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的原文摘录

  • 到了《古诗十九首》,仍是诗言志,但此时总算已由政治性面转変为社会性的日常生活了,但并不求人了解,也没有希望立言立德”的意思。不过,我们可以说,《古诗十九首》开创了中国纯文学的先河。也就是说,东汉末年已到达了文学成期,即从此开始有了纯文学,也有了纯文学家。 (查看原文)
    laoji2211 2019-11-28 16:09:42
    —— 引自章节:第十六篇 汉代五言诗(下)——《古诗十九首》
  • 诗有六义,即全部《诗经》共有六义,即“风、赋、比、兴、雅、领”。朱子说:“风、雅、领为声乐部分之名,赋、比、兴则所以制作风、雅、颂之体也。”即是说,风、雅、颂是诗之体类分别,是文学的体格,赋比兴是作诗之方法,文学的技巧。 朱子又说:“风大抵是民庶之作,雅是朝廷之诗,须是庙宇之诗。”即是说,“风”是社会的,“雅”是政治的,“颂”是宗教的。 现将《诗经》之六义简释于下 风:有十五国风,是民间地方性的,有关风土、风俗之记载,《诗经》以这部分较易读。 雅:分小雅、大雅两种,用中国的西方口音来念。因周代当时所统治之中央政府在西方。当时之陕西音成为流行之官话,是政府性的,全国性的。“雅”比“风”难读,“大雅”尤其难读。 颂:颂者,容也,美盛德之形容,有周颂、鲁颂和商颂,共三颂。 赋:“直指其名直叙其事者,赋也。”此为朱子所解释。 比:朱子说,“引物为比者,比也”。 兴:朱子说,“托物兴词,如《关雎》《兔罝》之类是也” (查看原文)
    laoji2211 2019-11-28 16:14:09
    —— 引自章节:第十六篇 汉代五言诗(下)——《古诗十九首》
  • 宋代王应麟《困学纪闻》引李仲蒙说赋比兴云: 叙物以言情谓之赋,情尽物也。 索物以托情谓之比,情附物也。 触物以起情谓之兴,物动情也。 (查看原文)
    YQQ 2015-09-05 09:48:38
    —— 引自章节:14
  • 唐张籍《节妇吟》: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 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 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以上这首诗并非如字面所说是描写谈爱情,其实是“却聘”。他在幕府工作,却有第二处聘请他。这是诗人吐属。因此“彼姣童兮”并不一定指女子失恋,朱子所解释可能有错。又从此诗可见,做人道理是要温柔敦厚,此种人才是可以群,可以怨。 (查看原文)
    YQQ 2015-09-05 10:00:37
    —— 引自第19页
  • 我国文学史上,韵文与散文之演变各有不同之现象,即韵文是渐往艰深的路上走,如《诗经》易读,到屈原的《离骚》《九歌》则较难读,再进而到《两都赋》《两京赋》则更难读;至于散文,则其演变之趋势是渐往平易的路上走,《尚书》难读,到《左传》则较为平易浅近了。 (查看原文)
    YQQ 2015-09-05 15:29:57
    —— 引自第30页
  • 现将中国与西方文学作一概括性的比较。中国文学是带有教训性的,是上层的、政治的、内向型的,且不必一定求人了解,是阳春白雪,别人不懂欣赏亦不在乎;而不是主张低级的下里巴人,抱着“后世复有扬子云必好之矣!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的态度。 中国文学是传下去的,是等待后人去发掘欣赏的。数千年前的文章,今日仍可诵读。 至于西方文学,则是下倾的、向外开展扩张的,且是都会性的、外向型的,如由希腊、罗马两城市文化而形成今日欧洲的文化,但政治是分散而不统一的。只有西方中古时期的耶稣教略似中国,均同用一语言—拉丁文,欧洲人同一信仰的教堂亦趋统一,但缺点是没有统一的政府。西方文学史是娱乐性的,如荷马的诗歌可在众人面前唱,但须求人了解,否则便失败;且主张推广销路,重视空间,但时间一久,便会埋没。 以上谈到《古诗十九首》,它并非一时一人之作,当时那些逐臣弃妇或游子浪妇,这一群作者,并不为求名求利,只是为了抒发他们的离恨乡愁,语不惊险,辞无奇辞,却表现出他们各自的深厚情感。我试从诗句所提及的,无论历法的不同、服装的迥异、京都的易地、丧葬的风俗、气候的冷暖、季节的不同以及时势混乱时的不同人生观分析,处处均可表达出,此一批《古诗十九首》当是东汉末年之作,而非西汉时的作品。 (查看原文)
    YQQ 2015-09-07 14:30:59
    —— 引自第119页
  • 好的文学作品必须具备纯真与自然。真是指讲真理、讲真情。鸟鸣兽啼是自然的,雄鸟鸣声向雌鸟求爱固然是出于求爱,但晨鸟在一无用心时鸣唱几声,那是最自然不过的流露;花之芳香完全是自然地开放,如空谷幽兰,它不为什么,也没有为任何特定的对象而开放;又如行云流水,也是云不为什么而行,水不为什么而流,只是行乎其所不得不行,流乎其所不得不流,这是最纯真最自然的行与流。写作也是如此,要一任自然。文学至此才是最高的境界。“《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屈原的《离骚》色而不淫,诽而不乱,可谓兼而有之。他怨得纯真而自然,而超越了他的现实人生,但不会出乱子,所以是好文章。当我们的人生遇到悲欢离合的情况时,就当看作是行云流水一般。 (查看原文)
    YQQ 2015-09-07 15:49:32
