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微草堂笔记》的原文摘录

  • 河间先生以学问文章负天下重望,而天性孤直,不喜以心性空谈标榜门户; (查看原文)
    天行健 1回复 2019-11-18 22:01:55
    —— 引自章节:《阅微草堂笔记》原序
  • 河间先生纪昀学识渊博却著作不丰,辜负了天下厚望,而天性孤做耿直,不喜欢空谈宋明理学借以标门户; (查看原文)
    天行健 1回复 2019-11-18 22:01:55
    —— 引自章节:《阅微草堂笔记》原序
  • 钱文敏公说:“上天降祸福,不是类似于君王的赏罚么?鬼神的鉴察,不是类似于官吏的审议么?假如有一份弹効某人的奏章说:某人生没有污点,做官也有政绩,但他家的门户向着不吉利的方向,建造住宅时冒犯凶日,这种罪名应当贬官。'主管官员是批准还是驳回呢?假如又有一份荐书说:某人一生污点很多,做官也很糟糕,但他家的门户向着吉方,建房时正值吉日,这种功徳应当升官。'主管官员又是批准呢?还是驳回呢?人世上官员必定驳回的,就说鬼神会批准吗?因此,所谓阳宅之说,我始终是不相信的。”这个比喻非常明白,就是拿去问风水先生,也没有可以置辩的馀地。然而,就我所见,确实有凶宅:京师针对给孤寺道南有一处宅院,我已经吊丧五次;粉坊琉璃街极北道西还有处宅院,我已经吊丧七次。给孤寺宅院,宗丞曹学闵曾住过,刚搬进去,两个什人就在同一天晚上一同暴亡,曹家害怕,当即迁走。粉坊琉璃街宅院,教授邵大生曾经住过,白天就常常见到怪异,部教授刚教不怕那魅,终于死在这处住宅里。这又是什么道理呢?刘文正公说:“《书经)》记载周公曾卜地建城,《礼记》记载出行占ト吉样的日子。如果没有吉凶,圣人为什么还要ト问呢?不过,圣人的占ト,恐怕已经不是当今术士们所能懂得了。”这才是公平合理的议论。 (查看原文)
    天行健 2019-12-20 11:23:11
    —— 引自章节:卷一滦阳消夏录一
  • 是我闻旭升又言:县吏李懋华,尝以事诣张家口。于居庸关外,夜失道,暂憩山畔神祠。俄灯火晃耀,遥见车骑杂遝,将至祠门。意是神灵,伏匿庑下。见数贵官并入祠坐,左侧似是城隍,中四五座则不识何神。数吏抱簿阵案上检视。窃听其语,则勘验一郡善恶也。 神日:“某妇事亲无失礼,然文至而情不至。某妇亦能得姑舅欢,然退与其夫有怨言。”一神日:“风俗日偷神道亦与人为善。阴律孝妇延一纪,此二妇減半可也。公日:“善。"”俄一神又日:“某妇至孝而至,何以处 神日:“阳律犯遅罪止杖,而不孝则当诛。是不孝之罪,重于淫也。不孝之罪重,则能孝者福亦重。轻罪不可削重福,宜含淫而论其孝。"一神日:“服劳奉养,孝之者;亏行辱亲,不孝之大者。小孝难赎大孝,宜含孝而科其淫 神日:“孝,大德也,非他恶所能掩;淫,大罚也,非他善所能赎。宜罪福各受其报。”側坐者折请日:“罪福相抵可乎?”神掉首日:“以淫而削孝之福,是使人疑孝无福也;以孝而免淫之罪,是使人疑淫无罪也。相抵恐不可。"一神隔坐言日:“以孝之故,虽至淫而不加罪,不使人愈知幸乎?以遅之故,虽至孝而不获福,不使人愈戒淫乎?相抵是。"一神沉思良久日:“此事出入颜大,请命于天曹可矣。”语讫俱起,各命驾而散。 (查看原文)
    追风筝 2020-03-13 10:09:34
    —— 引自章节:卷八如是我闻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