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学的门径与取法 短评

  • 0 写给伊莉亚的信 2020-05-12

    有些方法还是挺有所启发的,只看了一大半,关于近代史的讨论没看,空余再读。目录可详展一二

  • 0 冷月 2020-04-29

    虽失于啰嗦,但反复强调处正是重中之重!历史是一门综合的学问,治史应分清历史事实和历史意见,不宜归纳,只能贯通。首先应从目录入手,再博而后约,整体把握之下探究局部,不见古人面,须懂古人心。最重要的是基于语言学和文献学解读史料,如长编考异比较法。无论何种形式的史料,都应互相勘对,去伪存真,假材料亦有真知。看人人常见之书,说人人不常说之话,是真学问。一昧为驳倒前人沾沾自喜,或搜罗新材料自以为收获珍宝,恐怕离真相越来越远。无论历史也好,其它学科也罢,分科治学造成的学术割裂已产生严重后果,如今所谓的跨学科研究,比较研究未尝不是一种补救,但断裂已存,弥补则心有余而力不足。悬问题找材料,套西方理论回答中国问题,则是本末倒置。对于中西交流,人物研究,教育史,男性/女性眼里的女性研究,民族与边疆等问题都有启发

  • 0 茨坝畸人 2020-04-26

    太装逼了

  • 0 👀 2020-04-13

    告辞

  • 0 zachio 2020-03-29

    入门书 有些地方啰嗦 瑕不掩瑜,好书

  • 1 桃竹女孩不服输 2020-03-28

    方法论不多,学术批评占篇幅较大,观点注重“通”,推崇放眼读书、长编考异都是我极为赞同的。有些章节写得真的很有水平,喜欢对日记解读、比较法跨学科的不足、法制史研究等几个部分。另外就是,桑先生文笔真得好,下笔十分犀利,就是“看朱成碧”、“盲人摸象”、“罗生门”这几个词出现频率太太太太高了,车轱辘话略多。

  • 0 青纱骰 2020-03-26

    几乎每一个字都在劝退,我爱原典

  • 0 浮熙 2020-03-25

    中国近代史的研究入门指导。较大篇幅的内容是面对如此庞杂且整理滞后的史料如何正确使用,尤其是像日记、函电这些中国近代特色的史料,更应追究关联、探究何以如此记录,这边让我很有收获。作者的立场是强调贯通、批评专门史的过于分门别类导致自缚手脚,这也是此书最大的特点,这一观点我同意,我一直认为近代历史研究更须系统综合且以政治为主干。缺点是较为啰嗦,不如严昌洪著作的凝炼。

  • 0 YOUTOPIA 2020-03-24

    门径一条:关注史事本相与前人本意。取法多样:放眼读书;治史不宜归纳,应重于求异;各类材料均非完全的“信史”,应上下左右参照;不可悬问题以觅材料;不可强古人以就我;不可一味关注封闭性课题,而要发现历史的“常态”;境界一重:贯通古今。还有很有意思的事情:桑大师对域外中国学研究及相关理路对国内研究的影响持非常慎重的态度;讲到女性研究中研究者关注缠足问题的不少,却未使用一些重要材料,如《采菲录》。如果所记不错,老师的文章里是使用过的~在做过一些研究之后,来看这样的书是适得其时的。当然,有些做法是不太好去实践到的境界,需要慢慢摸索,心向往之。

  • 0 幻化琥珀 2020-03-21

    方法论比较宏观,细致的治学思路比较少。算是初学者了解史料的入门书。可以根据目录挑着翻阅。 不足:具体领域(女性研究,教育史研究,法律史研究,人物研究)观点比较老旧,可不看。

  • 0 惜鱼 2020-03-19

    打开前,我设想它可能不如严耕望或李剑鸣之书,但至少也是中国近现代史版的《学术训练与学术规范》。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桑兵老师的文笔一如既往的晦涩拗口,反对跨学科和碎片化我不敢苟同但整本书的框架还挺好。希望学界能真正出现一本中近的研究入门书。

  • 0 怒潛 2020-03-19

    桑兵学。

  • 0 时聋久哑 2020-03-17

    做作业,看过第四章。 方法论居多但是对本科生来说还是挺开眼界的。(可能只是我菜) 里面有很多作者对于当前(他们)学术界的看tu法cao。

  • 1 知風之自 2020-03-16

    废话连篇

  • 0 yjw-Crete 2020-03-06

    除了民国,清以外看哪些史料,其余还是看严耕望比较不错,严先生细致严谨有自己的料。

  • 0 迁怒。 2020-02-22

    桑大师从三个方面谈治学:1.要多读书,不要只顾找材料。2.不要比附西学(侧重点在欧美,没怎么提苏俄)。3.不要分科治史,要贯通古今中外。核心还在于第二点,桑大师认为当前近代史研究需要的是类似古史辨那种思路,毕竟百年的“用夷变夏”成了邯郸学步。为治学指明正途的同时,也响应国家四个自信(呕)。(桑大师说话太不客气了)(立论本身也有互相矛盾之处)

  • 0 清扬丶 2019-12-02

    不可不读,不能再读。

  • 0 孙兴者 2019-11-22

    说出很多历史研究的问题,而解决方法并不彻底。某些段落重复率极高。

  • 0 倦舫 2019-10-21

    指示门径,切中时弊。比较好奇p218所言的那位广州“重金礼聘”而最后“了无踪影”,空费“百万银钱”的“大师”。

  • 4 了了 2019-09-18

    1 要在把握整体的前提下,再研究具体的领域和专题,怎样才能把握整体就是放眼读书,多读基本书。2 治史应该采用长编考异之法来贯通研究,而不应该采用“科学”的归纳总结因为各史事之间差异极大,不存在普遍性。3 不要过多采用域外中国学的研究范式和观念架构,因为海外汉学家水平太低且夷夏大妨,中西不两立。4 学界庸才太多,急需专精培养几个史学天才来拯救。 5 放眼读书,多读基本书,但不说基本书是啥。 6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因为我觉得的都是陈寅恪、傅斯年和钱穆觉得的,所以我是对的。7 虽然我搞的是学术史和政治史,但我觉得新社会史、新文化史和后现代理论都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