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跳蚤》的原文摘录

  • 本经济中对华贸易占的比例相当大,两国一开战,这方面的收益没有了,只能挑战英美。所以从1909年伊藤博文倒在哈尔滨那时起,日本就注定要失败。 (查看原文)
    这是果果果 1赞 2020-08-06 22:07:07
    —— 引自章节:6 伍连德出关/76
  •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北里这次可是加了十倍的小心,千万不能像16年前在香港那样冒失了。16年来,有关鼠疫如何传播的理论建立了,从耗子到人,中间通过跳蚤连接。因此北里下令,不能再犯上次胡乱解剖尸体的错误,一定要找到源头。什么是源头?就是耗子。于是日本人放着死人尸体不管,在东北各地一个劲地解剖耗子。 伍连德觉得纳闷,人都得鼠疫死了,还管耗子干嘛?研究完耗子再研究跳蚤,这鼠疫什么时候能控制?而且他觉得似乎和老鼠跳蚤无关,根据他短短几天了解的情况,这次鼠疫好像是通过空气传播的。 和日本人是对牛弹琴,伍连德去找俄国人。俄国医院的院长对鼠疫说没有异议,但不同意呼吸传播的说法。奉命前来增援的北洋医学堂法国教授迈斯尼是伍连德的老相识,而且还在唐山调查过鼠疫,自然同意伍连德的鼠疫说。两人讨论起怎么防治,伍连德刚说要隔离,迈斯尼坚决反对:“应该学习旧金山,全城灭鼠,你要听我的,我才是你的上司。”两名专家不欢而散,矛盾交给了施筆基。 在施肇基的调和下,最后北京下令,免去迈斯尼的防疫任务,由伍连徳继续干。迈教授一怒之下自己防疫去了,结果检查了一回病人就感染上了鼠疫,漫有当年青山、石神那么好的运气,为了中国人民的抗鼠疫事业光荣殉职了。 国家级鼠疫专家迈教授死于鼠疫,而且正如伍连德所说是通过空气传染上的。俄国人封锁了迈斯尼所住的饭店,进行反复消毒,医生护士都听从伍连徳的话,戴上了口罩。 (查看原文)
    这是果果果 1赞 2020-08-06 22:07:07
    —— 引自章节:7 揭开鼠疫的面纱/81
  • 在哈尔滨、长春是隔离,其他各地政府隔离抓耗子双管齐下,有可疑的就隔离,同时号召开展灭鼠运动,采取经济鼓励政策,抓到一只老鼠无论死活都有赏,连遥远的汉口都能凭耗子换钱。 1911年东北大鼠疫,主战场在哈尔滨,伍连德的全面隔离措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进行的严密组织的传染病防疫行动,而且是在一个国际化的、没有强大的政府机构的城市。无论是香港还是孟买,其官方的能力和财力,以及医学队伍都是伍连德连想都不敢想的。他手下勉强算得上懂点医学知识的也不过50来人,全城防疫人员号称将近3000人,其中包括那1100多名官兵,以及将近1000名警察,条件艰苦卓绝,而且还希望渺茫。一群几乎全是业余的中国人,在一个年轻军医的带领下,能搞出什么名堂?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只经过100天,哈尔滨便达到全城无鼠疫,其后个月内东北全境鼠疫绝迹,成为20世纪科学史的第一件大事,伍连德从一个无名小卒一跃成为科学巨星。不仅百日之内消灭鼠疫,同时东北大鼠疫中死亡仅6万多人,相当于即度鼠疫流行时一个礼拜的死亡人数。转危为安,朝廷上下很高兴,同时受到各国媒体的赞美吹捧,飘飘然下便决定在奉天举办“万国鼠疫研究会”。离得最近的日本对这件事很关心,受到邀请后答复说可以派北里出席,不过有个条件,必须出任会议主席。 甲午战争以后大清朝终于腰杆硬了一回:主席得由伍连德担任,就剩下个副主席了,让北里老师看着办吧。 (查看原文)
    这是果果果 1赞 2020-08-06 22:07:07
    —— 引自章节:7 揭开鼠疫的面纱/81
  • 可是如果把杨广和胡亥相比,无论才能还是在历史上的影响,两个人可以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胡亥完全是赵高的傀儡,在历史上留下的只有指鹿为马的笑谈。可是杨广在历史上留下的最显著的痕迹是开通了大运河。 200多年后,有一位叫皮日体的唐朝诗人是这样评价杨广开大运河的功绩的:“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干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将杨广和大禹相提并论,不仅公然和皇室唱反调,而且把杨广这个亡国之君拔高到圣贤的程度,认为他如果不是过于贪图享受,其历史功绩估计还在大禹之上。从这件事,可以说明杨广在唐人心中的印象。 (查看原文)
