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耍猴人的笔记(3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时光

    时光

    我想,中国是一个地域广阔的国家,地区贫富差异至今还很大,我们每个人不能以自己生活的地区的生活方式去理解另一个地区人的生活方式。他们的很多生活方式是我们所看不到的。在一个贫穷的地方,一个人能找到一种不违反法律和伦理的方式生存下来,能自食其力,就很不容易了。这就像生活在当下的我们,不能去评价、指责古代人的生活方式和文明程度一样。

    2015-12-16 16:27   8人喜欢

  • 章赳赳

    章赳赳

    孙志刚的墓碑上可有这样一段话:“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生之重,法治之重,无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2016-06-06 17:34   5人喜欢

  • AlwayS。

    AlwayS。 (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摘录: 扒上火车去成都: 杨林贵告诉我:”跟我扒火车的班子,是不允许拿车上任何东西的。有时候在车上看到电视机、冰箱以及整箱的香烟,我们都绝对不拿。而且我还给自己定了一个原则:不准乞讨。我靠耍猴赚钱,不给任何人下跪,这是我的江湖规矩。“ 从耍猴人到猴老板: 耍猴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生存方式,不失为一种养家糊口的办法,但在瞬息万变的社会环境里,过去单一的耍猴方式只会让耍猴人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这些耍...

    2016-03-12 16:40   2人喜欢

  • 闻夕felicity

    闻夕felicity (此时正是修行时)

    在中原地区的乡村里,人们都有在村头、房前供奉“小庙”的习惯。这些“庙”很小,有的像一个佛龛般大小,里面就供奉一个神,大多是土地、财神、老君等,保佑自己的家人平安。 且不管是否有真正的依据,修建这座猴王庙是为了保佑耍猴人在外平安,让耍猴人心里有一个信仰的归宿。因为猴在这里跟着他们生活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已经成为他们村里的象征和家庭成员

    2019-04-30 17:39   1人喜欢

  • 三周華不注

    三周華不注 (拖延癌晚期患者)

    我说:“你把猴子放在地上,你自己假装跑,看它会是什么样。”张志忠把小猴放在地上,起身就跑,小猴子便在后面追。猴子在平地上根本跑不快,难怪耍猴人都把猴子叫“一里猴”,意思是猴子只要离开森林,在平地上跑不出一里地就会被抓住。小猴子眼看追不上张志忠,索性趴在地上,撅起屁股,脸朝下呜呜叫起来,声音很像小孩的哭声。张志忠心疼地走回来,把小猴抱在怀里。小猴子爬回张志忠身上后,一个劲往他怀里钻,还哼哼唧唧地...

    2018-11-04 10:47   1人喜欢

  • 不自觉的野山菇

    不自觉的野山菇 (水母进化山菇君。)

    一次不公正裁判的罪恶甚于十次犯罪,因为犯罪污染的只是水流,而枉法裁判污染的却是水源。——培根

    2015-12-03 10:59   1人喜欢

  • InsomniaUdon

    InsomniaUdon (一成不变的风景 循规蹈矩的人们)

    他选这些照片,主要不是因为马宏杰花的“时间”和“心血”比别人多,而是往往大家都认为,拍弱者,拍穷人,拍底层的人,都要把他们拍成高尚的,或者让人同情心酸的人,“预设主题进行创作,这是一种可怕的习惯”,但是马宏杰超越了这种“政治正确”。 我跟六哥说,做节目常犯的毛病是刚爬上一个山头,就插上红旗,宣告到达,“马宏杰是翻过一座,前面又是一山,再翻过,前面还是,等到了山脚下,只见远处青山连绵不绝。 三教即...

    2019-05-13 14:50

  • 麻茶大酱

    麻茶大酱 (心存偏见的总是弱者)

    当今社会,很多中国传统文化逐渐消失,因为文化有了新的展现方式。传统的文化已经适应不了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这些祖宗传下来的手艺会很快消失。有些之所以还没有消失,就是因为这个地方还不富裕,还要靠自己熟悉的手艺吃饭生活。新野的耍猴人正式在这样的情况下,才得以延续祖宗传下来的手艺,行走江湖表演猴戏,赚钱养家。

    2019-01-06 21:45

  • 麻茶大酱

    麻茶大酱 (心存偏见的总是弱者)

    戈保提家种6亩田地,每年收获花生1000斤左右,除留下50斤种子以外,其余全部卖掉能收入3000元;收获小麦2000斤左右,全留作自己的口粮。他家还有两亩大葱,每年收入600多元。外出耍猴,一季度可赚3000多元,年下来能赚6000-8000元,相对来说,耍猴比种地收入多一些

    2019-01-06 21:42

  • 三周華不注

    三周華不注 (拖延癌晚期患者)

    最远的一次是去新疆,扒火车用了七天七夜。有时候没有厢式火车,他们就扒油罐车。油罐车只有两节车厢的接头处可以坐人,为了防止睡着后掉下去被火车轧死,他们就用绳子把自己绑在火车栏杆上。 这时天已经黑下来,大概是因为我在上车时用闪光灯拍照,引起了车下一名车检人员的注意,他开始喊:“车上的人是干什么的?”连问了好几声后,杨林贵应了一声:“耍猴的。”车检员喊道:“坐好啦!不要乱动车上的东西!” 杨林贵告诉我...

    2018-11-04 10:45

<前页 1 2 3 4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最后的耍猴人

>最后的耍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