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和传说》的原文摘录

  • 要明白,人类不经过努力和辛苦,神衹是不会使他们有所收获的。…假使你愿意朋友们爱你,你必须援助他们。… 你没有一点真正美好的东西,你怎能这样呢?你不知道真实的快乐,因为在你还没走到他们面前,你就心满意足了。你在饥饿之前饱食,在焦渴之前痛饮。为了自己食欲你寻找巧妙地重拾为了加深酒饮你追求豪奢的美酒在夏天你妄想症冰雪任何柔软的床榻都不能满足你。 (查看原文)
    胆小鬼Erialc 6赞 2015-05-15 09:15:37
    —— 引自章节:Hercules
  • 他是宙斯所放逐的神祇的后裔,是地母该亚和乌拉诺斯所生的伊阿珀托斯的儿子 (查看原文)
    三皮 2回复 3赞 2015-08-29 11:07:22
    —— 引自第1页
  • “无论谁,只要他学会承认定数的不可动摇的威力,”他说,“便必须忍受命运女神所判给的痛苦。” (查看原文)
    胆小鬼Erialc 1回复 2赞 2015-05-12 08:41:58
    —— 引自章节:普罗米修斯
  • “一个人只要认识到了必然的不可抗拒的威力,”他说,“他就必定会忍受命中注定的一切。” “现在为了维持这个判决,必须让普罗米修斯永远戴着一个铁环,铁环的另一端拴上一小块高加索山崖的石头。这样,宙斯才能自豪地说,他的敌人还一直被锁在高加索山上。 (查看原文)
    RMP 2012-10-09 22:20:49
    —— 引自第6页
  • 宙斯的弟弟,海神波塞冬不甘寂寞,也跑来帮着破坏,他把所有的合川召集起来,对他们说:“你们应该掀起巨浪,吞没房屋,冲垮堤坝!”河川都听从命令行事。波塞冬自己也亲自上阵,他手执三叉神戟,撞击大地,为洪水开路。洪水汹涌,不可阻挡,迅速涌上原野,卷倒大树、庙宇和房屋。水势不断上涨,不久便淹没了宫殿,连最高的楼塔也卷入了漩涡中。顷刻间,水陆莫辨,整个大地一片汪洋,漫无边际。 (查看原文)
    Exquisiteness 2014-07-24 21:38:27
    —— 引自第29页
  • “你将发出多少控诉和悲叹,但一切都没有用,”赫淮斯托斯说,“因为宙斯的意志是不会动摇的;凡新从别人那里夺取权力而据为己有的人都是最狠心的!”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8-29 11:43:07
    —— 引自第6页
  • 他在空中飞行时,大风吹荡着他,使得他像浮云一样左右摇摆,也摇摆着他的革囊,所以美杜莎的头颅渗出的血液,滴落在利比亚沙漠的荒野,遂变成各种颜色的毒蛇。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8-29 21:33:36
    —— 引自第56页
  • 于是他从革囊里去除美杜莎的头颅,将它向着那(阿特拉斯)国王举起来,国王即刻变成了石头,或者说得更准确一点,他的巨大身躯变成了一座山。她的须发变成广阔的森林。他的双肩,两手和骨头变成山脊,他的头变成高如云层的山峰。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8-29 21:33:55
    —— 引自第57页
  • 过去在奥利斯港,阿伽门农听信预言家卡尔卡斯的劝告要用自己的女儿伊菲革涅亚作为献祭,当祭司挥刀杀她的时候,一只母鹿突然落到神探上。阿尔忒弥斯已从阿尔戈斯人眼前将伊菲革涅亚移开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9-02 14:48:15
    —— 引自第629页
  • 危险与锦标两者都在向他挑战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9-04 20:01:33
    —— 引自第221页
  • 当英雄们重见太阳和空旷的大海,他们不再恐惧,自由自在地呼吸了,觉得自己时从地狱里逃出来似的。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9-06 08:18:02
    —— 引自第89页
