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与灯 短评

  • 15 剧旁 2016-03-24

    以前读觉得读不懂,不知道洋洋洒洒一大通写了些什么,唯一记住的就是导论部分的四要素,而四要素说在读韦勒克和刘若愚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并无新鲜感。如今再回头看,发现此经典之作文献的确详实,但在理论架构上却不够激动人心,或者说来回条分缕析若辨苍素,但结论却普通。但即便是这样,单是文献的占有已经非我等可以做到,这是用功的差距。

  • 11 陆钓雪杜诗镜铨 2018-03-13

    一部翻译出戏的译作,一部中间部分繁琐到嫌啰嗦的细作,一部我可以提出很多怀疑甚至反驳意见的旧作,一部即便如此也依然无疑能跻身西方文论前百名经典的大师之作。

  • 4 薄荷橙子 2018-02-27

    作者对英国浪漫主义诗学的理解是深入而透彻的,对各家之言信手拈来而又能做到恰到好处,同时也包含自己的观点和评注,我什么时候也能写出这样的文献综述呢。更为可贵的是加入了对浪漫主义理论之流变的探讨,尤其是外国(尤以德国为主)的巨大影响,一路讲到新批评思潮,让人豁然开朗的地方就在于,批评毕竟还是“传统”,表面看似极具张力的反抗甚至是断裂,实际上都是藕断丝连,一环扣一环的循序渐进。考虑到我们所处的所谓“理论之后”的种种困境,值得深思。

  • 4 竹去 2017-07-21

    只读译本每页都有觉得不通的地方,对照原文更是想给这个翻译打不及格。

  • 1 氐耑仌咅肖久闰 2018-01-27

    与小田重读。艾布拉姆斯的好不用多说,翻译是一言难尽。不流畅,不熨帖,不用通译,都能理解;经常犯浑,闭闭眼也能过去;术语前后不一,就不知如何说道了,这里的“前后”,可以小到同一行前后。比如,“grace”是第八章的重要术语,是艾布拉姆斯用来分析有机论的三个范畴之一,第217页第12—13行译成“浑然天成”,同页二级标题成了“韵致”,第224页第9—10行成了“雅致”,第9行第4—5个字就是“韵致”。“韵致”“雅致”还能猜出是一个意思,可“浑然天成”算是什么?这种错误不少,难以相信这已经是这个译本第三个版本了,如再出,建议重译吧。

  • 1 卡漠 2017-06-03

    看完好累。。。

  • 0 黑昼 2016-05-05

    导论很精彩

  • 0 晓林子悦 2016-02-27

    经典诗论、文论。泛读一遍,以后会常翻常用的书。

  • 0 [已注销] 2015-09-15

    很好,但是表述上有很多繁琐、反复和重叠,似乎并不是很善于选取和组织引文。

  • 1 Cc_Yao 2017-05-12

    看太早了,只剩下囫囵吞枣,浪费了。大二上看的《镜与灯》,所以只记住了“镜与灯”而忽略了其副标题“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只想知道四要素说,那看刘若愚也就够了,人家还增加了“反向副现象”呢,何必花那么久时间来看原典呢?导论与第二章最好读,也最经典,理论性最强。导论的意义在于导读,取导论而弃后文岂不本末倒置?Lv说“只有能在文本里运行起来的理论才是好的文学理论”。对浪漫主义文学的梳理,艾布拉姆斯以史,以料为主,加之我对浪漫主义了解少,读起来格外吃力。但是其思维主线从目录也能窥见一二了。以后再遇到浪漫主义再重读吧,先记下了。

  • 0 雪深蓝 2016-04-17

    其实上大学的时候就该读啊。。

  • 0 Julius 2016-03-06

    如果把诗改成诗歌,语词改成词语,这本书将好读十倍。为什么不能把人人一读就懂的道理用简洁明了的话写出来呢?对教条无法给予耐心。

  • 0 蚱蜢 2015-12-31

    对浪漫主义文论的介绍由浅入深,并且对总体的文学理论也很有参考价值,先前对模仿、再现、表现、实用说迷迷糊糊,尤其是实用说,没想到艾老爷子一讲《论崇高》,我竟然有些入门了。

  • 0 椒图 2016-03-23

    条理清晰,适合入门。

  • 0 胖达叔 2016-09-07

    绝对经典

  • 0 茄子南瓜妖怪. 2018-05-31

    翻译校对都有差池

  • 0 [已注销] 2015-10-27

    细致庞大缜密的梳理,或是可爱倔强的“唠叨”?有些内容不乏愉悦和趣味,声音和意见十分丰富,与书本身厚薄形体给人的错觉相差奇远,这更像一部详尽大纲,是一道门槛前的通行证,读这本书应得有耐心和充沛的时间,一种专注连续中的悠然节奏。

  • 0 石头 2019-05-18

    全书的主要部分谈的是“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影响最大的却是第一章中为了给浪漫主义文论建立一个坐标的“文学四要素”说,这一坐标虽然不能囊括所有的文学批评类型(如比较研究、文化研究),但的确具有相当的概括力甚至是预见性。

  • 0 拟生态 2018-05-14

    当然是文学理论方面的必读书,只是我读得太晚了些。

  • 0 godannar 2017-01-10

    论文扩写的缺点显而易见,那就是内部必定存在某种程度的分裂:与其说是人们记住了四个坐标,倒不如说是M.H. Abrams的史学梳理方法使人们难以记住另外一半。至于这种方法是否符合浪漫主义者的信仰,又或者文学的浪漫主义是一种相似却又不同的反叛?答案或许从未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