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新修版)》的原文摘录

  • 第一部《少年游》 青衫磊落险峰行,玉壁月华明。马疾香幽,崖高人远,微步毂纹生。    谁家子弟谁家院,无计悔多情。虎啸龙吟,换巢鸾凤,剑气碧烟横。 第二部《苏幕遮》 向来痴,从此醉,水榭听香,指点群豪戏。剧饮千杯男儿事,杏子林中,商略平生义。 昔时因,今日意,胡汉恩仇,须倾英雄泪。虽万千人吾往矣,悄立雁门,绝壁无余字。 第三部《破阵子》 千里茫茫若梦,双眸粲粲如星。塞上牛羊空许约,烛畔鬓云有旧盟。莽苍踏雪行。   赤手屠熊搏虎,金戈荡寇鏖兵。草木残生颅铸铁,虫豸凝寒掌作冰。挥洒缚豪英。    第四部《洞仙歌》 输赢成败,又争由人算!且自逍遥没谁管。奈天昏地暗,斗转星移。风骤紧,缥缈峰头云乱。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梦里真真语真幻。同一笑,到头万事俱空。糊涂醉,情长计短。解不了,名缰系嗔贪。却试问,几时把痴心断? 第五部《水龙吟》 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王霸雄图,血海深恨,尽归尘土。念枉求美眷,良缘安在?枯井底,污泥处。 酒罢问君三语,为谁开,茶花满路?王孙落魄,怎生消得,杨枝玉露?敝屣荣华,浮云生死,此身何惧!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 (查看原文)
    魔鬼猪 4回复 71赞 2012-07-25 16:11:54
    —— 引自第1页
  • 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有一个阿朱。 (查看原文)
    钱斯 17赞 2012-06-04 14:36:52
    —— 引自章节:第二十几章
  • 阿朱接口道:「有一个人敬重你、钦佩你、感激你、愿意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陪在你身边,和你一同抵受患难屈辱、艰险困苦。」 (查看原文)
    钱斯 1回复 10赞 2012-05-30 17:05:33
    —— 引自章节:第二十一章
  • 我既误杀阿朱,此生终不再娶。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阿朱。 (查看原文)
    Dissipator。 3赞 2013-12-27 20:21:11
    —— 引自第1758页
  • 阿朱听到他说“咱们”二字,不由得心花怒放,那便是答应携她同行了,嫣然一笑,心想:“便是到天崖海角,我也和你同行。” (查看原文)
    钱斯 5赞 2012-05-30 14:30:10
    —— 引自章节:第二十章
  • ……(萧峰)大声道:「阿朱,你以後跟着我骑马打猎、牧牛放羊,是永不後悔的了?」   阿朱正色道:「便跟着你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也永不後悔。跟着你吃尽千般苦楚,万种熬煎,也是欢欢喜喜。」   萧峰大声道:「萧某得有今日,别说要我重当丐帮帮主,就是叫我做大宁皇帝,我也不干。」 (查看原文)
    钱斯 5赞 2012-05-30 16:59:51
    —— 引自章节:第二十一章
  • 萧峰和阿朱寻到一家农家,买些米来煮了饭,又买了两只鸡熬了汤,饱餐一顿,只是有 饭无酒,不免有些扫兴。他见阿朱似乎满怀心事,一直不开口说话,问道:“我寻到了大仇 人,你该当为我高兴才是。” 阿朱微微一笑,说道:“是啊,我原该高兴。”萧峰见她笑得十分勉强,说道:“今晚 杀了此人之后,咱们即行北上,到雁门关外驰马打猎、牧牛放羊,再也不踏进关内一步了。 唉,阿朱,我在见到段正淳之前,本曾立誓要杀得他一家鸡犬不留。但见此人倒有义气,心 想一人作事一人当,那也不用找他家人了。”阿朱道:“你这一念之仁,多积阴德,必有后 福。”萧峰纵声长笑,说道:“我这只手下不知已杀了多少人,还有什么阴德后福?” 他风阿朱秀眉双蹙,又问:“阿朱,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不喜欢我再杀人么?”阿朱 道:“不是不高兴,不知怎样,我肚痛得紧。”萧峰伸手搭了搭她脉搏,果觉跳动不稳,脉 象浮躁,柔声道:“路上辛苦,只怕受了风寒。我叫这老妈妈煎一碗姜汤给你喝。” 姜汤还没煎好,阿朱身子不住发抖,颤声道:“我冷,好冷。”萧峰甚是怜惜,除下身 上外袍,披在她身上。阿朱道:“大哥,你今晚得报大仇,了却这个大心愿,我本该陪你去 的,只盼待会身子好些。”萧峰道:“不!不!你在这儿歇歇,睡了一觉醒来,我已取了段 正淳的首级来啦。” 阿朱叹了口气,道:“我好为难,大哥,我真是没有法子。我不能陪你了。我很想陪着 你,和你在一起,真不想跟你分开……你……你一个人这么寂寞孤单,我对你不起。” 萧峰听她说来柔情深至,心下感动,握住她手,说道:“咱们只分开这一会儿,又有什 么要紧?阿朱,你待我真好,你的恩情我不知怎样报答才是。” 阿朱道:“不是分开一会儿,我觉得会很久很久。大哥,我离开了你,你会孤零零的, 我也是孤零零的。最好你立刻带我到雁门关外,咱们便这么牧牛放羊去。段正淳的怨仇,再 过一年来报不成... (查看原文)
