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艾米丽的一朵玫瑰花》的原文摘录

  • 要总结任何一个人的一生的经历,你并不需要太多的字;有人已经用十二个字概括了:他生了下来,他受了苦,他死了。 (查看原文)
    向上游的鱼 5赞 2015-07-20 21:48:56
    —— 引自第289页
  • 他们第二天就举行了丧礼,全镇的人都跑来看看覆盖着鲜花的艾米丽小姐的尸体。停尸架上方悬挂着她父亲的炭笔画像,一脸深刻沉思的表情,妇女们唧唧喳喳地谈论着死亡,而老年男子呢——有些人还穿上了刷得很干净的南方同盟军制服——则在走廊上、草坪上纷纷谈论着艾米丽小姐的一生,仿佛她是他们的同时代人,而且还相信和她跳过舞,甚至向她求过爱,他们把按数学级数向前推进的时间给搅混了。这是老年人常有的情形。在他们看来,过去的岁月不是一条越来越窄的路,而是一片广袤的连冬天也对它无所影响的大草地,只是近十年来才像窄小的瓶口一样,把他们同过去隔断了。 (查看原文)
    ligne de fuite 3赞 2012-06-22 22:33:28
    —— 引自第50页
  • 好长一段时间,我们仅仅是站立在那儿,盯视着这副深不可测、没有了ー丁点儿肉的咧嘴笑容。这具尸体显然在做出一副拥抱的姿势,可是如今,长眠比爱情更持久,甚至都战胜了对爱恋的嘲弄,对这个男人的背叛做出了报复。他所余下的一切,在破烂的睡衣下腐烂的一切,已变成床垫密不可分的一个组成部分;在他身上和他的枕头上,甚至都积起了一层层驯服而无意志的尘土。 接着,我们注意到旁边的那只枕头上有人头压下去的痕迹。我们中的一个人从那只枕头上捡捏起了什么,俯身下去,在那层细细的眼睛几乎看不清楚的尘土里,我们瞧见了一长绺铁灰色的头发。 (查看原文)
    NEKO 2020-01-23 21:04:45
    —— 引自章节: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 1
  • 我们就又出发了。我们在孟菲斯里转来转去,现在我可以看得很清楚,它在阳光下亮晶晶的。不知不觉,我们又回到今天早上公共汽车走过的公路——那一爿爿商店和那些大轧棉厂和锯木厂,在我看来,孟菲斯好像要过好几英里才开始出城。后来我们又在田野和树林之间奔跑,车开得快了,除了身边那个兵,我好像根本从来没有去过孟菲斯。照这个速度,我们很快就会回到家,我想到我坐着一辆大汽车,由个兵开着进入法国人湾,忽然我开始哭了。我根本不知道我打算哭,可我停不下来。我就这么坐在那兵边上,大声哭着。我们开得很快。 (查看原文)
    ligne de fuite 2012-06-22 22:20:20
    —— 引自第40页
  • “好吧,好吧,”欧内斯特先生说,“你喜欢要什么呢?是放在那边厨房地板上的血淋淋的鹿头和鹿皮以及装在回约克纳帕塔法县的小货车里的半拉鹿肉,还是它有头,有皮,有肉,完整无缺地待在那边的灌木丛里,等待我们明年十一月再去追它?” “并且追着它,”我说,“下次我们都犯不着与威尔-勒盖特和瓦尔特-尤厄尔一起瞎胡闹。” “也许吧。”欧内斯特先生说。 “就是。”我说。 “也许,”欧内斯特先生说,“这是我们语言中的最好的词,是所有词中最好的一个。这就是人类一直依靠的东西:也许。他一生中最好的日子不是那些他事先说了‘就是’的日子,而是那些他只知道说‘也许’的日子。他直到后来才不能说‘就是’,不仅是因为他直到后来才知道这一点,还因为他到了后来也不想知道‘就是’了……去厨房给我兑一杯酒来。然后我们就准备午饭。” (查看原文)
    ligne de fuite 2012-06-22 22:42:33
    —— 引自第259页
  • ......而老年男子呢——有些人还穿上了刷得很干净的南方同盟军制服——则在走廊上、草坪上纷纷谈论着爱米丽小姐的一生,仿佛她是他们的同时代人,而且还相信和她跳过舞,甚至向她求过爱,他们把按数学级数向前推进的时间给搅混了。这是老年人常有的情形。在他们看来,过去的岁月不是一条越来越窄的路,而是一片广袤的连冬天也对它无所影响的大草地,只是近十年来才像窄小的瓶口一样,把他们同过去隔断了。 (查看原文)
    发条兔子 2012-12-16 11:32:48
    —— 引自第50页
  • 例如,他原先打算写一个叫《黄昏》的短篇故事,讲一个勇敢的小女孩爬到大树上去探视死亡,但在写作过程中他发现短篇小说的形式不能表达故事素材的内涵,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先从一个兄弟的角度来叙述故事,但这还不够。这就是第一部分。我换一个兄弟来叙述,还是不够。那是第二部分。我又试了第三个兄弟的角度,因为凯蒂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美丽太动人,不能降低她,让她来讲述,从别人的眼光来看待她是更加激动人心。然而那也失败了。于是我亲自出马——第四部分——来解释发生的一切,可我还是失败了。”这就是一个短篇发展成为长篇小说《喧哗与骚动》的过程。 (查看原文)
