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ts of Empire》的原文摘录

  • 巴托洛梅奥在这一时期显然乐于保持及取得各种政治赞助。通过定期向威尼斯大使通报消息的方式,他已经于1589年同威尼斯重建了友好关系。但他同英国建立关系的愿望可能并不那么坦率。有令人惊讶的证据表明,至少到1586年年中,西班牙政府仍在通过驻威尼斯大使馆向他支付预付金。尽管他同波兰宰相关系密切,但他很快就把触角伸向了帝国当局,转而抱有为哈布斯堡服务的明显期待。 (查看原文)
    长翊 2021-01-28 12:15:29
    —— 引自章节:第十八章 掌权的巴托洛梅奥·布鲁蒂
  • 大多数时候,宗教并不完全引导他们的生活,也不会阻止他们和有伊斯兰信仰的权贵亲戚搞好关系。他们是基督教世界边缘区域的天主教徒,这种处境或许让他们产生更深的宗教归属感;与此同时,他们是阿尔巴尼亚人,通过语言、血缘和历史,与奥斯曼臣民以及奥斯曼领地联系在一起,这使他们看待问题时能够更加接近奥斯曼视角。尽管教宗和国王们制订了更多不切实际的计划,以打败苏丹,使基督教世界取胜,但事实上,与奥斯曼世界日复一日的往来事务,还得要依靠他们这样的人。 (查看原文)
    长翊 2021-01-28 12:21:47
    —— 引自章节:第二十二章 帕斯夸莱·“布鲁蒂”与他的和平使命
  • 根据历史学家穆斯塔法·阿里的说法,16世纪80年代奥斯曼帝国的核心领地“从正义与公平……变成了暴政与压迫的土地”。在某种程度上,西方观察家——尤其是像威尼斯大使那样长期待在一个地方并同苏丹的很多臣民交谈过的人——似乎也在附和奥斯曼思想家的担忧。但是,奥斯曼这一侧捶胸顿足、充满道德说教的批判,在基督教一侧,却变成了整个奥斯曼帝国行将崩溃的痴人说梦。这场梦实现不了。 (查看原文)
    长翊 2021-01-28 12:24:14
    —— 引自章节:第二十一章 哈布斯堡–奥斯曼战争与巴尔干叛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