  • 但伊阿宋悲哀地摇着头说:“我的善良的提费斯啊,我让珀利阿斯把这件工作硬派给我,这倒使神祇们为难了。倒不如当时我给他杀死。现在我必须在悲叹和绝望中度过我的白昼和黑夜,那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着你们的生命和幸福,我得时时想着怎样才能免除你们的危险,使你们都安全的回到故乡去。”伊阿宋说这话只是试试同伴们的心,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9-06 08:18:02
    —— 引自第89页
  • 但所有的人都没有看见爱神厄洛斯飞翔在空中。他从他的箭袋抽出一支苦痛的箭,降落地上,蹲在伊阿宋后面,张弓射中美狄亚。没有人看见箭在空中飞过,甚至她自己也没有,但它却在她的心中如火焰一样地燃烧起来。她不时深深地抽着气,就好像心痛的人一样,然后又偷看少年英俊,神采焕发的伊阿宋一眼。她不能再想别的事,心中充满了甜蜜的痛苦。她的脸上白一阵又红一阵。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9-06 08:39:44
    —— 引自第96页
  • 狄俄墨得斯高兴地向特洛亚人大叫,同时投出他的矛,一直刺入敌人的脸面,刺穿敌人的牙齿和舌头,从下颌底下出来。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9-08 21:34:54
    —— 引自第367页
  • 阿伽门农则来到涅斯托尔的住屋去。他看见这老人睡在床榻上,他的铠甲,盾牌,战盔,腰带和两支枪都放在他的身边。他从梦中惊醒,用手肘支着头对阿伽门农说道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9-09 06:59:09
    —— 引自第404页
  • 现在活该特洛亚人珀珊德洛斯倒霉,他直向大无畏的墨涅拉俄斯走去。……于是墨涅拉俄斯拔剑上前,珀珊德洛斯也从盾牌下取出战斧,两人相互砍杀。特洛亚人只是砍去对手战盔上的羽饰,同时却被对手削去了前额,眼珠从涌血的眼窝里冒出,他在痛苦的挣扎中死去。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9-09 08:38:43
    —— 引自第428页
  • 后来墨涅拉俄斯激励涅斯托尔的儿子安提罗科斯前进。“如果你从队伍中跳出去,杀死一个特洛亚人,那将是最值得称赞的事!”安提罗科斯即刻从人丛中跳出,凶狠地环顾周围,投出他发光的矛。当他正瞄准时,特洛亚人都纷纷退避,但他还是投中了希克塔翁的儿子墨拉尼波斯的胸部。他倒下,他的武器散落在地上。安提罗科斯跑上去,如同猎犬跑向被猎人从隐蔽处射中的小鹿一样,但是当赫克托耳向他冲来时,他即刻逃回,就如撕食了牧人和狗子并且明白自己干了什么勾当的野兽看到人们追来又即时逃遁一样。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9-09 09:08:12
    —— 引自第439页
  • 门农开始剥取安提罗科斯的铠甲,但阿尔戈斯人都聚拢在死者的周围,就好像一群叫号的野狼守护着一匹被狮子撕食的牝鹿一样。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9-13 16:37:00
    —— 引自第526页
  • 但在下界,阿喀琉斯的殷红的血仍然从强大的肢体上直流。他浑身充满着战争的狂热,没有一个特洛亚人敢逼近他,即使他已受伤。他又一次从地上跳起来,挥舞着他的矛,直奔敌人。他击中了他的死去的敌人赫克托耳的朋友俄律塔翁,矛尖从太阳穴刺入一直刺到脑子。接着他又用矛刺入希波诺俄斯的眼睛,刺中阿尔卡托俄斯的面颊,并杀死其他许多人。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9-13 16:52:17
    —— 引自第540页
  • 波塞冬和俄底修斯本有宿仇,但不敢毁灭他,只是尽量使他在归途中受到折磨,并迫使他在海上飘零。也就是他使他流落在这个荒岛上的。 (查看原文)
    三皮 2015-09-15 06:37:38
    —— 引自第642页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