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坡血案的笔记(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KIDD

    KIDD (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金田一耕助一愣,看了看照片上的新娘。他本来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又改变了主意。“如此说来,就是新娘自己跑去找到你们,让你们去为她拍结婚纪念照的?” “是啊。先前她还说她姐姐害羞,结果说的其实就是她自己,这样一来,我自然会觉得奇怪啊。而她当时还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一脸第一次见到我的表情。” 金田一耕助再次盯着照片上的新娘看了起来。“可是,您应该没弄错吧?您就这么确定,去委托你们的女子和这位新娘就是同一...

    2015-01-26 11:32

  • Aniki

    Aniki (要回归自己)

    第一个被叫到审讯室里的是秋山风太郎。也幸好警方先叫了他。风太郎留着长发和满脸胡须,在负责审讯的战前派的真田警部补看来,风太郎的模样已经超越了可疑的界限,甚至达到了穷凶极恶的境地。但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真田警部补才发现对方性格平和温良,要是剃掉那满脸的胡须,估计是个挺不错的年轻人。等等力警部和金田一耕助也在一旁聆听讯问,负责记录的则是加纳。 真田警部补先依照惯例,问了对方的住址、姓名和职业。 “之前...

    2015-01-26 10:29

  • Aniki

    Aniki (要回归自己)

    法眼弥生今年多少岁了呢?据金田一耕助从前天到今天的调查结果,她的真实年龄应该是六十四五,但从外表看,她顶多只有五十岁。圆润的鸭蛋脸,肤色虽然稍稍有些发黑,皮肤却颇为光滑,高贵的面容感觉只是淡去了几丝年轻时美貌中的尘俗气质,丝毫感觉不到半点老丑的阴影。盘在脑后的发髻显露着一种自然沉稳之感,而散落在发间的几根银丝也让面对她的人心中能够稍稍放松。她穿着一件宽松的黑底紫色碎花的小千谷绉绸,身后则系着细针脚...

    2015-01-26 10:26

  • Aniki

    Aniki (要回归自己)

    “更令我感到纳闷的,是医院坡的第一现场中也没有发现女性的指纹。因为小雪去的时候就心怀杀机,所以或许也存在她当时戴着手套的可能性。但是,不管从现场的情形来看,还是从小雪的遗书来看,惨剧发生之前,两人应该是睡在一起的。睡觉的时候,正常情况下没人会戴手套,但那个房间里同样没有发现女性的指纹。不,不只是女性的,卧室里甚至都没有留下敏男的指纹。惨剧现场的那间大厅里确实采集到了两组指纹,正如报上报道的那样,其...

    2015-01-26 10:23

  • Aniki

    Aniki (要回归自己)

    金田一耕助再次把照片翻回正面,一边盯着两张照片里的女子看,一边喃喃念着:“由香利,如果刚才本条直吉的话是真的,那么你是在一人分饰两角吗?还是说,这世间真的存在一个与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金田一耕助把两张照片塞回信封,又把信封塞回柜子抽屉。突然,他感到不安似的偏过头。他对自己的扑克脸很有信心,但还是对刚才看到新娘模样时自己的表现感到担心。当时自己究竟有没有把内心的惊讶表露在脸上呢? 在看到新娘的脸...

    2015-01-26 10:19

  • feline

    feline

    我只想说有个地方是翻译错误,第十一页下部有这样一句“但铁马不光承认琢也是自己的孩子,似乎还给在德国留学的琢也送去了抚养费”,这句话从日文文法来看(没错,我还收藏了原版。。。),分明是铁马甚至在留学德国期间还给琢也送去了抚养费,从小说情节来看,留学德国的是父亲铁马而不是儿子琢也,从基本的伦理关系来看,只有孩子小时,父亲为孩子付的费用才是抚养费,如果儿子留学在外,至多只能算生活费,由此看来,作者的原意...

    2014-11-20 21:26

  • Tonari

    Tonari (当有想去的地方想做的事)

      (1回应)

    2014-10-13 17:23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医院坡血案

>医院坡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