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翳礼赞的笔记(2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Sadeli

    Sadeli (Sadeli)

    赏花不仅限于风景胜地的樱花,只要有一棵灿烂盛开的樱树,就可以在花荫里张起幕幔,打开饭盒,心性陶然地享受一番。只要是有心人,就能避免乘坐火车、电车的麻烦。

    2020-05-15 23:25

  • Sadeli

    Sadeli (Sadeli)

    故而山贵不在高,而贵在没有人间烟火气和市井庸俗气。

    2020-05-15 23:15

  • Sadeli

    Sadeli (Sadeli)

    在建造庭园上,我们种植幽深的树木,他们扩展平坦的草坪。这种不同的癖好是缘何而生的呢?窃以为我们东方人常于自己已有的境遇中求满足,有甘于现状之风气,虽云黯淡,亦不感到不平,却能沉潜于黑暗之中,发现自我之美。然而富于进取的西方人,总是祈望更好的状态,由蜡烛到油灯,由油灯到汽灯,由汽灯到电灯,不断追求光明,苦心孤诣驱除些微的阴暗。恐怕就是因为有这种气质上的不同吧。

    2020-05-15 23:13

  • Sadeli

    Sadeli (Sadeli)

    夜明珠置于暗处方能放出光彩,宝石曝露于阳光之下则失去魅力,离开阴翳的作用,也就没有美。

    2020-05-15 23:11

  • Sadeli

    Sadeli (Sadeli)

    所谓美,常常是由生活实践发展起来的,被迫住在黑暗房子里的我们的祖先,不知何时在阴翳中发现了美,不久又为了增添美而利用阴翳。事实上,日本居室的美完全依存于阴翳的浓淡,别无其他任何因素。西方人看见日本居室,为其简素而震惊,只有灰色的墙壁,而无任何装饰,这对他们来说,自然难于理解,因为他们不懂得阴翳的奥秘。不仅如此,我们还在阳光难以照射的客厅外侧建筑土底附着在廊缘上,进一步远避日光。庭院里反射过来的...

    2020-05-15 23:03

  • 衡铁锤

    衡铁锤

    这不就是包浆吗? 果然东亚文化是一家啊,看来谷崎润一郎大师也认为包浆是很好的,有厚重美的事物…… 我个人确实更喜欢古朴一点的东西,大巧若拙就是这个意思,过分精致太拘谨了,很粗糙又太拙劣,确实很东方审美。但是,我不喜欢包浆。制造包浆效果,感觉需要“手没洗干净”。 想起一个认识的大人,他为了给手串包浆,天天盘串不够,要把串往脸上抹,滚来滚去,东蹭西蹭,额头下巴上的油全都蹭干净了,他才开心。这真是太恶心...   (1回应)

    2019-05-05 13:40

  • homer

    homer

    寒冷即风流。污秽出文雅。 11 我们一旦见到闪闪发光的东西就心神不安。 24 春夏秋冬,晴天雨日,晨、午、晚,一律淡白,殆无变化。 45 现代文化设施处处讨好年轻人,逐渐形成一个不尊重老人的时代。 吃东西也一样,大城市要寻找合乎老人口味的饭菜十分困难。 到头来,老人不得出门,只好闷在自己家中,就着家常小菜,喝喝酒,听听广播,别无去处。 日本既然沿西方文化迈出了脚步,也就只好抛弃老人勇往直前了。 65 何况托尔斯泰...

    2018-01-26 17:33

  • 存在是虚无

    存在是虚无

    空气沉静如水,永恒不灭的闲寂占领着那些黑暗,感慨不已。

    2017-05-02 23:06

  • 青豆.

    青豆.

      (1回应)

    2017-04-24 19:32

  • 胡萝卜大补啊

    胡萝卜大补啊

    厕所极为适合虫鸣、鸟声,也适合于月夜,是品味四季变化和万物情趣的最理想去处 一切包裹在薄暗微茫的光线里,不论哪里洁净哪里不洁净,倒是界限模糊、扑朔迷离一些为好 把青翠的杉树叶子填进小便池,不仅好看,而且听不到一点儿响声,应该说非常理想。 照明、暖气和厕所,引进文明利器固然无可非议,但为何不能稍稍尊重和顺应点我们生活的习惯和爱好,略加改良呢? 走到中国和印度的农村,那里仍然过着同释迦摩尼和孔夫子时代...

    2017-04-09 17:57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阴翳礼赞

>阴翳礼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