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适当时刻的笔记(10)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nomad

    nomad (disappearance appears)

    当一个人经历了无法忘怀之事,他便为了缅怀它将自我和其一并封闭,或者他开始四处游荡为了找回它;这样,他成为了这件事的幽灵。但是这画面本身并不在乎回忆,它是固定却不稳定的。……它和时间有着最为奇怪的关系,而这一点也是激动人心的:它不属于过去,一个图像和这个图像的承诺。它在某种意义上自我注视并在一瞬间将自己抓住,在这之后发生了这可怕的接触,这精神错乱的灾难,这些很容易被当作在时间中的坠落,然而这坠落被穿...

    2016-06-05 15:40   3人喜欢

  • CeciliaMo!

    CeciliaMo! (你怎麼還不來?)

    2018-08-05 22:06   1人喜欢

  • 王看山

    王看山 (O brave new world)

    在《文学空间》中,布朗肖谈及“死亡”。它是“确知的”同时又是“不可靠的”,没人可以逃避死亡,但是作为一个生存着的人去思考死亡常常充满了疑虑,因为死亡是对生存的否定。他区分了两种死亡,一种是“忠于己而死亡”,即将死亡当作自我特点的最大表现,使得自我脱离海德格尔所谓的“常人的沉沦”,另一种是“忠于死亡的死”,即将自我从死亡中抽离,使后者成为非个人的、不确定的、非实在的。这种观点指出了“内在性”的真...

    2018-05-25 13:24   1人喜欢

  • LLLLo

    LLLLo

    擦肩而过却并未邂逅的人们数不胜数,谁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可耻的,谁又愿意让所有人看见自己呢?但是,我或许就是这所有的人,这巨大数量的不可耗尽的群体,谁又能说得算呢?这个房间于我而言就是世界,对于我微小的力量和意义来说,它具有世界的广阔性:谁会要求一个目光去穿透宇宙呢?当近处都尚不可见,看不到远处又有什么奇怪的呢?是的,不可解释的事物并非处于我的无知之中,而是这种无知所让出的。没能将无尽截断,亦未...

    2019-01-28 14:40

  • CeciliaMo!

    CeciliaMo! (你怎麼還不來?)

    2018-08-05 22:06

  • 无有言说Lola

    无有言说Lola

    难得读懂的一句话:“礼貌允许最大程度的冷漠”。

    2018-01-17 20:47

  • 王看山

    王看山 (O brave new world)

    在空间中的注视 我不断注视她,对自己说:原来这便是我惊讶的原因。p4 【“注视”的抽象化、注视的“我”的消解】“这”是在指代什么?是“注视”?是“她”?还是“我注视她”?我觉得可能是“注视”,一种给予观看、沉思巨大可能且超越主体性(非人?非我?impersonal )的行为,在“我”沉浸其中的时候, 某些本质的只能在我的要求下才能参与的东西被遗忘了p6 如果说它任由我思量,我却只能消失。p6 在对朱迪特的“注视”中...

    2017-12-16 17:52

  • 日出勉力爬開中

    日出勉力爬開中 (直至終末飛升,我等仍耳鳴不止)

    事物是可怕的,當他們從其自身湧現出來的時候,處於一種相似性中,在那裡,它們既沒有時間腐壞也沒有本源去追溯,在那裡,儘管永遠和它們相似,卻並不是後者確認的對象,但是,超越於那陰暗重複的潮起潮落外,這相似的絕對的力量不屬於任何人且既沒有名字也沒有形象。這就是為什麼去愛是可怕的,而我們只能夠去愛是最可怕的。

    2017-09-28 22:05

  • 空空野

    空空野 (平和與自己和平)

    至少我有这样一种感觉,类似于我在白日的镇定、耐心集其自身特有的虚弱中辨认出的,基于尊重我内部那尚且微弱的生命的担忧。那些我所不能看见的,那些我在最后才能看见的……但是对于这一切我只能够快速通过。我常常有一种无尽删减的欲望,一种无失大雅的欲望,因为要满足它实在太容易了;尽管它如此剧烈,我内部无边的力量要成全它实在太容易了。啊!欲望是徒劳的。

    2017-04-04 11:36

  • !

    ! (你们怀着爱意蔑视这一切。)

    是的,一个奇怪的活动向我推进,一种未曾遗忘的可能性,它嘲弄流年,其四射的光芒穿透最黑暗的夜晚,一种忽视一切的力量,面对它无论是惊讶还是悲苦都无能为力。p 5

    2015-09-12 22:27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在适当时刻

>在适当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