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笔记(24)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么魔

    么魔 (用你的眼睛去看全部。)

    她知道这少女和她交心了,但很多年后她偶尔再遇见“这一类”华丽的公主,在不同年龄不同生命情境不同规格的“交心”,她慢慢体悟在那样亲密的时刻,这样的女孩(或女人)必然还是带着扮戏的成分。她们像某种猫科动物,自恋、残忍。有一种天赋会建立身边的聆听者“是被临幸”的戏台即兴华丽造境。但她们很快会忘了你。

    2016-09-12 14:53   1人喜欢

  • 么魔

    么魔 (用你的眼睛去看全部。)

    她们是习惯有随身碟、卡片阅读机,这个用线路插上电脑主机便能将压缩文件存进一个更大的内存硬盘的一代。但我想对她们说:女孩,那是不可能的。那个“卷起来的非常小的宇宙”,不是像一个静态的档案、照片、影像,可以被解读,它们一个旋翻揉皱便拗折进那个将自己吞噬但维度更高的“暗物质”世界了。它们像霍金说的那些滚水沸腾串联、吞并的气泡。它们仍然在发生,只是不在我们这个维度过简的世界里。

    2016-09-12 15:09

  • 么魔

    么魔 (用你的眼睛去看全部。)

    有一天你会知道,你最美的,那吓死人的壮丽如神迹之美,是你的灵魂,不过这是古典的说法,是有一天,我们眼前这一切都塌毁成废墟瓦砾,你会在自己脑海中,用自备小投影灯,从头播放一遍的,整个时间简史。

    2016-09-12 15:06

  • 么魔

    么魔 (用你的眼睛去看全部。)

    但是,女人这种生物,为什么一过了那个像银光灿烂、扑腾水花中锉钩乱捞,鳃下嫩肉、眼珠或鳞鳍被粗暴割剜得惨不忍睹的美少女时光,接着就变身成暗黑羽翼、阴鸷尖喙、躲入树林,多疑、易受惊吓,对其他女人充分妒恨,且咭咭呱呱一声接一声不详的尖啸,争食腐肉的乌鸦?

    2016-09-12 14:56

  • 么魔

    么魔 (用你的眼睛去看全部。)

    少女为何喜欢一个用蕾丝层层编织形成的光之翳雾,一种鲸鱼骨撑起的蓬蓬纱裙,喜欢一个无性的,堆满粉红色绒毛材质Hello Kitty的“少女卧房”?她们为什么明知那丛林里藏着的,鳞片留着浓汁的老犰狳或长癣秃毛的老眼镜猴,他们叽叽歪歪,想要的无非是“奸淫他们眼中的少女”,却偏偏要办成易受惊吓、蒙蒙发光的少女,偏要走进那丛林里?

    2016-09-12 14:44

  • 么魔

    么魔 (用你的眼睛去看全部。)

    但另一个她,在黑暗中那欲拒还迎,揽镜自照的描述里,却是一个捧着心头,被许多个老头身心包围着,甜言蜜语诱惑着,想要夺取她女性花蕊之蜜,一脸迷乱、洁身自爱却又春情荡漾的少女。他有一次(脸塞在那按摩床的洞里,上唇被那铺着的一张像复写纸的薄纸在此处剪开滤水孔漩涡状的尖瓣瘙痒着)突然想到:像她这样的女人,存在这时空如极光之裙裾的翻涌、连续性的幻觉里,其实功能就如同那些神话里的“修补女神”吧?她疲惫地漂浮在一...

    2016-09-10 23:49

  • 么魔

    么魔 (用你的眼睛去看全部。)

    有时年老的恋人深知这种复杂感情,你希望你身边那人永远别沉睡,一脸如小孩般纯净,希望他的机关不要被启动,睁眼张嘴又吐出那哗啦哗啦让你想扼死他的厌恶噪音。只有在死亡或默片,甚至是怀旧老照片,那样带着回忆所共同耗去时光的凝视,才得以保全那抒情性。

    2016-09-10 23:46

  • 么魔

    么魔 (用你的眼睛去看全部。)

    “我”描述出一段时间里,根本没发生过的事。它必须用历历如绘的细节,堆叠、堆叠到足以撬出和另一人偷情的,那个“不在场”,因为“我”在那河流般的谎言里活生生存在着,所以“我”不可能只如脑海里,孤独又华丽,和另一个人罪恶地裸体交缠、恋人絮语、像玻璃镜廊一般虚无的永恒誓诺。

    2016-09-10 23:42

  • 么魔

    么魔 (用你的眼睛去看全部。)

    他想对她说,对不起我曾把你和黛,在那个只属于我自己的时空切面里,当成两股纽缠却互为反证的“女儿”原型,像周星驰《西游记》里的青霞和紫霞两股佛祖座下纽绞在一起的灯芯;像村上春树的直子和阿绿;像袭人和晴雯……某种银币的两面一体;一边是这座城市沉淀、下降于那些高楼底部的疲惫的尘土,一边是电梯直达可以鸟瞰最远处大小船影的海港梦境;一边是对她无法翻转的,压在其身上的城市运转的一切金融国际形势、权力场域里结构...

    2016-09-10 23:28

  • 么魔

    么魔 (用你的眼睛去看全部。)

    转帖。转帖。转帖再转帖。 那似乎使得他,不进入那个蓝色框格的游泳池内,不在浏览、按赞、转帖中,像举臂、换气、踢腿的机械动作,他就不在“人类”那么许多希腊悲剧才足以搬演,但如今每天如跑马灯快转跑过眼球的巨大的邪恶、恐惧、灾难、美德,或传奇。或这一切在不久后被新的爆料戳破的鼻涕虫般的丑陋感。

    2016-09-06 21:53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女儿

>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