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登诗选:1927-1947的书评 (13)

雅鸦湖居士 2015-01-13 18:09:02

“诗歌不会让任何事发生……”

文/黄昱宁 2009年春天,我在住所附近的咖啡店里第一次见到从苏州赶来的马鸣谦和从杭州赶来的蔡海燕。那时马先生刚刚自砸饭碗专事码字,除了矢志译诗之外,还随身带着厚厚一叠他刚刚写完的长篇小说稿;而蔡女士当时正在浙江大学攻读硕士学位,论文做的是奥登。在此之前,当我在...  (展开)
雅鸦湖居士 2015-01-13 18:04:53

这样的书不做,还做什么?

文/顾真 据说作家写作犹如演员演戏,心里总住着个“模范读者(观众)”,作者的每一处经营,都能得到他完美的回应。身为读者,能在情感上、智力上纤毫不漏地理解作者,想想都是快意的事,尤其当你读的又是诗,这一最接近文学本质的形式。不过若你面对的是W.H.奥登,这样一种作...  (展开)
仙妮熊 2014-09-10 14:30:45

奥登诗歌的注脚

奥登和斯蒂芬·斯彭德(StephenSpender)是牛津前后级同学,日后斯彭德成了奥登的心腹和权威注释家。斯彭德的文学回忆录《世界中的世界》(WorldWithin World)中有许多段落记录两人的交往以及奥登对诗歌的看法,堪称奥登诗歌的最佳注脚。 斯彭德第一次见到克里斯托弗·衣修伍...  (展开)
雅鸦湖居士 2014-05-30 14:07:16

奥登文学遗产受托人爱德华•门德尔松教授为《奥登诗选:1927-1947》所写的前言

奥登精于描绘二十世纪的历史和他个人的情感史,两者常常出现在同一首诗歌中。这部诗集遴选了他创作生涯前半期的诗作,大致写于他二十岁至四十岁期间。奥登最早期的作品多是表现因家庭、过往经历或爱的可能性而产生的自我疏离感,同时也反映了现代工业社会中个体彼此隔绝的困境...  (展开)
离商 2014-08-25 17:32:10

转:《奥登诗选:1927-1947》校译者王家新访谈

诗的翻译本来就很难,何况翻译奥登这样的巨匠 ———《奥登诗选:1927-1947》校译者王家新访谈 2014年8月24日[南方都市报] “奥登风” 1938年1月19日,W .H .奥登和好友衣修伍德一起,从伦敦的维多利亚火车站启程前往正在抗战中的中国。他们从巴黎南下至马赛,搭...  (展开)
刘天昭 2018-05-18 15:38:49

奥登诗里的爱与恨

可能奥登相对比较容易理解,经常相当有把握以为知道作者在说什么。尤其是他对“恨”的敏感,令人感到亲近。很多诗都在尝试将人类命运和个人内心联系在一起,而怨恨产生怨恨这件事,几乎要被追认为大战灾难的根源。当然诗歌的思维跳跃开放,包容不确定、冲突和未知,只负责启示...  (展开)
cinvro 2018-02-17 12:44:39

第一首诗的翻译问题

翻译奥登很难。翻译一整本奥登的诗选,算是丰功伟绩,但从这一册第一首的翻译质量上来看,有些事还是得慢慢来。 The Letter From the very first coming down Into a new valley with a frown Because of the sun and a lost way, You certainly remain: to-day I, crouching b...  (展开)
马鸣谦 2014-10-14 11:59:35

深圳晚报“锐读周刊”6月29日的“奥登诗选”专访

深圳晚报“锐读周刊”6月29日做了一个整版的“奥登”专题,之前通过邮件,接受了深晚记者李福莹的专访,以下是简要的几则回复: 深圳晚报:可否用简单的话,来概括一下奥登这个诗坛“庞然大物”? 马鸣谦:“庞然大物”是格里格森的说法,首先道出了奥登为上世纪三十年代英国...  (展开)
马鸣谦 2015-01-16 21:00:39

《奥登诗选:1927—1947》品读会(单向街书店)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时间:09月27日14:00 嘉宾:王家新、朵渔、蓝蓝 (北京朝阳区爱琴海购物中心 单向街爱琴海店) 主持人:大家好,首先欢迎各位到来单向空间书店,也是慕名已久的书店,确实名不虚传,很有文艺气质。我们出版社请来了当代诗坛三位非常有名的诗人,著名诗人蓝蓝老师、著名...  (展开)
田晨彤 2016-08-04 14:15:38

多有谬误的新书发布会讲座速记

王家新: 政治性的写作才是有效的。 见证是当代诗歌的重要功能。 贯彻了这个东西。 1931年9月2日》 诗人晚年在历史、政治后他被迫使思考上帝是力量。他也是享乐主义者、感官主义者,主张为伟大厨师在城市中心立雕像,也享受音乐等。 即使属于左派,也不同于今日左派。 他借助马...  (展开)
苍城子 2014-11-07 20:14:56

小说一下奥登或有关翻译的问题

虽然不是那么喜欢奥登,也看得出译者和出版社的努力。 有趣的是1944年奥登为自己的《诗选》写的前言。说实在的,我对奥登的诗没有多少感觉,缘起看了穆旦等人的最早的翻译,他的诗缺少诗意,絮絮叨叨,有些地方还挺贫的,穷哲理。翻着奥登的这本新译,我所能想到...  (展开)
马鸣谦 2014-10-14 12:17:11

《为了无限抵近而精心“演奏”》(刊於2013年05月15日《文藝報》)

  周克希先生在他的随笔《译边草》的“译余偶拾”中有这么一段话:“文学翻译是感觉和表达感觉的过程,而不是译者异化成翻译机器的过程。在这一点上,翻译和演奏有相通之处。演奏者面对谱纸上的音符,演奏的却是他对一个个乐句,对整首曲子的理解和感受,他要意会作曲家的感...  (展开)
有一些书评被折叠了 为什么被折叠?
评论被折叠,是因为发布这条评论的帐号行为异常。评论仍可以被展开阅读,对发布人的账号不造成其他影响。如果认为有问题,可以联系豆瓣电影。
kafka 2015-11-03 20:49:15

为什么没有‘葬礼蓝调’ 这首诗呢??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为什么没有‘葬礼蓝调’ 这首诗呢?? 为什么没有‘葬礼蓝调’ 这首诗呢?? 为什么没有‘葬礼蓝调’ 这首诗呢?? 为什么没有‘葬礼蓝调’ 这首诗呢?? 为什么没有‘葬礼蓝调’ 这首诗呢?? 为什么没有‘葬礼蓝调’ 这首诗呢??  (展开)

订阅奥登诗选:1927-1947的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