    B 2013-05-07 19:17:20
    —— 引自第2页
  • 他这辈子实在不该走出走出那山地的。也许,正如有人说的,天下没有一个地方能躲过闪电或爱情的。 (查看原文)
    乖乖 2016-01-25 19:42:56
    —— 引自第293页
  • 他们会以为他要逃跑,躲开他们这样的人。他却觉得逃去的地方也并不比他要逃开的更好。如果他跑,那不过只是从一群显得挺大的邪恶阴影跑向跟这一模一样的另外一群,因为他知道,普天之下,这种人都是一样的,而他也已经老了,太老了,就算要逃,也逃不远了。不论他怎么跑,跑上多远,也绝对躲不开他们。 (查看原文)
    乖乖 2016-01-25 20:11:25
    —— 引自第305页
  • 也许,如果沃许曾经跟随他们上过战场,他可能会早一点把这些人看穿。不过,要是他早把这些人看穿了,从那以后他的日子可怎么过呢?靠回忆从前的生活来度过这五年,他可怎么受得了呢? (查看原文)
    乖乖 2016-01-25 20:11:58
    —— 引自第305页
  • 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去由他打。《圣经》 (查看原文)
    乖乖 2016-01-25 20:14:37
    —— 引自第327页
  • 当她们自己成了著名美人时,她们就可宽容,几乎是无私地对待其他妇人。 (查看原文)
    乖乖 2016-01-25 20:17:11
    —— 引自第335页
  • 我想象得出她是那里唯一一个镇静自若的人,因为女人在她们开始呼吸之前已经活了许久了,而男人则是每小时都在新生,每一秒都在新生。 (查看原文)
    乖乖 2016-01-25 20:19:43
    —— 引自第338页
  • 她一直没有发现她在失去追逐者 ,开始失势落伍 。她一向比同伴们聪明活跃 ,是簇更为欢蹦乱跳的火焰 。但她一直没有认识到 ,她的朋友中间 ,男的开始变得自负势利 ,目中无人 ;而女的学会打击报复 ,以此作乐 。等她醒悟过来 ,已经为时太晚。 (查看原文)
    以地之名 2016-08-15 06:03:43
    —— 引自章节:干旱的九月
  • 妈不哭了,只是神色阴郁,忙忙碌碌地把早饭一样样放在桌上让我们吃。 (查看原文)
    包子 2016-11-30 08:46:34
    —— 引自章节:《两个士兵》
  • 他一见就把爸爸忘了,也把心头的恐怖和绝望全忘了,后来虽然又想起了爸爸(爸爸并没有停下脚步),那恐怖和绝望的感觉却再也不来了。 (查看原文)
    阿尔弗莱格 2017-03-27 16:22:06
    —— 引自第8页
  • 我们久久地站在那里,俯瞰着凹陷、无肉的骷髅上的笑容。遗骨的姿势表明他曾经被人拥抱过。但是现在,永世的长眠超越了爱情,甚至征服了爱情的煎熬,最终与他做伴了。 (查看原文)
    波德莱尼禄 2017-04-28 13:19:45
    —— 引自第29页
  • 爱米丽小姐和像她一类的女子对什么年轻男子都看不上眼。 长久以来,我们把这家人一直看做一幅画中的人物:身段苗条、穿着白衣的爱米丽小姐立在背后,她父亲叉开双脚的侧影在前面,背对爱米丽,手执一根马 鞭,一扇向后开的前门恰好嵌住了他们俩的身影。因此当她年近三十,尚未婚配时,我们实在没有喜幸的心理,只是觉得先前的看法得到了证实。即令她家有着疯癫的血液吧,如果真有一切机会摆在她面前,她也不至于断然放过。 (查看原文)
    Lisa 2019-02-18 16:03:00
    —— 引自第111页
  • 等年岁大点,男孩没准会有所注意,并且好奇:为啥不生大点儿的火呢?一个曾经目睹过战争的侈靡无度、天生贪得无厌、爱慷他人之慨的人,眼前明明有东西可烧,又为啥不烧个痛快呢?进而,他会猜想个中缘由:在那四年时间里,父亲牵着一群群马(父亲称之为“缴获的马”)在深山老林里东躲西藏,避“蓝”又躲“灰”,那小家子气的火堆就是他赖以度过漫漫长夜的“生命之果”。再成熟些时,男孩也许就能识破真相:正如有的人为刀枪火药的力量所吸引,在父亲的灵魂深处,火的燃烧是一切力量的源泉,是捍卫自身完整的武器,火若熄灭,一呼一吸都成了多余的苟延残喘,因此,在父亲眼里,对火,该虔敬相待,用火,也该谨慎细心。 (查看原文)
    zz 2020-01-13 15:27:08
    —— 引自章节:烧马棚 / 001
  • 他拉紧单薄而破烂的衣衫,将自己牢牢裹住,瘦小的身躯在阴冷的黑暗中瑟瑟发抖,心中的悲伤与绝望已不再掺杂着惊恐与忧愁,只剩纯粹的悲伤与绝望。爸爸,我的爸爸,他心里念叨着,忽然喊出了声:“他是个勇敢的男子汉!”虽说出了声,声音却不大,如同耳语一般:“真正的男子汉!爸爸打过仗!还是在萨特里斯上校的骑兵队里!” (查看原文)
    zz 2020-01-13 15:47:24
    —— 引自章节:烧马棚 / 001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