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映真的第三世界 短评

  • 1 琴 酒 2014-12-21

    评价一本学术书说其文笔优美是不是很……那就讲三点,读罢陈映真再读,会感觉到即使是在“主题”“立场”上如此贴合的解读,对材料的裁剪、编织和突出带来的改变是巨大的,到这个意义上,已不再是给原文打开维度,而是让其为我所用了。二,但这种编织方法,又未尝不可学习,陈光兴讲陈映真,还是为了讲左翼传统同现在间的连接与失落,于是他在对小说的分析中,一组组的都落在师长/学生,父/子,这样的关系上,也是巧妙。三,研究终究不是像小说那样字字带血。

  • 1 虾米 2016-11-14

    与其说解读,更像是导读,结合《陈映真自选集》。试着做一个比较:对于一些很困难的问题,伊格尔顿的做法是用隐喻的办法给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而陈光兴的办法是在具体的情景中矛盾之、纠结之,并解释说这是因为历史本身的矛盾和纠结。

  • 0 哀兵 2015-03-29

    “…对于他们批判性地承继,得建立在历史变动的轨迹当中,而不是抽空的理论性评价,非议、褒贬前人的认识何以不能超越时空,在那时候就能看得更清楚,这样的论调与知识方式不过是虚无时代的反射,对于推动历史的动力不具解释力。” “这群把青春当柴火来烧的理想主义者”!

  • 0 狐狸 2018-09-11

    感情太饱满了…

  • 0 枯鱼过河 2018-09-05

    以文本勾连左翼史,由陈映真这个特殊的坐标而外扩,对此间的飞跃存有微妙的怀疑,即使面对他这样高度历史化的作品,注解是否可能。核心思路是很有意思的,触及到了很根本的命题,后半部分用情太深,反而有一点太脱出去了,或者说彻底剥离掉了表层的文学讨论。整体上以我目前的趣味,大概还是更喜欢赵刚那本,这本是解得切,但太切了。

  • 0 深渊大饭店 2018-06-18

    如何塑造历史主题的作品同时也是通过历史主题来塑造自己,是一个非常好的题目,这既是说陈映真又是说陈光兴,陈光兴对吕正惠的突破在于不刻意追求一贯性的叙事而是强调复杂性,因此每一节其实都是疑问式的。对陈映真而言,既要往前看,又要往后看,这是他特别重要的地方,其主体哲学值得研究。PS王晓明的跋很有张力

  • 第一页
  • 前一页
  • 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