀,祭祀逝去的旧王朝,而且国王还特意说,明神宗即万历的祭祀“是早晚必行之盛礼”,表示“空望故国,朝宗无地,追天朝不世之殊渥,念列圣服事之至诚,只自呜咽,流涕无从也。昔我仁祖大王当天翻地...

    2019-11-22 08:54

  • Bekov

    Bekov (学会沉默,沉默是金)

    明崇祯十二年(1639),一个叫沈悦的朝鲜官员,出使大明前在义州登临統军亭,还说“亭临夷夏界,山接帝王州”,把朝鲜说成是“夷”而把大明说成是“夏”。可是,到了大清帝国时代,在闵镇远的笔下,彼岸却成了“胡天”、“胡山”,似乎ー旦渡江,便踏入荒蛮之地。

    2019-11-22 08:47

  • Musetuna

    Musetuna

    羡慕嫉妒恨对好奇鄙夷惊,哈哈哈哈

    2019-05-03 17:40

  • 尼采与尼玛

    尼采与尼玛

    在崇祯已经自缢,明朝已经覆亡后,连已经承认清帝国的朝鲜仁祖,在和大臣私下议论的时候,也很诧异地说道,“今观大明之事,不胜痛叹,人有自北京来者,皆云无一人为国家死节者,岂有二百年礼义之天朝,一朝覆亡,而无一人死节之理乎?”他对大明立国很正大、但现在却没有承继文化传统的现象很诧异。 什么眼力劲,无一人死节?!呵呵

    2019-03-07 20:02

  • 哥斯拉不說話

    哥斯拉不說話

    当然,有些不是"见闻"而是“记忆”。这是因为朝鲜官员和文化人也常常把对传统中华尤其是大明王朝的向往和羡慕,转化为“历史记忆”,通过与清帝国的对比,变成对于过去“华”的赞美和对于现实“夷”的鄙夷,这使得一个“中国”变成了两个分裂的“中国”。其实,过去的中华帝国尤其是大明帝国,也未必是理想的天堂。

    2018-04-24 14:04

<前页 1 2 3 4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想象异域

>想象异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