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ing an Eye Open》的原文摘录

  • 诗人阿波利奈尔称赞立体主义,是对当代社会的“轻佻浮躁”“高尚”且“必要”的反思和抵抗。 (查看原文)
    迪雅迪雅 2018-10-18 10:12:34
    —— 引自第1页
  • 一幅画是一个瞬间。 尽管它的确是真实事件,真实的不一定就令人信服。 现实给他的是一个猴儿上杆的形象,艺术则创造了一个稳固的焦点,和一个额外的垂直结构。 (查看原文)
    迪雅迪雅 2018-10-18 10:12:34
    —— 引自第1页
  • 十九世纪的法国美术就是色彩与线条之间的苦斗。世纪初的时候,因为大卫(法国新古典主义画派)和他那一派,由线条统一天下;到了世纪末,因为印象派,色彩大获全胜。 (查看原文)
    迪雅迪雅 2018-10-18 10:12:34
    —— 引自第1页
  • 塞尚-有的肖像画,绘制出来为的是捕捉能向观画者展示模特个性的某种情绪,不经意的一瞥,稍纵即逝的瞬间。但塞尚的肖像画与此正相反。他鄙视这种琐碎,瞧不起细致逼真的画,不屑于尝试描摹个性。“如果我对一个脑袋感兴趣,我就会把它画得太大。艺术中确有超越个性的东西,但你不是画灵魂,你是画人体,人体画得好,灵魂--如果他们有灵魂的话--他妈的自会露出来照得到处都亮。” 弗吉尼亚.伍尔夫注意到,盯着塞尚的苹果看得越久,它们就显得越重。 “他们想要艺术,”到后来毕加索将这么哀叹,“我们得懂得如何庸俗。”毕加索什么都想做,想成为一切。勃拉克知道自己不可能什么都做,也不想成为一切。 “一个人怎么好谈论颜色呢?......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言语同他们看见的东西之间有多不相干。”不仅如此:“定义一样东西,就是用那定义来取代这东西。”同样地,写传记,就是用写下来的生命取代经历过的生命,也得再好,也还是尴尬,不过依然是可能的。 (查看原文)
    迪雅迪雅 2018-10-18 10:12:34
    —— 引自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