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一 短评

热门 最新
  • 0 Colin Jiang 2020-10-20

    这本书写于日本经济泡沫前的1979年,作者是写《邓小平时代》傅高义教授。和西方国家比,日本作为东亚国家,行事风格、思维方式与中国人更为接近,邓小平1978年出访日本,也是因为日本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40年后,这本书对于我们现在仍有现实意义。不要自满于大国崛起,仍要虚心学习!

  • 0 阿吉 2020-10-19

    作者将观察到的一系列政治,经济,社会,教育,职场等等现象归纳为日本的“优点”,太过主观单一,只是“不同之处”,至于这不同之处是否真的具有优越性,尚未可知。(当然,第三部分列举了日本制度的弊端,篇幅虽小,但很中肯)

  • 0 Augustus Nolan 2020-10-17

    吹过头了吧,老头?

  • 0 notU.P 2020-10-12

    不知道当时是不是有启发,现在去看,是以结果倒推原因了

  • 0 talliscool 2020-10-11

    感觉有些过时了

  • 0 天人五衰 2020-10-10

    打脸神作

  • 0 薇笑 2020-09-01

    内容比较过时,读来意义不大

  • 0 Lebron 2020-08-30

    1.看的日本读物较少,书中提到的官僚和政治家治国分离,官僚制度 行政制度不因政治家换届有政策不连贯的风险这一点很是好奇 2.第二日本人的集体意识不仅仅是单一民族国家的结果,这还同日本的公平结果观念,大企业终身雇用,群体协商制度有关,日本人接触不多,有待验证

  • 0 毒毒&Raychi 2020-08-28

    作为一本研究日本现代制度的早期著作,本书的不少观察可能显得有些不那么独特,甚至可以说有些落伍。但考虑到这本书的时间(上世纪80年代),应该算是西方研究日本的先驱著作之一。不管怎样,直到现在日本仍然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尤其是社会治理、环境保护等方面。日本人对自己国家的信心以及日本产品本身的高品质,至今仍是世界之最。本书提供了的一些视角应该是比较经典的。不过实话实说,我觉得此书在现在这个时间点(2020年),称不上十分推荐,有些只呈现日本最好一面的感觉(尽管这在当时很大程度是为了一鸣惊人)。

  • 1 言非 2020-08-27

    初代精日(不是贬义

  • 0 Easy 2020-08-21

    有意思的是,日本这个宝藏国家到底是怎么做到让每个来过这里的人都爱上它的呢

  • 0 任平生 2020-08-20

    作为通选课《日本经济》的自行挑选的补充读物,对于理解高度成长期当中的日本,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和介绍,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傅高义先生则是以一种全程赞美的眼光在描述日本,使得全文的基调令人困倦,不如其另外一部作品《邓小平时代》的文笔来得流畅。

  • 0 云胡不喜 2020-08-11

    对日本政经了解不足,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绝对是一本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为主导的具有启示性的好书。对比日本在不同方面取得的成就,究其原因,令人反思本国的不足之处。

  • 0 饕餮紫麒麟 2020-08-05

    从他的角度来说算可观了 2020.8.5

  • 0 栋汁 2020-08-02

    写给美国政府

  • 0 少焉 2020-07-31

    或许看的晚了,这书确实一般。我想看鲜活的事例,但更多是叙述。并没有更多的启示。

  • 0 时光小偷 2020-07-26

    想想作者的角度,就可以明白书中的态度。

  • 0 Luna Knight 2020-07-23

    站在1970年代,傅高义确实列举了西方视角下日本社会的各种优点,也成功预言了日本接下来辉煌的十年。但是站在2020年代再回看“失去的三十年”,没能洞察泡沫的问题,就显得略浅显了。P.S.那个年代的写作风格都像“参考消息”,有宏观描述没数据图表。

  • 0 April 2020-07-22

    补标,之前为世界现代史欧阳的课写了书评,憋到半夜突然搞不出来,后来傅高义又写了中国第一的文章,还有邓小平传吧。

  • 1 achowes 2020-07-21

    很久以前看过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现在来看看他写的日本经济腾飞前的《日本第一》。站在后来者的角度,怎样去理解经济发展的因果关系。 看书的时候很有现代中国的既视感,不论从官僚体系、东南亚文化、集体主义都可以看到两者相似的点。当然在我的理解中,中国体制介于新加坡的精英政府和日本的集体政府之间,有相似却不完全相同。 作者不断在书中赞美集体主义的优点,高效、着力于长远利益、服从,这使日本能够从二战战败之后迅速崛起。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集体主义虽然能带来快速的规模扩张,却不利于破坏性创新的实现。从现在来看,日本能够在半导体时代涌现出一系列夏普、索尼、松下等公司,却没有跟上互联网的技术革命。因为体制内的创新是细节优化,对于颠覆性的创新没有适应能力。自由主义诞生创新,虽然低效,但是我爱乱哄哄的热闹。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