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人的平等政治(新版)》的原文摘录

  • 第一天上课,我坐在柯亨旁边,见到他的桌上放了一本《正义论》,是初版牛津本,书面残破不堪。他小心翼翼将书打开,我赫然见到600页的书全散了。那一刻,我简直有点惊呆了,从此知道书要这样读。 (查看原文)
    坏卡超 4回复 4赞 2012-06-26 23:08:21
    —— 引自第267页
  • 有人或会提出第二个质疑,称无论这个理想(指自由人的平等政治)多么吸引,终究是西方产物,不适用于中国这个富有独特传统的东方文明。这个问题可以有两种解读。第一种持有的是文化本质论,认为中国人的文化基因决定了中国人不可能成为平等的自由人,因此自由主义不适宜中国社会。这个质疑难以成立。过去百年,自由民主的理念,席卷全球,很多非西方社会(包括东亚)早已完成或正在进行民主转型。中国自五四运动以来,对德先生的追求,更从未止息,并累积了颇为丰厚的自由主义资源,启蒙一代又一代国人。诚然,论者大可主张中国应该走异于自由主义的另类现代化之路。但论者有责任提出支持的理由,包括这条路如何能更好地促进公民福祉,更合理地实现自由平等,以及更公平地分配资源。我相信,不同学派可以就这些问题展开实质而有建设性的交流。这是哲学讨论的起点,而非终点。第二种持的是政治务实主义,认为任何政治理想都必须在某些条件下才可能实现,而中国目前严重缺乏实践自由人的平等政治的条件,因此不宜倡导。这个判断能否成立,需要充分的实证支持。不过,退一步,倘若实情真的如此,合理的做法不应是拒斥自由主义,而是应好好弄清楚这些条件是什么,然后一起努力创造这些条件,促使中国早日成为自由平等的公正社会。 (查看原文)
    6g 2014-07-31 20:15:13
    —— 引自第5页
  • 人类思考政治问题,往往各种观点、意见、理想、立场纷列杂陈,其间社会脉络、历史脉络,以及个人的偏好倾向当然都会有或大或小的影响。不过不同于知识社会学的功能取向与思想史的脉络取向,政治哲学则特别关心政治观念与政治理想的是非对错,并且不是从国家、政党、政治人物的利害得失看是非对错,而是从社会成员的角度看道德意义上的是非对错。 (查看原文)
    爽罗 2018-01-04 16:05:35
    —— 引自章节:序 政治哲学作为道德实践(钱永祥)
  • 为了便利读者掌握要点,让我重复上述的几个命题: 1.政治哲学的任务在于追问政治原则的是非对错; 2.是非对错的标准,系于共同体成员是否可以合理地接受该项原则所涵蕴的对待方式; 3.所谓对待方式,涉及个人规划一己生命的权利、机会与能力,也包括了这样子生活所需要的各种社会、政治、经济、文化资源如何分配; 4.对待方式的合理与否,要看接受的理由是不是超越了特定个人的独特角度,采取了道德人或者公民的普遍角度,从而具备了道德性格或者公共性格。 (查看原文)
    爽罗 2018-01-04 16:33:36
    —— 引自章节:序 政治哲学作为道德实践(钱永祥)
  • 自由人有几个面向。一,自由人有自我意识的能力。人的特别之处,是能意识到“我”的存在,意识到“我”是独立的个体,并有自己不可替代的人生。人的自我意识,构成人的主体性。二,自由人有自我反省和规划人生的能力。人活着,便有欲望。但人不是欲望的奴隶。人可以凭理性能力,对当下的欲望进行价值评估,并选择认同或放弃某种欲望。人有能力构建、修正和追求自己的人生计划,自主地活出自己的生命。三,自由人有道德意识,能够知对错明是非,并愿意服从道德的要求。对自由人来说,道德规范既非外在权威强加于己身的结果,亦非自利者理性计算后的博弈平衡,而是基于良知和对他人的尊重与关怀而得出的合理判断。道德意识的发展,使我们不仅能从自己的观点看世界,也能代人他人的观点看世界,并有意欲过一种合乎伦理的生活。 (查看原文)
    爽罗 2018-01-04 16:59:16
    —— 引自章节:自序 重视社会正义
  • 简言之,自由人是具有理性自主(rational autonomy)和道德自主(moral autonomy)能力的个体。要成为自由人,我们必须充分发展这些能力。这些能力界定人的道德身份,并且是我们活得幸福的重要条件。道理是这样。一,如果我们不是独立主体,没有属于自己的信仰和价值,没有完整的人格,我们谈不上过着自己的人生,并很容易在各种“大我”论述中沦为集体的工具。二,如果我们欠缺理性反省能力,不问缘由便接受社会主流价值,不加质疑便服从外在权威,并任由当下欲望支配自己,我们谈不上活出自己的人生。人不能没有信念而活。信念结成意义之网,人在其中安顿。但这些信念必须是真的、对的和好的。没有人愿意活在虚妄错误无聊之中。要知道什么是真是对是好,我们必须反思。经过反思的人生,才是“我”的人生,才值得过。三,如果我们缺乏道德能力,将难以展开公平的社会合作,建立彼此信任和互相关怀的伦理关系。要合作,便必须有强制性的人人遵守的规则。什么样的规则才公平合理,并使得每个参与者乐于接受?这是所有政治社群必须面对的问题。我们重视这个问题,并努力寻找答案,即意味着人是可以对政治秩序作出道德评价的能动者(agent),并期许社会制度合乎正义要求。正义社会的前提,是有正义感的公民。公民的正义感,彰显了人的道德自主。人的道德自主,则是伦理生活的必要条件。 (查看原文)
    爽罗 2018-01-04 17:18:37
    —— 引自章节:自序 重视社会正义
  • 我甚至认为,政治哲学是一种公共哲学,和每个公民息息相关。我们一出生,便活在国家之中。国家的制度好坏,直接影响每个人的生命。好的制度,可以使人活得像人,活得有尊严,活得有希望。坏的制度,却会令人活得不正直,活得卑下,活得绝望。这一点,国人应该深有体会。作为独立自主的个体,我们有最基本的权利,要求一个公平公正的制度。这不是任何人的施舍,而是平等公民对政治生活的合理期待,因为政治权力源于人民。只有政府将正义作为制度的首要德性,只有公民的基本权益受到尊重,只有个体能够在没有恐惧下自由思想,我们才有可能建立一个具正当性的政治社群,才有机会过上自主而有尊严的生活。政治哲学最基本的关怀,是人应该如何活在一起。这是关乎每个人的根本问题。就此而言,政治哲学的首要言说对象,是政治社群中的平等公民,而不是统治者。政治原则的论述,更应在公共领域自由展开,并容许公民积极参与。 (查看原文)
    爽罗 2018-01-14 12:29:24
    —— 引自章节:自序 重视社会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