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年史的笔记(8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凛

    (金银睡卧之中飘)

    我和苏兹并没有有情人终成眷属。最终命运之旗一挥,我们的感情戛然而止。她选择了一条路,而我选择了另外一条。我们不过是对方生活的过客,但是在此之前,在火苗熄灭之前,我们在西四街的公寓里度过了很长的时光。……冬天,这儿却没有什么热气。冷的刺骨,我们在毯子下偎依在一起相互取暖。

    2016-11-27 19:23   2人喜欢

  • 一个杨皮球

    一个杨皮球

    我从来不用好或坏来评价一首歌 只有不同种类的好歌 其实 大部分人也是如此吧 只是不同种类的好人

    2017-09-05 15:43   2人喜欢

  • 林一谦

    林一谦 (生如蚁而美如神)

    2018-01-11 21:28   1人喜欢

  • 一个杨皮球

    一个杨皮球

    2017-09-05 13:53   1人喜欢

  • melodia

    melodia (我是这里的游客家在异乡。)

    我唱的民谣绝不轻松。它们并不友好或者成熟甜美。它们可不会温柔地靠岸。我猜你会说它不商业。不仅如此,我的风格违反常规,无法被电台简单的分类,而对我来说,歌曲不仅仅是轻松的娱乐。它们是我的感受器,指引我进入某种与现实不同的意识中,某个不同的共和国中,某种自由的共和国。音乐史家格雷尔.马库斯(Greil Marcus)在三十年后会称这为“看不见的共和国”。不管怎么说,这并不说明我反流行文化或其他什么,而且我也没有野..

    2017-01-09 11:58   1人喜欢

  • 凛

    (金银睡卧之中飘)

    我曾遭遇一场摩托车祸并因此而受伤,但是我康复了。真相是我想退出激烈的竞争。生儿育女改变了我的生活,把我从身边的一切人和事中分离了出来。在我的家庭之外,没有什么能让我保持真正的兴趣,我开始用不同以往的眼光来看待每件事物。 …… 据说我替整整一代人发出了声音,但是我和这代人基本没什么相似之处,更谈不上了解他们。我离开家乡不过十年,没有大声表达过任何人的观点。我的命运就是随..

    2016-11-27 18:38

  • 凛

    (金银睡卧之中飘)

    现在我注视着这间屋子,目光穿过后窗,看见曙光正射进来。消防出口的扶手上积满了厚厚的冰。我向下看着巷道,然后又向上看着一座一座的屋顶。雪又下起来了,覆盖了铺着水泥的大地。如果我在营造一种新的生活,那它真的不是我现在看到的样子。我不想过旧的生活。如果可能,我想要理解生活里的事情,然后摆脱它们。

    2016-11-26 20:17   1人喜欢

  • 凛

    (金银睡卧之中飘)

    我说不出是什么时候开始写歌的。要定义我感受世界的方式,除了我唱的民谣歌词,我再也找不到可以与之相提并论或者能赶得上它一半的事物了。我猜这种事是渐次发生的。你不可能某一天早上醒来突然决定要写歌了,特别是当你是个歌手,你已经有了足够多的歌,而且每天还在不断地学习更多。机会也许会来到,让你去改变一些事物——把一些已经存在的事物变成还未出现的事物。那可能是一个开始。有时你只是想以你自己的方式做..

    2016-11-26 16:57   1人喜欢

  • 凛

    (金银睡卧之中飘)

    我到的时候正值严冬。天气冷的厉害,城市的所有主干道都被雪覆盖着。但我是从严霜的北国出发的,在那个地球的小角落,灰暗的霜冻的树林和冰冻的道路都吓不到我。我能够超越极限。我不是在寻找金钱或是爱情。我的觉悟很高,一意孤行,不切实际,还抱有空想。我的意志坚强的就像一个夹子,不需要任何保证。在这个冰冷黑暗的大都市里我不认识一个人,但这些都会改变——而且会很快。

    2016-11-26 09:06   1人喜欢

  • 中国树读第一人

    中国树读第一人

    你可以无限发挥,每次你都能创造出一种不同的旋律,可能性无穷无尽,一首歌以不同的方式完成,你可以把音乐惯例置之不理。你所需要的就是一个鼓手和一个贝斯手,只要你坚持这一系统,所有的缺点都会变得无所谓,运用某种想象力,你就能够在音程和强节奏之间奏出音符,创造出对位的乐谱,然后唱出来。这一点都不神秘,这也不是什么技术上的把戏,这是真实的,对我来说,这种形式大有好处,犹如一种精密的设计,能够安排好我演奏...

    2019-02-16 16:30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编年史

>编年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