    乔大路 1回复 4赞 2012-09-10 21:13:51
    —— 引自章节:塞上牛羊空许约
  • 倘若王语嫣和她易地而处,得知自己意中人移情别恋,自是凄然欲绝;木婉清多半是立即一箭向段誉射去;阿紫则是设法去将王语嫣害死。钟灵却道:“别起身,小心伤口破裂,又会流血。” (查看原文)
    Mon. 3赞 2013-11-16 01:13:31
    —— 引自第1300页
  • 秦红棉和钟夫人要穴被点,被段正淳一手一个搂住,不红而同的向他恨恨瞪了一眼,均想:“又上了他当。我怎地如此胡涂?这一生中上了他这般大当,今日事到临头,仍然不知提防。” (查看原文)
    卢十四 2回复 2015-03-29 00:39:06
    —— 引自章节:第七章 无计悔多情
  •   童姥生性最是要强好胜,数十年来言出法随,座下侍女仆妇固然无人敢顶她一句嘴,而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这些桀傲不驯的奇人异士,也是个个将她奉作天神一般,今日却给这小和尚驳得哑口无言。她大怒之下,举起右掌,便向虚竹顶门拍了下去。手掌将要碰到他脑门的“百会穴”上,突然想起:“我将这小和尚一掌击毙,他无知无觉,仍然道是他这片歪理对而我错了,哼哼,世上哪有这等便宜事?”当即收回手掌,自行调息运功。 (查看原文)
    treeblue 1回复 3赞 2017-02-20 05:10:25
    —— 引自第1302页
  • “天龙八部”这名词出于佛经。许多大乘佛经叙述佛向诸菩萨、比丘等说法时,崐常有天龙八部参与听法。如“法华经:提婆达多品”:“天龙八部、人与非人,皆崐遥见彼龙女成佛”。 “非人”,包括八种神道怪物,因为以“天”及“龙”为首,崐所以称为《天龙八部》。八部罗,七归那罗,八摩听罗迦。 “天”是指天神。在佛教中,天神的地位并非至高无上,只不过比人能享受到崐到更大、更长久的福报而已。佛教认为一切事物无常,天神的寿命终了之后,也是崐要死的。天神临死之前有五种征状:衣裳垢腻、头上花萎、身体臭秽、腋下汗出、崐不乐本座(第五个征状或说是“玉子离散”),这就是所谓“天人五衰”,是天神最崐大的悲哀。帝释是众天神的领袖。 “龙”是指神。佛经中的龙,和我国的传说中的龙大致差不多,不过没有脚,崐有的大蟒蛇也称。事实上,人对龙和龙王的观念,主要是从佛经中来的。佛经崐中有五龙五、七龙王、八龙王等等名称,古印度人龙很是尊敬,认为水中主物以龙崐的力气最大,因此对德行崇高的人尊称为“龙象”,如西来龙”,那是指从西方来崐的高僧。古印度人以为下雨是龙从天海中取水而洒下人间。中国人也接受这种说法,崐历本上注明几龙取水,表示今年雨量的多寡。龙王之中,有一位叫做沙竭罗龙王,崐他和幼女八岁时到释迦反牟尼所说法的灵鹫山前,转为男身,现佛之相。她成佛之崐时,为天龙八部所见。 “夜叉”是佛经中的一种鬼神,有“夜叉八大将”、“十六大夜叉将”等名词。崐“夜叉”是本义是能吃鬼的神,又有敏捷、勇健、轻灵、秘密等意思。“维摩经”崐注:“什曰:‘夜叉有三种:一、在地,二、在空虚,三、天夜叉也。’”现在我崐们说到“夜叉”都是指恶鬼。但在佛经中,有很多夜叉是好的,夜叉八大将的任务崐是“维护众生界”。 “乾达婆”是一种不吃酒内、只寻香气作为滋养的神,是服侍帝释的乐神之一,崐身上发出浓冽的香气,“乾达婆”在梵语中又是“变幻莫测”的意思,魔术师也叫崐“... (查看原文)
    竹淡刻骨 3赞 2018-05-05 01:34:29
    —— 引自章节:释名
  • 心理历程写得相当好 (查看原文)
    浩南 1回复 1赞 2012-02-27 23:14:53
    —— 引自第25页
  • 那女郎道:“这当口亏你还笑得出!你笑什么?”段誉向她装个鬼脸,裂嘴又笑了笑。那女郎扬手拍拍拍的连抽了七八下。段誉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洋洋不理,奋力微笑。 (查看原文)
    卢十四 1回复 2赞 2015-03-28 22:06:43
    —— 引自章节:第三章 马疾香幽
