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斯拉夫的实验(1948-1974)》的原文摘录

  • 如果说绝大多数南斯拉夫人对这些事情并不怎样感到惊奇,但经官方授权大规模公开揭露一党专政国家的公安人员所干的无数不法活动却是史无前例的,而且必将对南斯拉夫的政治作风和人民态度产生巨大影响。在其他国家里,象贝利亚这样的被免职的警察头目或是个别的警官在受到他们为之服务的政权的谴责时,罪名总是滥用职权,然而这里受到攻击的是整个警察机构。 (查看原文)
    海扬尘 2015-02-05 00:15:35
    —— 引自第260页
  • 同月早些时候,一项旨在提高社会保险税的提案在斯洛文尼亚共和国议会的社会福利和保健院中,以四十四票对十一票被否决,于是该共和国政府宣布辞职。虽然通过妥协,解决了这一“危机”,但却在国内和国际上引起了震动。人们都知道,在一党专政的国家里,还从未有过这种先例,即一个共产党政府自己把它在议会上的失败当做不信任票而感到不得不辞职。 (查看原文)
    海扬尘 2015-02-05 00:22:32
    —— 引自第279页
  • 春季里已有一些迹象表明,学生和其他年轻人很不满,而且他们正在说出他们的不满。在4月和5月,全国各地的学生团体聚集到一起讨论“社会主义社会中的不平等现象”,又一次批评了使少数人发财、失业人数增加以及工人和技术员不得不迁居国外的改革。5月8日,在贝尔格莱德大学法律系举行的讨论会上,现在名声已被搞坏了的“人道主义知识界”的教授们发表讲话。其中一位教授给学生们出主意,要他们要求建立一个“自由的大学,一个批判的、进步的大学”。他还说,“改造大学和改造整个社会的要求之间仅一步之差”,他说,学生应该富有批判精神,尽管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提出批评“有时会与反对社会主义等同起来”。 在一个炎热的夏日的傍晚,贝尔格莱德学生和青年志愿旅的工人为观看一场免费的杂耍表演在街上打了起来,这个平常的事件成了导火索线。城市防暴警察粗暴地加以干涉,激起了学生的大规模反抗,结果很快就变成政治性的暴动。第二天下午,警察和大约四千名参加游行的学生之间发生了两次严重冲突。游行的学生手持标语牌,提出许多政治要求。早第二次冲突中,警察大打出手,至少重伤一百六十九人,急需治疗,其中有的人还是受的枪伤。 ………… 地方当局和塞尔维亚当局曾有一时似乎要向那些要求采取“强硬措池”的人屈服了。这时,铁托亲自进行干预。他发表了一篇颇有戏剧性的电视演说,明显地站在学生一边,还要他的部长们检查以前的政策,示威在欢乐的气氛中结束了,学生在贝尔格莱德大街上跳起了科洛舞。 ………… 这些要求和口号曾贴在大学建筑物墙上马克思和铁托像的旁边,它们集中体现了学生们自己所持有的、自发的态度:“工人们,我们和你们在一起!”“我们的要求就是你们的要求!”“人人有工作,人人有饭吃!”“罢免无能的政客!”“让我们走向明天,抛弃那些毁灭了昨天的人!”“杜绝贪污腐化!”“官僚主义者们,不要你们管工人的事!”“我们不要失业!”“打倒社会主义的新王子们!”... (查看原文)
    海扬尘 2015-02-05 00:26:32
    —— 引自第32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