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赫斯,口述》的原文摘录

  • 时间之所以连续不断是因为它离开了永恒而又想回转永恒。这就是说,未来的观念是与我们渴望返回起点相一致的。上帝创造了世界;整个世界,所有的宇宙万物都想回转永恒的源头,这个永恒的源头是超越时间的,既不在时间之先,也不在时间之后,它在时间之外。 我们感觉到了时间的【通过】。当我谈到时间的通过时,我是在谈你们大家都感觉到的某些东西。如果我在谈论现在,那么我正在谈论一个抽象的单位。现在并不是我们意识的直接数据。 但是我们任何时刻都不可能像歌德希望的那样对时间说:“请停一停!你是多么美丽呀······”现在是不会停住的。 我们永远像赫拉克利特一样望着河里的倒影,在想这河不是原来的河了,因为河里的流水已经变化了,在想他已不是原来的赫拉克利特了,因为从上次看河道这次看河,他已变成另一个人了。这就是说,我们的某些东西变化了,某些东西保留下来了。我们本质上都有些神秘兮兮。假设我们每个人都失去了记忆,那会成什么样子呢?我们的记忆很大部分是由【噪声】构成的,但记忆是最根本的。 (查看原文)
    Lowlibrarian 5赞 2016-09-20 13:34:42
    —— 引自第88页
  • 辩论说服不了任何人。——爱默生 人与天使交谈,人与魔鬼交谈,至于是前者还是后者对他更有吸引力,要看他本人的气质。那些被判下地狱的人——上帝可没有判谁——是被魔鬼吸引了过去了。那么,地狱是什么样的呢?据斯维登堡说,地狱有好多方面。有对我们的一面,也有对天使的一面。地狱是些沼泽地带,那里的城市都像遭受了火灾似的破败不堪;但那些被判下地狱的人却感到很幸福。他们是按照他们的方式感到幸福的,也就是说,他们之间充满了仇恨,在这个没有君主的王国里,他们无休无止地尔虞我诈。这是一个政治卑下、充满阴谋诡计的世界。这就是地狱。 上帝让地狱中的幽灵留在地狱中,因为他们只有在地狱中才感到幸福。 (查看原文)
    天徒想 3赞 2018-01-02 18:45:44
    —— 引自章节:斯维登堡
  • 有人认为每个国家都有一部书作为它的代表。奇怪的是,有些国家选出的人物并不与之十分相像。比如,我认为英国应该推选塞缪尔·约翰逊博士为其代表;但是没有,英国选择了莎士比亚,而莎士比亚比任何其他英国作家都缺少英国味。最典型的英国味是understatement,即所谓尽在不言之中。而莎士比亚不惜大肆夸张地运用比喻,如果说莎士比亚是意大利人或犹太人,我们一点也不会感到惊讶。 (查看原文)
    一样的耳朵 1赞 2015-02-28 10:18:15
    —— 引自第8页
  • 苏格拉底说,失去了肉体,精神实体(灵魂)能活得更好,肉体只是个障碍而已。他想到了那个理论——那个理论在古代很普遍——我们都收到肉体的囚禁。 (查看原文)
    布宜诺斯海伦 2赞 2016-06-05 17:13:18
    —— 引自第21页
  • 在人类使用的各种工具中,最令人惊叹的无疑是书籍。其他工具都是人体的延伸。显微镜、望远镜是眼睛的延伸;电话是嗓音的延伸;我们又有犁和剑,它们是手臂的延伸。但书籍是另一回事:书籍是记忆和想象的延伸。 (查看原文)
    一样的耳朵 1赞 2015-02-28 09:53:50
    —— 引自第1页
  • 古人不像我们那样推崇书籍——这点我深感意外;他们把书籍看成是口头语言的替代物。人们经常引用的那句话:书写的留存,口说的飞掉,并不是说口头语言是短暂的,而是说书面语言有一定的持久性,但却是死板的。相反,口头语言是会飞的,是轻盈的;诚如柏拉图所说,口头语言是飞动的,是神圣的。说来奇怪,人类所有伟大的大师的学说都是口授的。 (查看原文)
    一样的耳朵 1赞 2015-02-28 09:57:38
    —— 引自第2页
  • 有人在谈论书的消失,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试问一本书和一张报纸或一张唱片之间有什么区别。区别就在于报纸读完就忘了,唱片也是听过就忘了,那是一种机械活动,因而是肤浅的;而书是为了读后永志不忘。 (查看原文)
    一样的耳朵 1赞 2015-02-28 10:26:36
    —— 引自第13页
  • 我们的文学在趋向取消人物,取消情节,一切都变得含糊不清。在我们这个混乱不堪的年代里,还有某些东西仍然默默地保持着经典著作的美德,那就是侦探小说;因为找不到一篇侦探小说是没头没脑,缺乏主要内容,没有结尾的。这些侦探小说有的是二三流作家写的,有的则是出类拔萃的作家写的。我要说,应当捍卫本不需要捍卫的侦探小说(它已受到了某种冷落),因为这一文学体裁正在一个杂乱无章的时代里拯救秩序。 (查看原文)
    一样的耳朵 1赞 2015-03-02 11:44:55
    —— 引自第73页
  • 我希望我的死亡是彻底的,我希望肉体和灵魂一起死亡。 (查看原文)
    Carrie 1赞 2015-09-21 14:01:55
    —— 引自第18页
