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温柔》的原文摘录

  • 露斯玛利由妮珂帮助,用自己的钱买了两件衣裳、两顶帽子和四双鞋。妮珂买东西的单子有两页长,此外还买了在橱窗里看见的东西。凡是她喜欢而自己不能够用的,她便买了送给朋友。她买了几串五颜六色的念珠、可以折叠的海滩坐垫、假花、蜂蜜、一张客人睡的床、手袋、围巾、鹦鹉,玩具屋里的小摆设和三码对虾色新料子。她也买了十来件游泳衣,一只橡皮做的鳄鱼,一副黄金和象牙做的旅行用象棋,替阿贝买的麻布大手帕,还在有名的厄姆百货公司买了两件软皮夹克,一件宝蓝色,一件紫红色——买这许多东西和高级妓女买内衣裤与首饰完全不同:妓女买这些东西是职业上的需要和生活保障,妮珂买东西的观点则完全不同。她是大量精心巧思与血汗的产物。为了她,火车从芝加哥出发,横越过广阔的大陆来到加利福尼亚;口香糖厂冒烟,链带工厂把一个个的链环联结起来;工人们在大桶里搅和牙膏,从铜制大桶里取出漱口水;女孩子们在八月迅速包装西红柿或者于圣诞夜在将出售零星杂物的百货公司里粗鲁无礼地工作;混血的印第安人在巴西咖啡园中苦干,发明新型拖拉机的梦想家被剥夺了专利权——这些只是向妮珂做出奉献的一部分人,因为整个制度浩荡前进,便培养出她的处理方式,例如大量采购,那种热烈的劲儿,就像坚守岗位的一个消防员,面对着越燃越旺的火势,脸被熏红了一样。她现身说法,指点出十分简单的原则,仿佛是在自找晦气,又破费不少,可是她指点得十分高明,一切都显得优雅,不久露斯玛利便想模仿她。 (查看原文)
    Cpt.Haddock 15回复 16赞 2012-07-16 14:54:55
    —— 引自第60页
  • 在妮可尔的帮助下,罗丝玛丽用自己的钱买了两套衣服、两顶帽子和四双鞋。妮可尔照着两大页购物单上开列的商品一路买下来,看到橱窗里有什么合意的也都如数买下。凡是她喜欢的,即使用不着也买下当礼物送人。她买的东西有:彩珠、折叠式沙滩座垫、假花、蜂蜜、客用床、各种皮包、围巾、情鸟、洋娃娃的微型家具、三码虾红色新布等。她还买了一打游泳衣、一只橡皮鳄鱼、一套镶金象牙棋子、送给埃布的一些亚麻布大方巾、两件赫尔墨斯牌麂皮甲克(一件翠鸟蓝、一件耀眼绿)——她买这些东西并不是像名妓买内衣和珠宝一样,一是为了穿戴打扮,职业需要;二是为了存些体己为日后生计着想。她购买东西完全是出于另一个截然不同的目的。妮可尔是机智灵巧与辛勤劳作相结合的产物;为了她,火车从芝加哥启动,越过美洲大陆的圆肚皮驶向加州;口香糖厂冒出浓烟,联系带一节一节地增长;男工拌牙膏、抽漱口水,大桶小桶忙个不停;女工到了八月就赶制西红柿罐头,到了圣诞节前夕就在廉价商店里拼命干活;混血印第安人在巴西的咖啡种植园里辛苦劳作,梦想家发明了新拖拉机,反而被剥夺了专利权。所有这些人只不过是为妮可尔提供什一税的一部分人罢了,一切都像一个完整的系统,摇摇晃晃,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向前滚动着,为妮可尔的大肆购买等进程添上一层燥热的红润。这红润颇像面对熊熊燃烧的大火坚守岗位的消防队员的兴奋表情。妮可尔所表现出的是一些纯朴的天性,其中包含着自我毁灭。但她表现得如此精当,能让人欣赏到一种美质,所以在不久的将来,罗丝玛丽跃跃欲试,也要效法此举。 (查看原文)
    Cpt.Haddock 15回复 16赞 2012-07-16 14:54:55
    —— 引自第60页
  • 在尼科尔的指点下,萝丝玛丽用自己的钱买了两套衣服,两顶帽子和四双鞋子。尼科尔按照一份有两张纸的长长的清单采购物品,另外还买了陈列在橱窗里的东西。她买下喜欢的东西,未必都是她自己要用的,她买来是当作礼物送给朋友的。她买了一些彩色的珠子、几块海滩上用的折叠软垫、一些人造花、蜂蜜、一张专供客人用的床、几只包、几条围巾、几只鹦鹉、可摆在玩具房间中的袖珍物品及三码长的对虾色的某种新式布料。她还买了一打泳装、一条橡皮鳄鱼、一副黄金和象牙制成的旅行象棋、给艾贝的大号亚麻手帕、两件羚羊皮夹克,皮夹克的颜色是那种翠鸟灰,皮毛是大红的,这两件皮夹克是从赫尔墨斯商店买来的——她买下这些东西并不能与一个高级妓女的采购相提并论,后者购买内衣和珠宝,说到底是购买职业装备或者说买保险——而尼科尔的采购则是出于一种截然不同的考虑。尼科尔是才智和辛劳的产物。为了她,火车从芝加哥出发,穿过大陆丰腴的腹地,抵达加利福尼亚;胶姆糖工厂在冒烟,工厂的传送带连续运转着;男人们在缸里搅拌牙膏,从铜制的桶里汲取漱口剂;姑娘们在八月里麻利地装着番茄罐头,或在圣诞夜的杂货店里忙得七荤八素;印第安混血儿在巴西的咖啡种植园里辛勤劳作,幻想家不再享有新型拖拉机的专利权了——这只是向尼科尔进贡的一部分人,随着整个体制轰轰隆隆不可一世地向前推进,就给像尼科尔这样进行大量采购的行为推波助澜,那种买卖的亢奋不下于一个面对大火坚守岗位的消防队员的满脸红光。她体现了一些非常朴素的原则,这些原则掩盖了她本人的可悲命运。她对这些原则的体现是如此确切,以致这种买卖行为也显得优雅起来,而现在萝丝玛丽也竭力要加以仿效了。 (查看原文)
