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fucian-Legalist State 短评

  • 22 功夫熊猫小碗熊 2016-11-06

    太多熟悉套路和课堂讨论过的内容无需重复。感触最深是老赵习惯将大问题和论断裁剪成可巧妙精细论证,却坚持活在文革和广场形塑的近乎偏执的愤世嫉俗中。将简单技巧发挥到极致(如将军队征伐距离标准化再叠加地图形成战争网络观察战国时期有无五国争霸)尽显思维缜密。然文革中抓住工厂间隙和写作组机会大量辛苦读书完成原始积累,八十年代受金观涛刘青峰启发思考中国何处去,典型那一代学人思路,理工转社科具备独特的科学思维和两体系比较优势,进入美国学界却面对全然陌生且日渐僵化的知识积累机制。对文革的庆幸和恐惧,对广场从愤怒到冷静,中国、社运、历史三重学者身份纠结,铸就悲观底色:人一手创造权力社会牢笼,却困不住竞争性与动物性;历史并未命定,多重权力的无意后果却永难控制。悲剧论者最高幸运(或不幸)或在于:他完全意识到这一点。

  • 7 CarlGauss 2015-11-02

    从赵鼎新本人处证实,该书会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出中译本。

  • 4 · 2016-05-11

    大杂烩,史料也不新鲜,如果走政治史而非历史社会学的路子可能会更好点

  • 3 拙棘 2015-11-24

    跟原来那篇长文相比多了第一部分的理论交代和第四部分对西汉之后的解释,不过里面的观点这几年零零散散地基本也都听过了。感觉跟史学比有些粗疏,似乎只是把一些挺常见的史料、二手见解在自己的框架内重新解释了一遍。史学当然可以从中学些机制分析的眼光,但先见中的机制和史料还是得通过对话相互修正、达到彼此的平衡吧。不过这么说也许误会了赵鼎新的雄心?历史社会学毕竟是想提出一套社会变迁机制的,因此叙事服从于机制,而非反之。

  • 1 水草狗 2017-08-09

    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一流但不是超一流。好话当然可以说很多:宏大历史架构与具体机制操作之间的熟稔勾连,赵本人津津乐道地多因对多果的方法,儒法国家概念本身蕴含的理论概括力和独特的问题意识等。遗憾:过度推论的漏洞仍然没有补上,核心内容没有超越十年前的中文草稿,对曼的理论应用比较机械……

  • 2 伯樵·阿苏勒 2018-10-18

    比较失望。很多部分不是用社会学化的历史学观点,要么就是一锅粥;解决李约瑟问题的解释,跟贾斯汀·林的控制实验说法没区别啊~经常自我矛盾,一边说别人用一套理论来解释盛衰的办法无意义,一边自己要用一套理论来处理长程问题~章节也极不平衡,data少的先秦-汉部分分析了将近300页,之后data多的1800年用不到80页解决,所以还是只能根据证据少的部分做社会学分析,证据多起来以后,就很难处理和解释了(估计也是怕被历史学家捶)~经常根据中学历史水平知识和anecdote来组建论证,最后又开始跟出租司机聊,醉了...前有bring state back in,中有war-driven,后有Gorski的bring religion back in,赵老是要bring ideology back in么?

  • 0 希尔达 2017-05-16

    The concepts of ideal-typical political, economic, and military powers actually make no sense.

  • 0 东方暮 2017-02-26

    三星半

  • 0 Thelasthinker 2019-10-16

    明天赵老师来学堂做讲座,非常期待,二体地下102。7点开始。欢迎豆友来。

  • 0 Sola gratia 2018-03-22

    感觉只是把《东周战争》提出的框架用历史细节给补充了而已,仍然是在Tilly和Mann的基础上推进战争在国家的诞生中起的作用。不过这本书赵将重心放在了儒法国家的诞生以及其超稳定结构,从历史学的角度来看没什么新鲜的,但是社会科学重点是要找出分析机制,也是挺无聊的。赵真是在何处都要黑彭慕兰。

  • 0 这只是一个马甲 2019-01-05

    顺便马一个18年的404-合法性的政治

  • 0 秘则为花 2019-08-05

    目前来看,批评有两点:一个是过于简化的竞争机制,另一个是理想化的社会权力类型。迈克尔曼认为很难给四种社会权力下一个精确的定义并指出运作逻辑,国师给了一套定义,又被劳森指责有以现代观念硬套前现代社会之嫌(比如公-私)。归根结底,这是整体主义方法论和个体主义方法论的矛盾:如果个人相对于社会结构不重要,那么古人能否理解社会学概念工具又有什么关系?正是在这种帕森斯视角下,才有了经济-军事权力偏累积、政治-意识形态权力偏守成的论断,其中经济积累倾向去中心化、军事积累倾向中心化。中国的超稳定结构就是以军事积累塑造帝国疆域(秦),以政治-意识形态权力塑造帝国体制(汉),控制军事权力(文武)、排斥经济权力(士商)的结果。框架简洁,矛盾巨多,比如就国师是否认同韦伯的新教伦理命题,迈克尔曼、拉赫曼的看法便不同。

  • 第一页
  • 前一页
  • 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