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的门径与取法 短评

  • 29 苦茶 2014-12-04

    桑兵先生著作,过去很喜欢看,但是与罗志田的问题大体相仿,以民国新史学的陈寅恪、钱穆、傅斯年为中心,然后以此作为评判学术的标准。因此,这部书看似是谈学术方法,其实仍旧是学术史和学术批评,最后对于如何着手研究还是隔靴搔痒。在史学具体操作上,还是严耕望先生的《治史三书》更切实一些。另外,桑兵在序言中尝试用文言,却落入文白夹杂,到了最后数篇文章已经完全白话。这说明,桑先生依然做的是不古不今之学,并非范式的学术。

  • 17 · 2016-07-24

    文笔还是一如既往地烂,资料占据不少却不辨菽麦,既不挑也不拣,吐槽其他人忘了自己屁股也沾着屎——《走进共和》写得什么东西!

  • 18 恪彥 2016-04-06

    霸气侧漏!这书明显是写给预备学阀的。治史三书才是写给我这般学渣的。

  • 10 尚水堂 2016-02-25

    治学方法之类的书,立意一般都很高远,操作一般难度都很大。刚出版时,名噪一时。陆陆续续读完,感触:少读方法论的书,多看基础性类的书。

  • 5 菲利普 2016-05-06

    思想较为陈旧,见识一般。提到的一些文章我没看过,算是有些收获。

  • 5 Sinnlos 2017-04-23

    桑氏成语词典。

  • 4 金剛怒目 2015-09-21

    桑大师的书,永远立意极高,腔势极足,但此书看起来章节之间焕然有序,条分缕析,实际上却多有从桑大师过去编著之书的前言绪论中摘取的,大师又不加说明,读来便觉突兀,而且重复率颇高。大师之方法论,以陈寅恪为宗师,基本上言必引陈,满眼义宁。所陈固然高妙,但反复申说的,其实有不少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只是用陈氏语言一打点,便神采奕奕。同时,大师毕竟细大不捐,在批评别人引文不注意语境的时候,自己的引文也有些断章取义的地方。如果与同样以自家近代研究为例而谈方法论的《执拗的低音》作一比较,实在是很有意思……

  • 3 JASS猫先生 2015-01-16

    此书原本立意甚高,然而读后发现,除前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内容让人眼前一亮,或者说配的上哪奇葩的书价之外,其余内容并不值得夸耀。尤其一些章节,如人物研究,颇多桑兵以前论文的痕迹,可谓是新瓶装旧酒,十分无趣。

  • 4 了了 2019-09-18

    1 要在把握整体的前提下,再研究具体的领域和专题,怎样才能把握整体就是放眼读书,多读基本书。2 治史应该采用长编考异之法来贯通研究,而不应该采用“科学”的归纳总结因为各史事之间差异极大,不存在普遍性。3 不要过多采用域外中国学的研究范式和观念架构,因为海外汉学家水平太低且夷夏大妨,中西不两立。4 学界庸才太多,急需专精培养几个史学天才来拯救。 5 放眼读书,多读基本书,但不说基本书是啥。 6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因为我觉得的都是陈寅恪、傅斯年和钱穆觉得的,所以我是对的。7 虽然我搞的是学术史和政治史,但我觉得新社会史、新文化史和后现代理论都是垃圾。

  • 3 乾坤子 2016-11-15

    后辈学人且不可学桑公如此装腔作势。

  • 3 小华之山 2017-06-24

    很不喜欢桑兵这种文风

  • 3 [已注销] 2018-05-03

    桑兵水平可以,格局太臭。

  • 3 西礼 2017-08-15

    反反复复 废话连篇

  • 2 Holder Joe 2017-10-05

    对俺这种杂鱼来说,翻翻当然是很有收获的,以后可能还会再看多遍。另,罗茅桑三个大师里面,桑大师的书可读性最差,文笔特别奇怪(一定是俺没吃透),这本还新添了车轱辘话技能,俺寻思应该砍掉三分之二,出成治史三书那种小册子,方便流传

  • 1 空空 2015-05-27

    提出的意见,很多地方可以学习。首先要读懂材料,不讲外行话,不画地自限。而且桑先生一再呼吁很多地方加紧影印出版资料,以使得不同地方,不同学校的研究者面对材料时,大致处在一个相对平等地位,这一点大概是大家都比较期待的,除了挟材料自重者。

  • 2 飞花子 2018-06-11

    什么傅斯年陈寅恪,都比不上我桑某人,中学西学都是老子更强一些。

  • 2 书白 2015-04-15

    桑兵先生吐得一口好槽

  • 2 木头 2015-01-04

    桑爷好霸气,接连黑了葛兆光、汪晖、黄宇和、林志宏等学者……

为什么被折叠? 有一些短评被折叠了
评论被折叠,是因为发布这条评论的帐号行为异常。评论仍可以被展开阅读,对发布人的账号不造成其他影响。如果认为有问题,可以联系豆瓣读书。
  • 4 fenglong88 2016-04-30

    绪论和前三章极好,后面偶有亮点。不知道作者为什么看不上“归纳法”,然而事实是归纳法永远不能被放弃,因为演绎法的独断会有更多的问题。也许是立意高远的缘故,对于初学者的帮助不会很大,宜与《国学治学方法》(杜松柏)《学术训练与学术规范》(荣新江)《治学方法与论文写作》(徐有富)《历史学家的修养和技艺》(李剑鸣)互相参照。

  • 5 了不起的然脂 2016-12-15

    看书学成语,什么皮里阳秋啦、看朱成碧啦、俱舍宗治俱舍学啦,都是在这里学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