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不辞而别的笔记(1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穆月白

    穆月白 (泪过的天空更清澈!)

    我觉得西安的音乐环境非常令人苦恼,成也西安,败也西安,西安有太好的文化底蕴,有太多讲不完的故事,有太多很有想法的乐手,但西安的乐手很难去接触世界顶级的信息,很多乐队和乐手特别努力做自己的作品,还必须要自己推广自己的作品,没有一个好的载体,这是我觉得西安特别缺乏的。 有时间一定要去西安看看,

    2015-10-06 15:49

  • 穆月白

    穆月白 (泪过的天空更清澈!)

    用方言唱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这种方式一点儿都不土,通过这种方式你能表达出来一种自尊,归根结底就是你来自哪里,你的力量就应该是从哪里出来,而不是通过西方的摇滚乐把它表现出来。 有些人会觉得土话唱出来很搞笑,但是想想苏州的方言很软,香港粤语很经典,那些粤语歌都带着一种种回忆的态度。土话并不搞笑,那是一种家乡的味道。

    2015-10-06 15:46

  • 慕卿月。

    慕卿月。 (听说,你离开很久了。)

    我家楼下有个河南人开的凉面摊,快到秋天了,9月,我就连着吃了大概一个月,每天中午起来就下去吃一碗凉面,然后上来弹会儿琴。突然有一天正往凉面摊走的时候,我心想,我为啥今天要吃凉面,我想吃个特色一点儿的饭,然后当天晚上就订票回来了。——马飞

    2015-09-28 07:54

  • 慕卿月。

    慕卿月。 (听说,你离开很久了。)

    乐队的状态是好的,只是变得更容易满足,音乐的脚步缓慢下来,虽然那段时间涌现了大量的作品并不断演出,但乐队对于新风格的把握不稳定,技术上存在问题,他们太想证明自己,以至于没有停下来站稳。

    2015-09-28 07:51

  • 慕卿月。

    慕卿月。 (听说,你离开很久了。)

    最后发现不是这样的,很多朋友依然还惦记着,开业那天很多人从各个地方赶来,这不,现在的鳗鱼乐队的成员也是互相介绍认识的,让我想起当年的老山羊,当时撮合他们乐队的时候。这些人,时隔这么多年又是这样子。虽然说时代变了,但是有些东西不变,玩音乐、组乐队,这些事情永远不变。只是,曾经,唉,大家都变老了。

    2015-09-28 07:47

  • 慕卿月。

    慕卿月。 (听说,你离开很久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三个人的音乐影响力明显不如20世纪。我知道有一些人,它们听许巍、张楚、郑钧,就像听周杰伦、梁静茹、陈奕迅……或者其他一切可以听的音乐,听一听而已,喜欢与否,另当别论,也谈不上讨厌。

    2015-09-28 07:43

  • 慕卿月。

    慕卿月。 (听说,你离开很久了。)

    书写任何一座中国城市的摇滚史,都离不开发源地:北京。从历史的角度看,北京代表着中国摇滚的中心,摇滚乐从这里向其他城市辐射,从而形成影响。业界公认的第一支中国摇滚乐队,是1980年前后在北京外国学院成立的万李马王乐队,它以翻唱披头士(The Beatles)等老牌乐队的作品为主,这一年被认定是中国摇滚元年。

    2015-09-28 07:27

  • 浮一大白

    浮一大白 (春草暖风,牛车矢菊)

    很多乐队搬来搬去居无定所的原因是,很难找到一个房租河排练都合适的村子。2007年到2008年间,城中村已经有大量消失的迹象,城市发展越来越迅速,随着2012年二府庄拆迁,这个蹭因居住了大量乐手而闻名的村子消失在地图上,西安已经没有可谈及的城中村摇滚史。

    2015-09-21 23:12

  • 浮一大白

    浮一大白 (春草暖风,牛车矢菊)

    北京是一个容易让人浮躁的地方,当然一般人感觉没那么深。来北京我好像每次都感觉不太舒服,第一次来北京,一出火车站,一个大广场,北京,首都啊,难以言述的激动,过了两天就感到一种凝滞的沉重,非常不适,这次来也一样。真正深入这个城市,就会发觉有许多问题,跟我们的生活一个样。而且还有许多虚假的东西让人失望。

    2015-09-21 23:01

  • 三童

    三童 (恍如昨日)

    这年头,谁不知道许巍、张楚、郑钧是西安人?哪怕你从来不听摇滚乐。 提起西安摇滚乐,近几年在饭桌上最常听到的就是这三个名字,下了饭桌面对一些外行也还是这三个名字,并且总是同时出现,就像凉皮离不开肉夹馍,这两者又离不开冰峰,以至于成为经典,成为西安摇滚乐的“三个代表”,或者是“西安摇滚三杰”。 ——《许巍、张楚、郑钧:不许联想》

    2015-09-14 09:23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昨日不辞而别

>昨日不辞而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