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评论·作家访谈2的笔记(8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cnniuge

    cnniuge

    E.B.怀特:任何人若有意识地去写给小孩看的东西,那都是在浪费时间。你应该往深里写,而不是往浅里写。孩子的要求是很高的。他们是地球上最认真、最好奇、最热情、最有观察力、最敏感、最灵敏,且一般来说最容易相处的读者。

    2016-11-20 18:16   3人喜欢

  • cnniuge

    cnniuge

    济慈用过nothingness这个词:Till love and fame to nothingness do sink.但是博尔赫斯觉得,这个词比威尔金斯造的“neverness”冲击力要弱:这是一个漂亮到冷酷的词,一切皆无,仿佛也不曾有过。

    2016-11-20 12:31   2人喜欢

  • cnniuge

    cnniuge

    如果一个人想毁掉自己的作品,他把自己的作品扔到火中,那样就结束了一切。当他对自己的亲密友人说:“我要你把我那些文稿销毁”,他知道朋友永远也不会照办;而这个朋友也明白他“嘱托人”知道,而他知道另一个人知道他知道......如此循环不已。

    2016-11-15 21:37   2人喜欢

  • NANA

    NANA

    语言自由、纯粹的公开性让我感到疲惫,因为这是一种展示,而不是说出的什么东西。

    2018-09-25 12:42   1人喜欢

  • 达浪耶

    达浪耶

    这正是最具讽刺之处。个人暴力是禁忌,而我们生活当中却无时不有大规模的暴力。

    2019-05-06 15:54

  • 达浪耶

    达浪耶

    童年的感觉实在是太过明亮了,我发现真的很难忘却。只要你充分放松你的注意力,它们就会悄悄爬上你的心头——它们都不需要你去努力地唤起;它们就在你身边,你触手可及。

    2019-05-06 14:49

  • 达浪耶

    达浪耶

    游戏有两类:一类就像足球,其本质只是消遣而已,还有一类,则是意义重大、郑重其事的游戏。孩子们在玩耍时,尽管是在自娱自乐,但他们相当郑重其事。这一点很重要。这类游戏的严肃性,对年幼的他们来说,不亚于爱情之于十年后的他们。

    2019-05-04 15:06

  • 雪山上的彩虹

    雪山上的彩虹

    一九七七年,在伊斯坦布尔,我第一次在《巴黎评论》上读到福克纳的访谈。我就像无意中发现了宗教典籍一样高兴。当时我二十五岁,和母亲住在一套俯瞰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公寓里。我坐在一间密室里,周围全是书。我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奋笔写着第一部长篇小说。写处女作,不仅是要把自己的故事写得像别人的故事。与此同时,你得成为一个能以一种平衡的方式,从头到尾想象一部小说的人,还得会用词汇和句子表达这个梦……为了成为小说...

    2019-03-02 07:52

  • 阿麻瓜

    阿麻瓜 (活成一个蹩脚的笑话。)

    E·M·福斯特 P3 我认为小说家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开始写作的时候想好小说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主体事件是什么。当然他也可以在小说写到结尾之前改变他的初衷,确实小说家有可能是这样的,他甚至改变一下为好,不然小说就会变得局促而紧迫。但是故事的发展无论如何要逾越或穿过前头像一座山立在那儿一样的某个‘实体’(他补充道,“在这部小说中应该是要去经历。”),这样的一种感觉很有价值,而我也尽力在每部小说中都这么去写。 ...

    2019-01-25 21:41

  • Scarlett

    Scarlett

    这时我意识到事实和虚构之间有一个有趣的互反关系,这种感觉我都没法论证和解释,就是我越尽量地描写实际情况,它就越显得虚构化。

    2018-12-16 21:08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2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