    这是果果果 2020-08-03 18:38:04
    —— 引自章节:1 隋朝究竟亡于何事/32
  • 隋唐征辽究竟是否与鼠疫的大流行有关,也许永远没有准确的答案。因为唷史由唐人修订,为了表明江山夺得名正言顺,自然尽可能地把杨广描述成荒淫之君,也尽可能地夸大了事实,比如把造船工匠死了1/3日结于长期站在水中生组,30万军队只有数千生还归结于战败,让这一段本来就十分不详细的记载变得更加无法辨认。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科学家给出了间接的证据。科学研究发现几乎世界各地的野生啮齿类动物都携带鼠疫菌,用分子生物学技术分析鼠疫菌的基因相关性,发现其中最原始的有三处,即喜马拉雅山麓、中非大湖区和从西伯利亚到辽东的草原。喜马拉雅山麓很可能是其中最古老的,但是青藏高原人烟稀少,引起大流行很难;中非大湖区也如此;唯有西伯利亚到辽东,オ是人类鼠疫流行的一大源头,黑死病就是从这里传出的。人类第一次鼠疫大流行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埃及,很有可能是从喜马拉雅山或中非大湖区传出的,但也不排除西伯利亚到辽东的可能,因为通过商队,很有可能将这里的鼠疫菌带到中东,东罗马帝国正是在叙利亚首先接触鼠疫的。 (查看原文)
    这是果果果 2020-08-03 18:38:04
    —— 引自章节:1 隋朝究竟亡于何事/32
  • 记得网上有个贴子叫你最希望生活在什么时代,这个不好回答,不过要是问我最不希望生活在哪一年,答案一定是1918年。那一年对地球人来说是鬼域,因为没有任何一年里,包括黑死病最猖獗的1348年,有那么多的人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生命。 20世纪初的历史对今人来说并不遥远,似乎就是昨天。1911年东北大鼠疫被伍连徳控制后,人们从对黑死病的恐惧中挣脱出来,重新扬起生活的热情。在中国,满清王朝被推翻了,进入了民国。皇帝没有了,可是战乱频仍,小规模的鼠疫、霍乱还在不停地流行。而全球范围,人类活动的频率快速增加,全球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处于人类文明前沿的欧洲剑拔弩张,终于在东北大鼠疫之后的第三年-1914年爆发了全面战争,也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打就打了4年,到了1918年。 (查看原文)
    这是果果果 2020-08-09 17:46:12
    —— 引自章节:1 故意遗忘的历史/174
  • 的停尸房。由于尸体太多,只能四具四具地摞起来。从9月28日到11月2日,费城共有12162人死于流感。同样的事情在別别的城市一模一样,10月12日,威尔逊总统亲自主持组约的大游行,没过两周,纽约全城流感。而专家们则有更精辟的解释。芝加哥的一位学者是这样解释的:流感是因为欧洲的战争中大量的气体被使用、被污染了。在南非,白人指责是黑人造成流感流行,或者是风传播的 (查看原文)
    这是果果果 2020-08-09 17:46:12
    —— 引自章节:1 故意遗忘的历史/174
  • 2005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在接受NBC电视台的采访时,预测类似西班牙大流感的大瘟疫将再次出现在2020年或2025年之前。 2018年,是西班牙大流感的百年之祭,我们离下一次大流感越来越近了 (查看原文)
    这是果果果 2020-08-09 17:46:12
    —— 引自章节:1 萧普的阴影/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