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天空之后的笔记(3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Nicole

    Nicole (还好 拥有梦想)

      (1回应)

    2017-12-02 15:05   1人喜欢

  • 沈黎昕

    沈黎昕 (暮冬时烤雪,迟夏写长信。)

    写作这本书的念头最早来自吉恩·莫尔和我的首次见面。1983年,我担任联合国巴勒斯坦问题国际会议(ICQP)的顾问,我建议在日内瓦主要会场的入口大厅里悬挂有关巴勒斯坦人的照片。当然,那时我已经知道并且十分仰慕莫尔为约翰·伯杰拍摄的照片,因此我推荐联合国委派他去拍摄巴勒斯坦人生活的几个主要场所。这个提议最初得到了热情的回应,于是莫尔便在联合国的特别资助下前往近东。他带回来的照片确实非常精彩,但是官方的反应...

    2015-10-28 14:46   1人喜欢

  • 大侠

    大侠 (大怪物)

    [5]奥马尔清真寺(Mosque of Omar),即Dome of the Rock,圣石圆顶。位于耶路撒冷,是现存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圣址。其所在的岩石为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奉为神圣,相传伊斯兰教创始人先知穆罕默德由此处登霄。按照犹太教的传说,希伯来人的祖先亚伯拉罕就在这里准备将其子当做牺牲献给神。奥马尔清真寺建于公元685-691年,供朝圣之用,八角形的建筑内有许多马赛克镶嵌、彩陶和大理石装饰,其中很多是后来若干世纪中增建的。

    2019-04-17 19:35

  • 大侠

    大侠 (大怪物)

    那你要怎么做呢?你尝试着习惯于和外来者共存,并且永不停止地试图在内部分清哪些是属于你的。我们是负载信息和符号,以暗示和迂回方式表达的民族。我们互相搜寻着对方。由于我们的内部事务在一定程度上一直被他人——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占领和干涉,我们已经发展出一套借助假设和间接的言说技巧,在我看来,这种表达方式过于神秘,以至于使我们自己都困惑不已。

    2019-03-24 18:18

  • 大侠

    大侠 (大怪物)

    很少有机会能让我们巴勒斯坦人,或者我们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来真正了解我们居住的这个世界,而不触及,甚至沉浸在我们彼此的敌意。就算没有巴勒斯坦人和犹太复国运动者之间的斗争,也会有来自宗教的压力,来自每一种可以想象的意识形态的压力,以及来自家庭、同辈和同胞的压力,每一种压力都沉重地压在我们身上,逼迫、挤压、刺激着我们从童年到成熟

    2019-03-10 17:47

  • 大侠

    大侠 (大怪物)

    新一代巴勒斯坦人和1948年那一代之间的差别令人震惊。我们父母的脸上铭刻着无法理解的灾难的印记。顷刻之间,他们的过去被干预,他们的社会被湮没,他们的生活彻底地穷困潦倒,所有人沦为难民。而我们的后代却对过去一无所知。汽车既可以被驾驶、毁坏,也可以被当做玩耍的地方。他们周围所有的事物似乎都是可消耗的、不长久的、不牢固的,尤其是在那些地方——比如黎巴嫩——巴勒斯坦人群体悲惨地被削弱或毁灭,巴勒斯坦人的生...

    2019-03-10 17:46

  • 大侠

    大侠 (大怪物)

    然而,由于巴勒斯坦人没有属于自己的国家来庇护他们,梅赛德斯那模糊不清的来源和目的,就像是一个入侵者,代表着那些既扰乱又紧紧包围着巴勒斯坦人的力量。

    2018-12-23 12:01

  • 大侠

    大侠 (大怪物)

    以色列人并非唯一要被指责的,我们也全都有罪。

    2018-12-23 11:57

  • fsgj4444

    fsgj4444 (“白昼冷光”异形卡你有?求换)

    住在以色列境内的“来自内部”的巴勒斯坦人与阿拉伯世界的巴勒斯坦人。因为放弃了不同的自由,获得了别样的权力,孰是孰非?

    2015-10-12 18:23

  • fsgj4444

    fsgj4444 (“白昼冷光”异形卡你有?求换)

    面对被不断推迟的未来,只能忧桑接受,但本书一定会起到一定作用的。

    2015-10-12 07:34

<前页 1 2 3 4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最后的天空之后

>最后的天空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