    —— 引自第149页
  • 杜甫如一片枯叶,任由狂风吹飘。他是在大时代中无足轻重的一粒沙、一片叶,但杜诗变成了史诗,他的作品反映了当时的整个时代。 (查看原文)
    YQQ 2015-09-08 18:56:34
    —— 引自第205页
  • ...《曾文正公家训》及《求阙斋随笔》《鸣原堂论文》等,在《曾文正全书》中,盼加浏览,必能与最近弟之功夫有相得之启悟也。于读文之外,并盼同时能读诗,主要可依曾文正《十八家诗抄》所选,就爱读者择其一二家读之,读完了一二家,便可再选一二家,以先读完此十八家为主。最少亦得读完十家上下。每日只需读几首,勿求急,勿贪多,日积月累,沉潜浸渍,读诗如此,读文亦然。从容玩味,所得始深,切记切记…惟为学先必有一种超世绝俗之想,弟性情忠厚,可以深入,因诗文皆本原于性情也。若不能超世绝俗,而只有此一番性情,亦终不免为俗人。从来能文能诗,无不抱有超世绝俗之高致,弟于读文时试从此方面细求之,若于此有得,则志气日长,见识日远,而性情亦能真挚而醇笃。文学之一方面为艺术,其又一方面为道德,非有艺术心胸,非有道德修养,则不能窥文学之高处,必读其文为想见其人,精神笑貌,如在目前。则进步亦自不可限量矣。 (查看原文)
    YQQ 2015-09-09 13:48:10
    —— 引自第308页
  • 亭林的学生潘耒次耕曾为通儒定下了一个标准。他认为:通儒必须要有匡时救世的心术,要有明体适用的学识,在著述上,要有“纵贯百家,上下千载,详考其得失之故,而断之于心,笔之于书”的具体表现。 (查看原文)
    YQQ 2015-09-11 12:19:50
    —— 引自第338页
  • 汉代司马迁著《史记》,凡一百三十篇,计共五十二万余言。《史记》虽然是记载真实历史的史书,所谓“文章同史”,所以也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俗语说:“千古文章两司马。”或说:“文章西汉两司马。”也有人说:“唐诗晋字汉文章。”如有人问汉代的最佳散文作品是哪部?则非司马迁的《史记》莫属。 我人从《史记》这部书已可解决有关西方文学的难题。西方人一直认为道德意识是不能加进文学中去的。如西方的莎士比亚、歌德等大文豪,无不有如此想法。自从《史记》面世以后,其书有道德思想融入作品中,却并不损害其文学价值,即如我国的屈原、杜甫等大家,亦是把道德思想融入于其文学作品中。在文学中可以将道德与人生合一,讲公的人生,有其最高的人生境界,《史记》讲的是整个时代的大生活。 西方又有一问题,就是:“历史需要文学吗?”这亦可从《史记》得到充分的答案。可以说,最高的文学就是最高的历史。前面已经谈到“文章同史”,且《史记》中所记载的历史都是真实的,都是活的、生动的。并且从文学作品来说,“描写人物”难于“创造人物”,《史记》是极为形象生动地来描写人物…… ……故太史公在《史记》中所写之酷吏、货殖、游侠及封禅诸作,都是为了发抒自己只感慨,但全是如实的信史,富有情感,且把自己也加入进去,却公证而不偏私。 …… 我可以肯定地指出来,中国有两大人物,即是两位大文学家: 一位是屈原,他解答了文学与道德的问题。 一位是司马迁,他解答了文学与历史能否合流的问题。 中国的历史是应用的、实用的,诗歌文学亦是应用的、实用的。正如中国的艺术产生于工业,如陶器有花纹、丝有绣花与钟鼎有器具、锅等。并不如西方那样专门为了欣赏而刻画像。中国的艺术是欣赏与应用不分,应用品于艺术品合一,亦即是文学与人生合一。中国... (查看原文)
    Cello 2016-02-14 21:21:04
    —— 引自第76页
  • 文学是一种灵感,其产生必自内心之要求。 (查看原文)
    红皇后 2016-04-03 09:50:40
    —— 引自第3页
  • 中国的道德与人生是在文学的共相中常在的,且有长远的价值。 (查看原文)
    红皇后 2016-04-04 22:29:03
    —— 引自第108页
  • 人生不应该生活得太严肃,应能够欣赏文学之活泼化。 (查看原文)
    红皇后 2016-04-04 22:32:22
    —— 引自第128页
  • 当我们的人生遇到悲欢离合的情况时,就当看作是行云流水一般。 (查看原文)
    红皇后 2016-04-05 15:29:05
    —— 引自第150页
  • 所谓文学,并非将生命、感情放进去就成为文学,而是将生命、感情及有时代性的内在生命力和外在生命力四者配合起来才成为文学的。 (查看原文)
    红皇后 2016-04-05 15:29:51
    —— 引自第150页
  • 今天要唤醒国魂,非词的工作,而是需要诗,诗是歌唱人生的,而非咒骂的。 (查看原文)
    红皇后 2016-04-06 14:57:31
    —— 引自第279页
  • 学文学要不怕老旧,要能传承保留。 (查看原文)
    红皇后 2016-04-06 14:58:48
    —— 引自第280页
  • 今日青年应能看两千年前的国文,又应能看五十年前的英文书,才合水准。如欲在学术界做自由人,一定要花三五年时间通读中英文。 (查看原文)
    红皇后 2016-04-06 19:12:11
    —— 引自第301页
  • 中国的人生在诗中表现,诗落实下来则为散文。 (查看原文)
    红皇后 2016-04-06 19:14:25
    —— 引自第305页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