  • 当但丁说“人到中年”这句话时,他提醒我们,《圣经》建议我们货到七十岁就够了。 我们,在一生七十岁的过程中,感觉到不少事物在这一生中毫无意义。 我们满脑子的希望、担心、猜测;而这些我们在终有一死的生活中是根本不需要的。 (查看原文)
    布宜诺斯海伦 1赞 2016-06-05 18:31:13
    —— 引自第23页
  • 他(约翰·多恩)提出他要写一本书,这本书超过《圣经》,将比所有的书都好。他的计划雄心勃勃,虽然没有写完,但留下了非常漂亮的诗句。 (查看原文)
    布宜诺斯海伦 1赞 2016-06-05 18:44:28
    —— 引自第28页
  • 我们一向认为另一世界是模糊不清的;但斯维登堡告诉我们情况正好相反,说在另一世界里感觉要生动得多。比如说,颜色就分外鲜艳。假如我们认为在斯维登堡的天国里,天使们无论什么姿势,脸都是朝向天主的,那么,我们也可以想象出某种四维空间来。总而言之,斯维登堡一再告诉我们,另一世界比我们这个世界生动逼真得多。 奥古斯丁在《上帝之城》中说,毫无疑问,在天堂里得到的快感要比这里强烈得多,因为不能设想人死后什么都没有得到改善。斯维登堡也是这样认为的。 (查看原文)
    Lowlibrarian 1赞 2016-09-20 13:29:02
    —— 引自第39页
  • 我认为读书是一种幸福,另一种稍少一点的幸福是写诗,或者叫做创作,创作就是把我们读过东西的遗忘和回忆融为一体。 我们只应阅读我们爱读的东西,读书应该是一种幸福。 (查看原文)
    天徒想 1赞 2018-01-02 18:27:35
    —— 引自章节:书籍
  • 苏格拉底:“真奇怪。枷锁压在身上是一种痛苦。现在我感到轻松,因为我身上的枷锁已解除。愉快和痛苦并肩而行,是一对孪生兄弟。” 多么了不起啊!在那样的时刻,在生命的最后一天里,不说死到临头,而在思考愉快与痛苦不可分割。… 它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大无畏的人,一个死到临头而不言死之将至的人。(21) 苏格拉底:我们都受到肉体的囚禁。脱离了肉体的灵魂能够专注思考。(22) (查看原文)
    Pesoa 1赞 2018-03-11 00:33:25
    —— 引自第1页
  • 在但丁的《神曲》里,人的自由意志在死亡之时终结。凡是过世的人都要受到一个法庭的审判,宣判升入天国,还是进入地狱。 斯维登堡的天国 人判决自己该下地狱,还是应升天国。 这个人选择与他合得来的人,与之交谈,同他们结伴。如果此人有魔鬼般的气质,他就愿与魔鬼为伍。如果他有天使般的气质,便会选择与天使为友。 那些被判下地狱的人却感到很幸福。他们是按照他们的方式感到幸福的,也就是说,他们之间充满了仇恨,在这个没有君主的王国里,他们无休无止地尔虞我诈。这是一个政治卑下、充满阴谋诡计的世界。这就是地狱。 一个魔鬼幽灵升入天国,这个幽灵闻到了天国的馨香,听到了天国的交谈。他感到这一切都很可怕。他感到馨香是恶臭,光明时黑暗。于是,他又回到了地狱,因为只有在地狱里他才感到幸福。(41-43) (查看原文)
    Pesoa 1赞 2018-03-11 00:33:25
    —— 引自第1页
  • 《上帝的基督教》 设计飞行器、水下行走工具 矿物学 解剖学 钻研木工、家具制作、印刷、工具制造 绘制地球仪上的地图 爱默生:再没有比斯维登堡的一生更实际的了。 博尔赫斯:我们要学习他那种科学和实践相结合的做法。(37) (查看原文)
    Pesoa 1赞 2018-03-11 00:33:25
    —— 引自第1页
  • 那么,如何解决时间的来源问题呢?柏拉图给了这样的答案:时间来源于永恒,说永恒先于时间是错误的,因为说永恒在先,等于说永恒属于时间。像亚里士多德所说的,时间是测量运动的尺度,这种说法也是错误的,因为运动发生在时间之中,运动不能解释时间。圣奥古斯丁说过一句动听的至理名言:上帝不是在时间中,而是与时间一起创造了天和地。 (查看原文)
    叶若纤尘 1赞 2019-04-20 11:00:36
    —— 引自第83页
  • 时间是永恒的活动形象。(柏拉图) (查看原文)
    wallflower 1赞 2019-05-07 11:08:01
    —— 引自章节:时间
  • 如果我们阅读一本古书,那么我们就仿佛在阅读著书之日起到我们今天为止所经历的那段时光。 (查看原文)
    三汝解 1赞 2019-12-25 09:26:17
    —— 引自章节:书籍
  • 最后,我要说,我相信不朽;不是个人的不朽,而是宇宙的不朽。我们将永垂不朽。我们的肉体死亡之后留下我们的记忆,我们的记忆之外留下我们的行动,留下我们的事迹,留下我们的态度,留下世界史中这一切最美好的部分;虽然我们对此已无法知道,也最好不去知道。 (查看原文)
    三汝解 2回复 1赞 2019-12-25 09:50:33
    —— 引自章节:不朽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