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青年诗人的信》的原文摘录

  • 你是这样年轻,一切都在开始,亲爱的先生,我要尽我的所能请求你,对于你心里一切的疑难要多多忍耐,要去爱这些“问题的本身”,像是爱一间锁闭了的房屋,或是一本用别种文字写成的书。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现在你不要去追求那些你还不能得到的答案,因为你还不能在生活里体验到它们。一切都要亲身生活。现在你就在这些问题里“生活”吧。或者,不大注意,渐渐会有那遥远的一天,你生活到了能解答这些问题的境地。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也许你自身内就负有可能性:去组织、去形成一种特别幸福与纯洁的生活方式;你要向那方面修养——但是,无论什么来到,你都要以广大的信任领受;如果它是从你的意志里、从任何一种内身的窘困里产生的,那么你要好好地负担着它,什么也不要憎恶。——“性”,是很难的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身体的快感是一种官感的体验,与净洁的观赏或是一个甜美的果实放在我们舌上的净洁的感觉没有什么不同;它是我们所应得的丰富而无穷的经验,是一种对于世界的领悟,是一切领悟的丰富与光华。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就是饮食,也有许多人使之失去本意:一方面是“不足”,另一方面是“过度”,都搅混了这个需要的明朗;同样搅混的,是那些生命借以自新的一切深的、单纯的需要。但是一个“个人”能够认清,很清晰地生活(如果因为“个人”是要有条件的,那么我们就说是“寂寞的人”),他能够想起,动物和植物中一切的美就是一种爱与渴望的、静静延续着的形式;他能够同看植物一样去看动物,它们忍耐而驯顺地结合、增殖、生长,不是由于生理的享乐也不是由于生理的痛苦,只是顺从需要,这个需要是要比享乐与痛苦伟大,比意志与抵抗还有力。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啊,人们要更谦虚地去接受、更严肃地负担这充满大地一直到极小的物体的神秘,并且去承受和感觉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精神的创造也是源于生理的创造,同属于一个本质,并且只像是一种身体快感的更轻妙、更兴奋、更有永久性的再现。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大半两性间的关系比人们平素所想的更密切,也许这世界伟大的革新就在于这一点:男人同女人从一切错误的感觉与嫌忌里解放出来,不作为对立面互相寻找,而彼此是兄妹或邻居一般,共同以“人”的立场去工作,以便简捷地、严肃地忍耐地负担那放在他们肩上的艰难的“性”。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所以你要爱你的寂寞,负担那它以悠扬的怨诉给你引来的痛苦。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如果你的亲近都离远了,那么你的旷远已经在星空下开展得广大;你要以你的成长欢喜,可是向那里你不能带进来一个人,要好好对待那些落在后边的人们,在他们面前你要稳定自若,不要用你的怀疑苦恼他们,也不要用你的信心或欢悦惊吓他们,这是他们所不能了解的。同他们寻找出一种简单而诚挚的谐和,这种谐和,任凭你自己将来怎么转变,都无须更改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由于它精华已尽、而又勉强保持着的过去时代的储存(从中滋养着一个可怜的现在);由于这些无名的、被学者和语言学家们所维护、经常不断的意大利旅游者所效仿的、对于一切改头换面或是毁败了的物品的过分的估价,根本这些物品也不过是另一个时代另一种生活的偶然的残余,这生活已经不是我们的了,而也不应该是我们的。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你最内心的事物值得你全心全意地去爱,你必须为它多方工作;并且不要浪费许多时间和精力去解释你对于人们的态度。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如果你在人我之间没有谐和,你就试行与物接近,它们不会遗弃你;还有夜,还有风——那吹过树林、掠过田野的风;在物中间和动物那里,一切都充满了你可以分担的事;还有儿童,他们同你在儿时所经验过的一样,又悲哀,又幸福,——如果你想起你的童年,你就又在那些寂寞的儿童中间了,成人们是无所谓的,他们的尊严没有价值。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好好地忍耐,不要沮丧,你想,如果春天要来,大地就使它一点点地完成,我们所能做的最少量的工作,不会使神的生成比起大地之于春天更为艰难。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爱的要义并不是什么倾心、献身、与第二者结合(那该是怎样的一个结合呢,如果是一种不明了,无所成就、不关重要的结合?),它对于个人是一种崇高的动力,去成熟,在自身内有所完成,去完成一个世界,是为了另一个人完成一个自己的 世界,这对于他是一个巨大的、不让步的要求,把他选择出来,向广远召唤。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在各种人类的生活中没有比爱被因袭的习俗附饰得更多的了,是无所不用其极地发明许多救生圈、游泳袋、救护船;社会上的理解用各种样式设备下避难所,因为它倾向于把爱的生活也看作是一种娱乐,所以必须轻率地把它形成一种简易、平稳、毫无险阻的生活,跟一切公开的娱乐一样。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诚然也有许多青年错误地去爱,即随随便便地赠与,不能寂寞(一般总是止于这种境地——),他们感到一种失误的压迫,要按照他们自己个人的方式使他们已经陷入的境域变得富有生力和成果;——因为他们的天性告诉他们,爱的众多问题还比不上其他的重要的事体,它们可以公开地按照这样或那样的约定来解决;都不过是人与人之间切身问题,它们需要一个在各种情况下都新鲜而特殊、“只是”个人的回答——但,他们已经互相抛掷在一起,再也不能辩别、区分,再也不据自己的所有,他们怎么能够从他们自身内从这已经埋没的寂寞的深入寻得一条出路呢?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因为他们周围的一切都是——习俗;从一种很早就聚在一起的、暗淡的结合中的表演出来的只是种种限于习俗的行动;这样的紊乱昏迷之所趋的每个关系,都有它的习俗,即使是那最不常见的(普通的意义叫作不道德的)也在内;是的,甚至于“分离”也几乎是一种习俗的步骤,是一种非个性的偶然的决断,没有力量,没有成果。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但是,如果我们坚持忍耐,把爱作为重担和学业担在肩上,而不在任何浅易和轻浮的游戏中失掉自己(许多人都是一到他们生存中最严肃的严肃面前,便隐藏在游戏的身后)——那么将来继我们而来的人们或许会感到一点小小的进步与减轻;这就够好了。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 这个进步将要把现在谬误的爱的生活转变(违背着落伍的男人们的意志),从根本更改,形成一种人对于人,不是男人对于女人的关系。并且这更人性的爱(它无限地谨慎而精细,良好而明晰地在结合与解脱中完成),它将要同我们辛辛苦苦地预备着的爱相似,它存在于这样的情况里:两个寂寞相爱护,相区分,相敬重。 (查看原文)
    Orange Is Dead 23赞 2013-03-10 17:46:59
    —— 引自第1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37 3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