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的笔记(15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PaulForReading

    PaulForReading (读一点东西,喝大量咖啡。)

    《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中隐藏的真相 本书是短篇小说集,一共七个故事,其中第三个名叫《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被作者用来做全书的名字。 这第三篇小说是非常奇怪的,因为它的故事情节非常简单、平顺、毫无波折,叫人莫名其妙就读完了。 整个故事就是说主人公来到一个港口旅游,遇到几个小男孩在钓鱼,其中一个叫约翰,后来约翰的爷爷过来了,热情地邀请主人公到家里吃了一个饭,渡过了一个夜晚,第二条早上就礼貌地告别...   (16回应)

    2016-12-04 21:41   87人喜欢

  • 林大君自己嗨

    林大君自己嗨

    「我们什么话都没有,只坐在静默和孤独中。我们来时走了很长的路,所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回应)

    2017-01-09 03:11   16人喜欢

  • Maxime

    Maxime (何处无佳梦。)

    (下面是当时看这本小说时的摘录,于此可一窥译者语言的功底。) 她的眼睛是深灰色的,如同海上暴雨前飞驰的云沫。 但狂风之外,有星光干净地泻下来。 呜咽的船声行过平和的水面,将其宁静都搅碎了,抛进船后那翻腾的纷乱白浪中。 这个古老的回答只是聊胜于无,双方都无心无力送出和接收,于是讯息落进我们年岁上隔着的鸿沟里,底下是虚空。 她在我手心里塞了张很皱的一块钱,这张钞票像是从来没有被花过。 夏日...

    2017-01-23 18:05   15人喜欢

  • Vick.

    Vick.

    还总见到发黑的、丝絮般的海草,是它从自己身底撕扯下来的,就好像这是一个自戕的季节——拔下隐藏的、私密的、不被察觉的毛发。 第二年春天,父亲准备此生不再回到煤矿了,就向“公司”买下那匹马来,为的就是能和马一起见到太阳,能一起踏踏芳草。如果斯科特留在地下深处,失明是早晚的事,所以这也是挽救了它的两只眼睛;黑暗会让身在其中者安之如饴。 父亲无法相信在如此酷寒之下,这匹没有拴住的马,毫无必要地等了他一夜...

    2018-01-30 21:22   3人喜欢

  • 海布里

    海布里

    “再见,阿莱克斯,” 他说:“上次你见我是十年前,再过十年,你要想见我也见不到了。” 然后我就上了火车;还算及时,因为火车已经开动了,每个人都在挥手,但火车只管往前,因为它别无选择,也因为它不喜欢看人挥手道别。远远地,我看到爷爷转身,沿着他的山向上走去。于是,剩下的只有车厢的摇晃和吱呀声,只有大海的蓝和它上空的海鸥,只有大山的绿和矿场在它身侧划开的深深的伤口。我们什么话都没有,只坐在静默和孤独中...

    2017-09-28 16:03   4人喜欢

  • 海布里

    海布里

    他们的生命淌进我的生命,而我的生命,亦是他们的支流。其中自然有不同,但在很多方面却比我原以为的,要相似得多。我现在觉得一个人或许可以活在两种生命里,但见到同样的真相。

    2017-08-25 14:38   3人喜欢

  • 醍醐

    醍醐 (如果此刻很孤独,请大声哭出来。)

    有时我们于无光的恐惧中,很难分辨梦和真实。我们或于夜阑之时醒来,却因为方才梦里的世界要好上太多,便硬凭自己意念的力量要回到那种忘忧的快慰中。有时情况正好相反,我们又会掐自己,或用指节去磕铁的床沿。有时噩梦是没有边界的。

    2017-08-13 11:17   3人喜欢

  • 是兔酱啊

    是兔酱啊

    一点感想。 ---------------------------------------------------------------------------------------------------------------- 《黑暗茫茫》甚至谈不上是一个故事,感觉更像一段回忆录或者随笔。 作者首先花了数页文字描述了一个几代人都生活在一个矿区小镇的普通家庭,祖父和父亲的一生都在大大小小的煤矿里工作,“我”在成年前也曾随父亲下矿打工过几周,整个小镇更是依赖煤矿生存,矿采尽了,整个小镇的人似乎永...   (2回应)

    2016-02-13 00:37   3人喜欢

  • 皮夹克D🌈

    皮夹克D🌈 (火中取栗,水里放屁)

    二十六年太短了,是不够的,我要沿着一代一代的先人走得再远些,好从此刻那看来微不足道的留存中获得更多。那些迷信、草药、听得出宿命的喊杀、萦绕心神的小提琴声和如蛛网般的癌症疗法,我想一样样回去了解。所谓“天眼”、通鬼神的视线、狗的直觉、海鸥的呼啸,它们关于生存及其终结说了什么,每一个我也都要知道。我想回到双手能施展法术的祭司那里。我想回到信仰疗法的医师那里,只是我的信仰恐怕不够。回到怎样的过去都可...

    2019-05-12 14:34   2人喜欢

  • 柯尼卡

    柯尼卡

    我之前不知怎的总以为“离开”是外在的,它只是位移,只是标签、比如我毫不费力就挂在嘴边的“温哥华”。或者,“离开”只是跨过水域,穿过边境、而且、只因为父亲曾说我是“自由”的,我便信以为真了。多轻巧。我终于明白,我过往人生中的那些长者,比我对他们的判断要复杂得多。爷爷感性、浪漫、热爱煤矿,奶奶严厉、实际、痛恨煤矿。不是没有区别的。母亲缄默坚强、淡然顺服,父亲急躁,常因此粗暴得不着边际,却又有他不着言辞的深情。他..

    2019-04-28 07:28   2人喜欢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5 16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

>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