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全集的笔记(69)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余鹧鸪

    余鹧鸪 (天意高难问)

    我先前何尝不出于自愿,在生活的路上,将血一滴一滴地滴过去,以饲别人,虽自觉渐渐瘦弱,也以为快活。而现在呢,人们笑我瘦弱了,连饮过我的血的人,也来嘲笑我的瘦弱了。我听得甚至有人说:“他一世过着这样无聊的生活,本早可以死了的,但还要活着,可见他没出息。”于是也乘我困苦的时候,竭力给我一下闷棍,然而,这是他们在替社会除去无用的废物呵!这实在使我愤怒,怨恨了,有时简直想报复。我并没有略存求得称誉,报答...

    2019-06-26 19:05   10人喜欢

  • 余鹧鸪

    余鹧鸪 (天意高难问)

    革命成功以后,闲空了一点;有人恭维革命,有人颂扬革命,这已不是革命文学。他们恭维革命颂扬革命,就是颂扬有权力者,和革命有什么关系? 这时,也许有感觉灵敏的文学家,又感到现状的不满意,又要出来开口。从前文艺家的话,政治革命家原是赞同过;直到革命成功,政治家把从前所反对那些人用过的老法子重新采用起来,在文艺家仍不免于不满意,又非被排轧出去不可,或是割掉他的头。 …… 在革命的时候,文学家都在做一个梦,...

    2019-07-01 21:16   4人喜欢

  • 余鹧鸪

    余鹧鸪 (天意高难问)

    我其实还敢站在前线上,但发见当面称为“同道”的暗中将我作傀儡或从背后枪击我,却比被敌人所伤更其悲哀。我的生命,碎割在给人改稿子,看稿子,编书,校字,陪坐这些事情上者,已经很不少,而有些人因此竟以主子自居,稍不合意,就责难纷起,我此后颇想不再蹈这覆辙了。

    2019-06-24 18:45   3人喜欢

  • 余鹧鸪

    余鹧鸪 (天意高难问)

    小说载华光天王之母,以喜食人入饿鬼狱。经数百年,其子得道,乃拔而出之。甫出狱门,即求人肉。其子泣谏,母怒曰:不孝之子如此!若无人食,何用救吾出来?

    2019-07-09 20:32   2人喜欢

  • 余鹧鸪

    余鹧鸪 (天意高难问)

    自宋后,特尊壮缪,以上诸人,皆有积薪之欢矣。 “积薪之欢”,当作“积薪之叹”。

    2019-06-21 21:06   2人喜欢

  • 余鹧鸪

    余鹧鸪 (天意高难问)

    鲁迅《〈淑姿的信〉序》:“思士陵天,骄阳毁其羽翮。”用希腊神话中伊卡洛斯的典故。《唐宋传奇集·序例》“蚁子惜鼻,固犹香象,嫫母护面,讵逊毛嫱”,则如苏轼《省试刑赏忠厚之至论》中的“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是“想当然耳”。徐梵澄《星花旧影》中有一段与此相关: …… “夫蚊子惜鼻,固犹香象”,想当然耳。以为出于佛经者,非也。…… 这“蚁子”两句,见于《唐宋传奇集•序例》。我苦苦要寻出这出自什么典...   (2回应)

    2019-07-17 20:15   1人喜欢

  • 余鹧鸪

    余鹧鸪 (天意高难问)

    袁中郎《觞政》以《金瓶梅》配《水浒传》为外典,予恨未得见。丙午,遇中郎京邸,问曾有全帙否?曰:第睹数卷,甚奇快;今惟麻城刘涎白承禧家有全本,盖从其妻家徐文贞录得者。 刘涎白,名字很奇怪,口吐白沫?看38版和同心社版,也都作“涎白”;找网上的《野获编》,居然也是“涎白”。刘承禧,百度上说字延伯,一字延白。名与字义近,似正确。   (8回应)

    2019-07-09 21:59

  • 余鹧鸪

    余鹧鸪 (天意高难问)

    《推霞》实在不敢恭维。 看人民文学社版本的注释,《推霞》是“宋春舫用文言翻译”。宋春舫现在不大为人所知了,他儿子比较有名,就是张爱玲的文学经纪人和顾问宋琪。 宋琪的儿子宋以朗有一本书叫《宋淇传奇:从宋春舫到张爱玲》(花城出版社引进之后改名为《宋家客厅:从钱钟书到张爱玲》),就是从宋春舫讲起。书中说: 曾祖母徐碧云出身海宁世家(在上海提倡昆曲的徐凌云为其堂弟),和王国维家为近亲。王国维逝世后,其兄王...

    2019-07-02 20:16   1人喜欢

  • 余鹧鸪

    余鹧鸪 (天意高难问)

    因为我和骏样也译过…… 骏样, 为骏祥之误。 题目《关于“关于红的笑”》,人文社作《关于〈关于红笑〉》。

    2019-07-01 21:27   1人喜欢

  • 余鹧鸪

    余鹧鸪 (天意高难问)

    但诸将军单刀俱会 “诸”,当作“请”。

    2019-06-21 20:56   1人喜欢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鲁迅全集

>鲁迅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