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时文集 第七卷 短评

  • 2 中世与近世之间 2019-03-06

    早期文章不少,立言过于针对中共及马主义。😂eg:任何美好崇高的思想,一旦变成统治者的工具,便会立刻失去它的一切优点;极权主义者或暴君嘴里偏偏高唱民主自由,生活糜烂的人却不时要探讨社会主义高调;文明越进步,野蛮的伪装本领也愈大,它的真面目也因之愈不易为人所识。关于传统的定位,作者认为它应该经得起现代价值标准的衡量,能满足现代人甚至未来人的文化要求,此点颇为赞同。不过当代中国赋予了传统太多政治色彩,其结果正是文章所说:一旦厌恶的人起而维护传统,社会改革者很容易走向否定一切传统的道路。但这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吧。关于马主义者对于五四运动比附启蒙运动的做法,作者认为与提倡革命的正当性有关,启蒙运动比起文艺复兴更能为政治激进主义服务。此外科学精神的探讨,作者“机关枪对打”的意识的提法倒是颇为有趣。

  • 0 [已注销] 2015-11-06

    比较容易读

  • 0 穆穆良朝 2016-04-12

    说自己没有乡愁的人,对近代中国问题的思考沉痛而中肯,促人深思。

  • 0 栖栖子 2018-07-22

    是忧患语

  • 1 Q.E.D. 2015-01-31

    尝侨居是山,不忍见耳。

  • 0 喵某奇 2019-04-25

    思想虽可以而且应该指导政治,但却绝不能成为政治的工具;任何美好崇高的思想,一旦变成了统治者的工具,便会立刻失去它的一切优点。汉朝时儒学法家化如此,明清时的理学亦是如此。学术和文化只有在民间才能永远不失其自由活泼的生机,并且也唯有如此,学术和文化才确能显出其独立自主的精神,而不再是政治的附庸。我们虽仍然要追求民主与科学的实现,但是我们必须把这两者安放在新人文运动的一般基础之上,因为民主与科学都只有在真正地“尊重并提高人的价值”的基础上才发生文化的意义。文化运动的成败最后系于它能否在自己的文化中生根,因此,它发生的原因虽可以是外铄的,它最终的成就却必须是內在的。

  • 0 濟楚 2014-09-19

    余先生的文章很流畅,此本也早已购入囊中。

  • 第一页
  • 前一页
  • 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