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上吹水录的笔记(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兔洛夫斯基

    兔洛夫斯基

    原教旨或民粹式的语言观只能在具体的个人写作中坚持,一旦上升为某种普遍原则便成了灾难。现代汉语发展到今天,是吸纳了各种来源的各种因素的结果。既然来头如此多元,我们为什么要给它圈定一个所谓的原点呢?诗的力量在于用词到位,各色各样的到位:简劲则简劲之,堂皇则堂皇之,柔膩则柔腻之。谁要是不喜欢某一部分词,尽可不用,却用不着想叫大家都不喜欢这一部分词。

    2019-05-04 14:31

  • 兔洛夫斯基

    兔洛夫斯基

    养育他们的是世界文学里一个最辉煌、最悠久的古典诗歌传统。因此这里从未出现一种更先进、更具有启发性的诗歌从西欧降临去救助过时的当地诗歌的局面,思想上如此,艺术上也如此。甚至纯从技术的观点来看,欧洲现代主义能给中国诗人的教益也令人吃惊的少。除了大城市节奏、エ业性比喻和心理学上的新奇理论之外,一位有修养的中国诗人发现大部分西方现代诗人的写作似曾相识,他认为自己的古代大师们早就以更简约的方式取得了相似的效...

    2019-05-04 14:30

  • 兔洛夫斯基

    兔洛夫斯基

    帕斯捷尔纳克说过:诗不必到天上去找,要善于弯腰,诗是在地上。但现代诗的调调儿一开始就必须仰望星空,必须非凡,必须深沉。如果不能抵达事物的深处以获取意义,现代诗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写。除非反讽、当代除了柏桦、张枣等少数几个诗人,都无法很好地处理一盘回锅肉。

    2019-05-04 14:28

  • 兔洛夫斯基

    兔洛夫斯基

    旧诗有音律和体式帮衬,所以无施而不可,随口吟出,信手拈来。新诗主要是自由诗,形式散文化,内容如果还是散文的内容,那就只剩分行了,此所以“梨花体”惹笑的原因。那怎么办?“新诗要别于旧诗而能成立,一定要这个内容是诗的”。旧诗可以活在当下,即事、即物、即情、即景,以平常心,写平常事,“拾得篮中便是菜,得开怀处且开怀”,新诗却需要窥测灵魂、批判人生、代表民族、见证历史、重建秩序。

    2019-05-04 14:27

  • 兔洛夫斯基

    兔洛夫斯基

    汉乐府古辞《善哉行》有四句诗,胡兰成与张爱玲都喜欢的,道是:来日大难,口燥唇干。今日相乐,皆当喜欢。 真是好诗,怪不得。 那么真实的身体感,“口燥唇干“;那么充盈而坦白的幸福,“皆当喜欢“。来日的大难未来之际,就让我们及时享用,让我们因为精致,所以頹废。 “他无法抓住口味、气味或声音的审美维度。在布里亚-瓦兰式的龙涎香巧克力面前,在普鲁斯特式的香柠檬调味汁面前,在舒伯特式的弦乐三重奏面前,批判主义...

    2019-05-04 11:49

  • 兔洛夫斯基

    兔洛夫斯基

    “铁器时代的浮士德式的人会厌恶地看着那些富裕的后代把自己大量的闲暇用于感官的享乐。但浮士德式的人最好正视这一现实,那就是这个黄金时代才是他全部疯狂努力的成果。”

    2019-05-04 01:00

  • 兔洛夫斯基

    兔洛夫斯基

    在关于加缪的一篇书评的开头,威尔逊说:“我只为那些在伟大的作品中表现出道德意义的作家写评论。倘若文化不是不断地探讨赋予它意义的人类命运和价值,那么文化究竟是指什么呢?人类永远置于历史的批判之下,伟大的作家在某种方式上时常为人类作见证”。

    2019-05-04 00:34

  • 兔洛夫斯基

    兔洛夫斯基

    卢梭的问题是,他从自由平等出发,而演成绝对的专制。他的政治学说,不是由历史复杂经验的归纳入手,而是简化为公理,然后作演绎和推导。就像经济学把人抽象成“经济人”一样,卢梭先验地把人化约为一个常数,即“自然人”。 从这一概念出发,他构想出一个契约社会,认为只要实行了一套意识形态,即可认识世界、改变世界。少数人必须被强迫服从多数,这不是要牺牲他们的自由,而是强迫他们自由。于是,在社会契约中,人失去了天赋..

    2019-05-04 00:19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湖上吹水录

>湖上吹水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