锌皮娃娃兵的笔记(19)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凤瞳

    凤瞳 (趴在帝都墙角下)

    我们这里的人,把所有事情都严严实实的掩盖起来,我们对此一无所知,比方说,关于孩子们的残忍,我们知道什么?直到不久之前,我们还说什么苏联少年是世界上最好的少年,说这种话对我们有什么用?说我国没有吸毒现象,没有横行霸道,没有抢劫掠夺。原来,这些恶行我国样样具备,应有尽有。到了那边,还把武器发给了这些少年。。。。。上帝啊,宽恕他们吧,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干的事。 为什么当我们讲真话时,总像是谎言?为什么...

    2019-05-22 10:11

  • 凤瞳

    凤瞳 (趴在帝都墙角下)

    报纸上依旧在报道:某家直升机完成了飞行演习,某人被授予红星勋章。这时,我的病被彻底治好了。阿富汗治好了我轻信一切的病,过去我以为我过一切正确,报纸上写的都是真事,电视中讲的都是事实。 怎么办?怎么办? 我总想干点什么事,总想到什么地方去,演讲,说一说。。。 我母亲阻止了我:我们已经这样过了一辈子啦

    2019-05-22 10:05

  • 凤瞳

    凤瞳 (趴在帝都墙角下)

    我从来不属于任何人,我仅仅是自己的我。 我们这儿的真理,总是为某人或某事服务的;为革命利益,为无产阶级政权,为党,为大胡子独裁者,为第一或第二个五年计划,为历届代表大会。。。。 陀思妥耶夫斯基:真理高于俄罗斯 《新约·马太福音》: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

    2019-05-22 09:59

  • 凤瞳

    凤瞳 (趴在帝都墙角下)

    民间暗地流传着阵亡通知书的故事,不久之前,母亲们还扑在严严实实的铁箱子上,绝望的呼天抢地;他们又在职工面前,学校里,号召其他孩子要完成对祖国应尽的义务。 关于开枪还是不开枪这一选择时的痛苦心理,可是他走开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为了社会主义杀人就好!军令已经划定了道德规范。 任何一桩历史事件,都不能按其自我意识进行判断。可悲的是,这种自我意识与历史并不相符。 卡夫卡:人在自我中永远的迷失了。

    2019-05-22 09:47

  • 王逸清

    王逸清

    我也是出于爱而嫁人的,自己找上门的!他是个飞行员,高高的个子,长得很帅。他穿着皮夹克、软底皮靴,像头大熊。他就是我将来的丈夫吗?姑娘们“啊”了一声。我进了商店,为什么我们的工厂不生产高跟拖鞋?我在他面前显得那么矮小。我总盼望他生病、咳嗽、伤风感冒,那时他就能在家里待上整整一天,我就可以伺候他了。我盼儿子都快盼疯了,我希望儿子能够长得像他:同样的眼睛,同样的耳朵,同样的鼻子。仿佛天上哪位神仙听了我...

    2019-02-28 19:20

  • 王逸清

    王逸清

    下课以后,我的朋友阿廖沙问我:“如果吉姆是白军,你是红军,怎么办?” 我们一辈子就是这么活着的一白军和红军,谁不和我们在一起,谁就反对我们。 在巴格拉莫附近,我们走进一个村子,请村民给点东西吃。按他们的教规,如果一个饿肚子的人来到你家,你不能拒绝给他热饼吃。妇女们让我们坐在桌前,给了我们吃的。我们离开后,全村人用石头和棍棒活活把她们和她们的孩子给打死了。她们本来知道自己会被打死,但是并没有把我们...

    2019-02-26 07:45

  • 王逸清

    王逸清

    我无法讲述发生的一切,那是一种幻觉。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剩下的事是我亲眼所见的。我记得的事,只是整体中的一部分。后来出现的事,是我能够讲述的。为谁而讲呢?为了阿廖沙,他死在我怀里,他肚子里有八个弹片。我们从山上把他运下来,花了十八个小时。他活了十七个小时,到第十八个小时的时候,他死了。为阿廖沙而回忆,这么做是从相信人有所需这一观点出发的。我相信他再也不会疼了,再也不会怕了,再也不会害羞了。既然如...

    2019-02-26 07:34

  • 王逸清

    王逸清

    “成两列纵队,集一一合!” 我们排好后,他们当即宣布:几小时以后,飞机来接你 们,你们要到阿富汗共和国去履行军人的义务,去实现军人的誓言。 这下可热闹起来了,恐惧、惊慌把人变成了牲畜。有的人 一声不响,有的人怒气冲冲,有的人因为委屈哭了,有的人傻了。这种出乎意料的、对我们进行的卑劣的欺骗,让人惊呆了。原来伏特加是为这事而准备的,这样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搞定我们。伏特加下肚之后,趁着酒劲发作,有些士兵企...

    2019-02-26 07:13

  • 蓝琉璃

    蓝琉璃

    人们在那边靠仇恨生存,靠仇恨活下去。那么,负罪感呢?这种感觉的出现不是在那边,而是在这里,当我在这里开始旁观此事的时候。为了我们一个被杀害的士兵,我们会屠杀整个村子。在那边,我觉得事事都是正义之举,可是到了这里,我吓了一跳。

    2017-10-13 12:59

  • 蓝琉璃

    蓝琉璃

    阿富汗治好了我轻信一切的病,过去我以为我国一切都正确,报纸上写的都是真事,电视中讲的都是事实。 “怎么办?怎么办?”我反问自己。我总想干点什么事……总想到什么地方去……演讲,说说 我母亲阻止了我:“我们已经这样过了一辈子啦

    2017-10-13 12:54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锌皮娃娃兵

>锌皮娃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