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锢的头脑 短评

  • 5 米卡 2016-09-23

    精装恢复了波兰版前言和后记。

  • 5 [已注销] 2017-06-11

    重读。一种被强大心智砥砺的尖锐感觉与言辞,一种横行于美学、哲学、政治与道德之间的大跨度的洞察力,一个纯洁心灵背负的过度自责与自省。米沃什与布罗茨基有很大的相似性。

  • 1 时间与玫瑰 2016-10-02

    很应景的书 你可以看到很多应景的只言片语

  • 1 劈头士》睁木 2017-03-07

    已购。四年前初读时关注在abcd四个人物肖像的章节,今天再读,被前三章以及《秩序的敌人——人》那章打动,感觉这四年来,形势真有点变化了。。。第二章《看西方》开篇对战争打破日常秩序的描写,文学性强,让人历历在目。而《秩序》那章更是金句遍地~~论农民对于领袖人物的工具作用。论在工人团结口号下,以树立先进来瓦解工人的实质团结。“在评价艺术作品时,若稍微偏离党的路线,就会酿成意想不到的政治动乱。”;“在人民民主国家,人们的头脑里也被注入了麻醉剂——那就是辩证唯物主义,虽说马克思和恩格斯从未设想过他们的学说会被如此利用。”“既然你已经是个马克思主义者,那你就必须是斯大林主义者;因为没有斯大林主义,就没有马克思主义。”

  • 1 Antigonus 2018-03-28

    可能是因为眼界不同了,或者书中的主要内容早已被我接受,现在再看已经没有任何惊艳感。或许高中时最适合读这书吧。另外,这本书是很挑读者的,无怪乎美国人对它不感兴趣。

  • 1 笑完我就去睡觉 2017-10-12

    新信仰通过展示奇迹来吸引信徒,奇迹消失之后,刺刀就露出来了。

  • 0 胡如隐 2018-05-19

    他们既不认同它,又渴望它的证明。

  • 1 火柴 2018-04-13

    20180413 分析得入木三分,能在大陆出版真是难得。

  • 1 村里的许先生 2017-09-05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直在重复历史,旧神倒了,再造一个新的神,然后在没有变化的世界里腐烂下去。

  • 2 脑震荡妞 2017-06-30

    读得鸡皮疙瘩都起来

  • 1 池放 2018-01-17

    抽出来的时候没想到这么难。书很好也很难读。理论性很好,划线不知如何下笔,现实意义又强。和昨日的世界不是一类。

  • 1 newolder 2018-02-26

    现在的意义不言自明。

  • 0 晓林子悦 2018-03-13

    当然,波兰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当然,“穆尔提-丙”药丸如今仍然适用。但是,直抒己见的政治色彩浓烈的文章往往同时意味着其他色彩的苍白。这部作品集属于高明的政论和不算高明的文学,它的域界对特定读者开放,首先要求的是政见,而非文学。

  • 1 阿尔蒙德萨 2019-03-18

    人性是不可靠的,它是能看到的那束光,却永远也触摸不到。事件、制度、环境会以一种悄无声息却出人意料的方式对人性产生根本上的影响。人自作聪明或自视甚高而戴上假面,但假面渐渐与肌肤融为一体,最终真假难辨,血肉模糊。所以米沃什说:“我知道人有罪,但我不能用手指指出来,因为……这罪过是历史的产物,而不是人所产出。”但历史的罪过不应被遗忘,也不应被宽恕。应当被宽恕的,是“那些现有的和未来还会再犯的罪行”,这也是作者对于人性怀有的最大悲悯。米沃什对自己的天赋怀有的强烈的责任感告诉他,“目睹事实的眼睛不该闭上,触摸过笔的手不该忘记手中握着的笔。”因此他在作品中真诚地反思人性,追问并记录。虽然人类的最终命运如何,是否能逃脱被改造的命运,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只要人类仍在追寻,希望就还在人世。

  • 0 绝缘儿 2018-10-04

    10.3 恐惧与脆弱之时的穆尔提-丙药丸。唯物辩证法诡辩术与权力话语。知识被创造并灌输。废墟与痛苦是社会思想的学校。米沃什不断挖掘记忆,对比着剖析自己,自述自己的来路,找到天赋所赋予的使命。阻力和障碍对创作的所谓助益,在于亲身经历,在于对人的悲悯。在这历史潮流中需耗费极大的气力以保持自我,保留人性的种子。实践抗议。

  • 1 [已注销] 2017-08-14

    恐惧的根源在于知识分子无法进行精神上的反抗。 见鬼,人到底需要什么呢?

  • 0 Te 2018-06-25

    听懂了那些新信仰和凯特曼的作法,对自己真正信仰沉默时,想像着穆尔提丙药丸的东欧人民,与如今有何本质区别,被禁锢的不止头脑,时间久了,也不知何为自由,不愿自由,所谓安全与稳定。世代政治的暴力与套路,如此一致,说明人类群体的劣根性从未改变过。

  • 0 阿拉丁的神灯 2018-02-02

    其实也就一般般吧。

  • 0 栖栖子 2018-11-11

    被分裂的头脑

  • 0 阿丽丝 2018-12-29

    天气或者心情不太宜人的时候慎读这本书。阅读体验可谓艰难,第一大概是因为这些“故事”全都发生过,只不过隐去了主人公的姓名,二是因为这些故事并没有完结,书中所讲的新信仰已然不新,但是它和“凯特曼”的幽魂依然笼罩着并非仅仅只是东欧的土地,三是因为米沃什所用的语言和手法,这应该是在他流亡时期写的书,至少有一部分是,但是描写依然充满警觉和某种程度上的自我审查,我猜想,生于立陶宛的米沃什,经历过两次大战,两个帝国的摧毁和控制之后,恐惧的铁钳在他脑中不会即时就松开,这都体现在他的语言中,来自历史和地缘的冲突之地的语言和故事,满纸沉重、创伤和一种向死而生的微茫但坚定的希望,这一切对作者和读者来说,都不可能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