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视印度》的原文摘录

  • 每当接触到他们的眼神、伸出来的手, 听到他们哭诉的声音,就让人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加害者似的,提狈至极,而且觉得自己多少跟加害者有关的想法总是挥之不去。 (查看原文)
    lollapalooza 2赞 2018-02-03 12:05:57
    —— 引自第19页
  • 奔驰在加尔各答繁华的侨林基(Chowronghee)大道上的电车和巴士不仅班班人满为患,而且车身大都凹凸不平。不过只要还能跑,就运输工具的功能来说已经够了。有这种想法的当然不只印度;埃及的巴士和计程车等也是如此。其实不用一一指出哪些国家有这种情形,三十年前的日本也是相差无几。发现自己对那段只顾得填饱肚子活下去的年代感觉已经淡薄了,不禁让我觉得惊惶。 (查看原文)
    青屿侬 2018-08-26 13:16:11
    —— 引自第16页
  • 在印度最长听到的一句话是“No problem”(没问题)(没关系)(不用担心)。 在滂沱大雨中抛锚的时候,计程车司机也是满嘴“No problem”。再怎么试就是没法儿发动。他一脸困扰地想办法,但还是嘴里碎碎念着“No problem” (查看原文)
    拽拽的never 2012-03-17 10:52:02
    —— 引自第70页
  • 也有些情况连说“No problem”都行不通。 宗教上的戒律、种姓制度等问题是最没办法用“No problem”来解决的事。 我们的车在城镇里跑来跑去时,我突然瞄到一件用各种材料拼凑盖成的小屋。职业病又犯的我要求:“停!我想瞧瞧那小屋。”但司机却好像听不到我的话似的,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 等过了一段距离之后,车子才停下来。“我不想让村里的人看到我走近破屋。你自己一个人去吧,我可不去。他们那些人是不可触碰的,你应该知道吧。”直到刚刚还很开朗亲切的年轻司机突然无法掩饰脸上的不悦。 其实,稍早之前才聊到种姓制度,他还对这种“不好的风俗习惯”与“差别待遇真是不应该”大发议论----表里之间的差异未免也太大了,实在让人吃惊。在都市里这点还不会太明显;但是在农村,似乎至今仍停留有强烈的歧视心态。 (查看原文)
    拽拽的never 2012-03-17 10:52:02
    —— 引自第70页
  • 我在饭店的浴室里发现一个塑胶小水桶,是排便后用来汲水洗屁股的………………因为就算洗干净了,还是觉得指夹逢里怪怪的。 (查看原文)
    BTX之残光 4回复 2012-03-23 22:25:19
    —— 引自第3页
  • 在旅馆喝柠檬水得十五卢比,这里却只要三卢比。卖饮料的少年帮我打开了瓶盖,瓶口有红色锈斑,他很顺手地抹了一抹。导游小弟注意到少年手上都是灰尘,便在将瓶子递给我之前,很快用手擦一擦。我接过瓶子,道了声谢谢,自己又擦了一次。用我自己的手再擦也不会变的更干净,但还是...... (查看原文)
    拽拽的never 2012-03-25 17:17:26
    —— 引自第118页
  • 要到什么时候人们才会开始质疑这种失衡的现象呢? (查看原文)
    mouse 2014-02-22 15:17:53
    —— 引自第54页
  • 常听人说:“印度有各式事物的原点”,“制盐”亦然。 (查看原文)
    Mint Rain 2017-03-15 12:20:57
    —— 引自第148页
  • 根据一九六一年的国势调查,细分起来印度有一千六百五十二种语言。据说这多到超乎想象的数字连印度的政府当局都大吃一惊。 印度独立之后,舍弃了英语,并且曾经试图以北印度语为国语,可是遭到激烈反对,最后便决议采用十四种语言为官方语言。结果便产生了其他国家间都没见过的珍奇纸币。 (查看原文)
    羊小罗 2019-10-08 14:18:08
    —— 引自第5页
  • 没什么人的植物园里果然有棵孟加拉榕。这真是棵怪怪的树。从树枝垂下来的气根连到地面后,长成像榕树干一般,看起来有数十根树干,实际上却是出自同根。我素描时,那年轻人就一直待在身旁帮我撑伞遮雨,当天下午还载我到机场搭机往贝拿勒斯。临行前他说:“真是有趣的一天。”我说:“好歹让我出汽油钱吧。”但说什么他也不肯接受。 (查看原文)
    羊小罗 2019-10-08 14:27:02
    —— 引自第18页
  • 下车正想拍照时,田里有个人眼尖发现我,大喊一声,结果其他人全往这边看。本以为他喊的是“不准拍!”没想到恰好相反。几近裸体的壮汉们急忙整理身上的腰布,一阵骚动,然后所有人笑嘻嘻地立正排成一列。好像是很少被拍照的样子。其实在日本,碰到电视采访便特意露脸的也是大有人在,所以印度人见到相机便排好队伍,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只是那副兴高采烈的模样,看了让我不禁心口一紧,觉得他们真的很淳朴。既不是期待收到小费,也没有要求我将照片寄给他们;他们根本不会看到自己的照片,只是一心想要被拍而已。 (查看原文)
    羊小罗 2019-10-09 15:02:39
    —— 引自第232页
  • 对于以开车为生的司机来说,一举逮到从火车站出来的乘客就好像是“中奖了!”吧。而他之所以会这么高兴,我在抵达饭店后才恍然大悟。真的是间非常富丽堂皇的饭店。据说迈索尔与海德拉巴都是数一数二的富裕藩国;光从我住的饭店就可以完全理解这点——看到这栋建筑物,“果然!”二字不禁脱口而出。东京也有取名为“宫殿饭店”的旅馆,但充其量不过就是盖在皇宫前而已;这里的“宫殿饭店”可是名副其实地以宫殿当饭店啊。 (查看原文)
    羊小罗 2019-10-10 14:14:40
    —— 引自第260页
  • 今日的日本看起来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繁荣之中(应该是83年),但若与印度两相对照,可以发现这番盛景其实是建立在多种外部因素彼此影响的微妙均衡态势上,而非出自一己的意志与坚持。印度这国家似乎给了我们一个揽镜自省的机会。 (查看原文)
    狮子 2赞 2011-03-05 20:30:21
    —— 引自第180页
  • ...到了第二天早上,疼痛总算止住,只是腹泻还未停歇。最后只好用卫生纸暂时塞住出门去了。 (查看原文)
    Daniel 2011-07-09 21:33:00
    —— 引自第2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