  • …慕容复没料得这下偷袭,竟如此容易得手,心中一喜,当即飞身向上,右足踩住了他胸口,喝道:“你要死是要活?”段誉一侧头,见萧峰还在和庄聚贤恶斗,心想自己倘若出言挺撞,立时便给他杀了,他空出手来又去相助庄聚贤,大哥又即不妙,还是跟他拖延时刻的为是,便道:“死有什么好?当然是活在世上做人,比较有些儿味道。” 慕容复听这小子这当儿居然还敢说俏皮话,脸色一沉,喝道:“你若要活,便……”他想叫萧峰向自己嗑一百个响头,当即折辱于他,但转念便想到这人步法巧妙,这次如放了他,要再制住他可未必容易,随即转口道:“……便叫我一百声“亲爷爷”!”段誉笑道:“你又大不了我几岁,怎么能做了我爷爷?好不害臊!”慕容复呼的一掌拍出,击在段誉脑袋右侧,登时泥尘纷飞,地下现出一坑,这一掌只要偏得数寸,段誉当场便脑浆迸裂。慕容复喝道:“你叫是不叫?” 段誉侧过了头,避开地下溅起来的尘土,一瞥眼,看到远处王语嫣站在包不同和风波恶身边,双眼目步转睛的注视着自己,然而脸上却无半分关切焦虑之情,显然她心中所想的,只不过是:“表哥会不会杀了段公子。”倘若表哥杀了段公子,王姑娘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伤心难过。他一看到王语嫣的脸色,不由得万念俱灰,只觉还是即刻死于慕容复之手,免得受那相思的无穷折磨,便凄然道:“你干么不叫我一百声‘亲爷爷?’” (查看原文)
    卢十四 1回复 2赞 2015-03-28 22:06:43
    —— 引自章节:第三章 马疾香幽
  • 木婉清见了师父和段正淳的神情,心底更是凉了,道:“师父,他……他骗我,说你是我妈妈,说他是我……是我爹爹。”秦红棉道:“你妈早已死了,你爹爹也死了。” (查看原文)
    卢十四 1赞 2015-03-29 00:02:21
    —— 引自章节:第七章 无计悔多情
  • 钟万仇大怒,转动头说道:“云兄,此间事了之后,在下还要领教领教阁下的高招。”云中鹤道:“妙极,妙极!我早就想杀其夫而占其妻,谋其财而居其谷。” (查看原文)
    卢十四 3回复 1赞 2015-03-29 01:46:05
    —— 引自章节:第九章 换巢鸾凤
  • 萧峰冷笑道:“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手臂一挥,将他掷了出去。 (查看原文)
    卢十四 5回复 2015-05-31 00:48:34
    —— 引自章节:第四十二章 老魔小丑 岂堪一击 胜之不武
  • “没有,没有。我生什么气?王姑娘,这一生一世,我是永远永远不会对你生气的。” (查看原文)
    钱斯 1赞 2012-05-29 22:32:19
    —— 引自第677页
  • 玄慈缓缓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明白别人容易,明白自己甚难。克敌不易,克服自己心中贪嗔痴三毒大敌,更是艰难无比。 (查看原文)
    Hyperion001 2012-07-26 17:24:23
    —— 引自章节:第四十二章 老魔小丑 岂堪一击 胜之不武
  • 谭婆更不打话,出手便是一掌,拍的一声,打了丈夫一个耳光。 谭公的武功明明远比谭婆为高,但妻子这一掌打来,既不招架,亦不闪避,一动也不动的挨了她一掌,跟着从怀中又取出一只小盒,伸指沾些油膏,涂在脸上,登时消肿退青。一个打得快,一个治得快,这么一来,两人心头怒火一齐消了。旁人瞧着,无不好笑。 只听得赵钱孙长叹一声,声音悲切哀怨之至,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唉,早知这般,悔不当初。受她打几掌,又有何难?”语声之中,充满了悔恨之意。 谭婆幽幽的道:“从前你给我打了一掌,总是非打还不可,从来不肯相让半分。” 赵钱孙呆若木鸡,站在当地,怔怔的出了神,追忆昔日情事,这小师妹脾气暴躁,爱使小性儿,动不动便出手打人,自己无缘无故的挨打,心有不甘,每每因此而起争吵,一场美满姻缘,终于无法得谐。这时亲眼见到谭公逆来顺受、挨打不还手的情景,方始恍然大悟,心下痛悔,悲不自胜,数十年来自怨自艾,总道小师妹移情别恋,必有重大原因,殊不知对方只不过有一门“挨打不还手”的好处。“唉,这时我便求她在我脸上再打几掌,她也是不肯的了。” 徐长老道:“赵钱孙先生,请你当众说一句,这信中所写之事,是否不假。” 赵钱孙喃喃自语:“我这蠢材傻瓜,为什么当时想不到?学武功是去打敌人、打恶人、打卑鄙小人,怎么去用在心上人、意中人身上?打是情、骂是爱,挨几个耳光,又有什么大不了?” (查看原文)
    这个人很懒 1赞 2014-02-19 17:11:44
    —— 引自第999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7 1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