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斯特的空间的笔记(13)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溪夜

    溪夜

    ‘有那么一刻,我周围那光秃秃的岩石,从岩石裂缝瞥见的大海,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碎片在我眼前漂流。’另外的世界,人们要钻进这个世界的中心,人们所做的似乎不是普通空间中从某点到另一点的穿越;或通过向自身的蜷缩,将形成外部世界的地点转换为纯粹理想的地点,而这些地点的现实仅仅存在于我们精神之中。因此,在上述情况中,现实恰恰就是这样,甚至以两种清晰的方式来呈现,因为叙事中显示,有关地点就是某种景色而非他物,即...

    2016-04-10 13:25   2人喜欢

  • 然诺

    然诺 (春以为期,行云东来,无负然诺)

    然而并列假设了所结合现实的同时性,而重叠则要求其中一个消失而让另一个出现。 普鲁斯特写道:“我们的自我是由我们相继状态的重叠构成的。”(《女逃亡者》) 因此,普鲁斯特小说的中心人物在某个地方说,“阿尔贝蒂娜对他来说是个相继形象的重叠”;这种经历在他与盖尔芒特公爵夫人的关系中已经出现过,他说,在她身上看到“那么多不同的女人互相重叠,每个女人都会在下一个女人变得相对稳定时悄然消失”。(《女囚》《盖尔芒...

    2016-01-09 09:44

  • 然诺

    然诺 (春以为期,行云东来,无负然诺)

    在统一性的深度需要的推动下,不惜代价试图停止那种孤独,即任何独特个性在其世界中自行封闭的孤独,马塞尔. 普鲁斯特发明了一种方法,其目的无非就是到处建立这种靠近。然而这不,就在这个行为中,生灵借此相互靠近,互相重叠,成倍增生,使不同的外表得以出现,那个人灵被不停地从一个外表送向另一个外表。 增生的阿尔贝蒂娜,多重的阿尔贝蒂娜,这已经就是消失的阿尔贝蒂娜。

    2016-01-09 09:21   1人喜欢

  • igni

    ign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无论是出于回忆的天赋,还是通过想象的行为,或干脆由于我们钟情于某些景点的信仰,这些景点开始与所有其他地点互不相同,在我们精神的空间中处于分开的位置。这是从我们记忆深处找回的地点,由我们的梦想在我们心里创造的地点,或者参与其他人梦境所创造的地点,而参与是艺术的效果之一。

    2016-11-11 13:27

  • 然诺

    然诺 (春以为期,行云东来,无负然诺)

    此外,在回忆和旅行之间有一种无可争辩的类似,二者都是一打破身体惰性和精神懒惰的事件。 在旅行的经历中甚至还有比回忆中更为奇妙的东西。因为回忆只是将相似的东西连接起来。而旅行则相反就,它让并不相似的地点毗邻起来。它会连接那些属于不同存在层面的景点。 没有什么比旅行经历所确定的空间变形更令人局促不安。

    2016-01-09 05:00

  • 然诺

    然诺 (春以为期,行云东来,无负然诺)

    我们知道,时刻是一些封闭的花瓶,被遗忘在生存的道路上,而只有其中若干时刻到后来被人们偶然地找回,这绝不是说人们可以重新拥有其他时刻,尤其是不能重新拥有绵延的整体,即沿着这个整体,那些短暂而封闭于自身的实体被轮流摆放到位。

    2016-01-09 04:53

  • 然诺

    然诺 (春以为期,行云东来,无负然诺)

    在找回的时间旁,就有找回的空间。 他写道:“我是事物的中心,每个事物都向我提供美妙的感受和忧郁的感觉,我全部享用。”(罗伯尔.德莱福斯:《马塞尔.普鲁斯特在孔多赛中学》,《法兰西杂志》,1925年12月) 回忆或者感觉,某种力量在普鲁斯特的空间中膨胀。它伴随着一种永不停息的话语嘈杂声。连续的运动,永不停息的嘈杂!

    2016-01-09 04:39

  • 然诺

    然诺 (春以为期,行云东来,无负然诺)

    总之,在普鲁斯特身上,在普鲁斯特笔下,一切活着的东西,封闭于自身而活着的东西,它同时又被排斥在一切不是它自身的东西之外。 “互相远离的时刻,互相不能认识的时刻”(《在斯万家那边》) 不管我转向何方,我都不能成功地克服让我成为囚犯的缺陷,有时是所在地的囚犯,有时是所在时刻的囚犯,同时,这种缺陷还禁止我立刻与广度的整体和绵延的整体相结合。 每个地点,就像每个时刻,它都是“孤独的,封闭的,静止的,停止的...

    2016-01-09 04:20

  • 然诺

    然诺 (春以为期,行云东来,无负然诺)

    对事物的表现在这里很少具有总体或全景的特征。表现几乎总是碎片式的,有时大一些,有时小一些,但常常是被缩减——或者由于阻塞,或者常常是视觉场中的某种“断裂”——为非常有限的真实的截面,截面之外毫无必要再指望看到什么。 因此对普鲁斯特的整个作品可以这么说,正像他自己在《欢乐与时日》中对自己生活的某个时期所说的那样,这是“一个连串,由空白切断的连串”。 面对生灵的分割,还增加了事物的碎片化,作品甚至思想...

    2016-01-09 03:30

  • 然诺

    然诺 (春以为期,行云东来,无负然诺)

    无论是出于回忆的天赋,还是通过想象的行为,或干脆由于我们钟情于某些景点的信仰,这些景点开始与所有其他地点互不相同,在我们精神的空间中处于分开的位置。这是我们从记忆深处找回的地点,由我们的梦想在我们心里创造的地点,或者参与其他人梦境所创造的地点,而参与是艺术的效果之一。或者更有甚者,但较为稀少,我们直接感知的地点具有一种特殊的美丽,并且通过一位生灵的在场给予提升,他给地点赋予自身个性中的某样东西。 ...

    2016-01-09 02:14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普鲁斯特的空间

>普鲁斯特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