    Cpt.Haddock 15回复 16赞 2012-07-16 14:54:55
    —— 引自第60页
  • With Nicole’s help Rosemary bought two dresses and two hats and four pairs of shoes with her money. Nicole bought from a great list that ran two pages, and bought the things in the windows besides. Everything she liked that she couldn’t possibly use herself, she bought as a present for a friend. She bought colored beads, folding beach cushions, artificial flowers, honey, a guest bed, bags, scarfs, love birds,miniatures for a doll’s house and three yards of some new cloth the color of prawns. She bought a dozen bathing suits, a rubber alligator, a travelling chess set of gold and ivory, big linen handkerchiefs for Abe, two chamois leather jackets of kingfisher blue and burning bush from Hermès— bought all these things not a bit like a high-class courtesan buying underwear and jewels, which ... (查看原文)
    Cpt.Haddock 15回复 16赞 2012-07-16 14:54:55
    —— 引自第60页
  • 一个十八岁的姑娘也许会透过一片缓缓上升的青春薄雾望着一个三十四岁的男子,而一个二十二岁的姑娘则会目光犀利地看透一个三十八岁的男人。 (查看原文)
    Barney的领带 6赞 2015-02-17 17:07:47
    —— 引自第223页
  • 日后回想起来,这个下午的每分每秒都是幸福的——当时只道平常,只以为是过往欢愉与未来欣悦间的无数平常时刻之一,然而,到了最后,它却变成了快乐本身。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你的成长是为了工作——而不是专为了结婚。现在,你找到了你的第一颗坚果,那是颗好果子,只管去敲开它,无论之后发生什么,那都会变成你的经历。或者是你受伤,或者是他——不敢发生什么,你都不会被打倒,因为从根本上说,你是个男孩,不是姑娘。”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事实上,他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细细回顾少年往事,人们总是在那时候就做出了抉择,决定了是否要为某样他们已不再相信的东西而死。在苏黎世那些惨白的晨曦里,当他的目光越过街灯那迎向天空的光束,落在街对面一户陌生人家的厨房里时,迪克常常想,他要做个好人,他要做个友善的人,他要做个勇敢、智慧的人,可所有这些都很难。他也想得到爱情,如果挤得出时间的话。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如今他们在美国了。就算弗朗兹再如何将迪克想象成登徒子,也绝对不曾想到他们已经走出了这么远。他们如此抱歉,亲爱的;他们一路行来,相会在出租车里,甜蜜的;他们先选择了笑意吟吟,在印度斯坦相见,随后还有不可避免的争吵,为了什么,谁也不知道,谁也不在乎——直到最后,他们中的一个先行撒手而去,留下另一个独自哭泣,生活只剩忧伤,心中只余哀楚。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有人这样写过,愈合的疤痕和皮肤的病理特征有着某些相似之处,但一个人的生活中却没有这回事。切开了的伤口有时会缩小到一个针尖那样大小,但它仍然是伤口。痛苦所留下的创伤更像是失去一个手指,或者瞎了一只眼睛。我们也许在一年中的某个片刻不会想到它们,但是,一旦想到,也就没法补救了。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他只是完全放松休息,为战斗养精蓄锐。这和体育比赛是一回事,无论什么运动,一流的运动员退守二线时多数时候其实都在休息,次一级的人则不同,他们只是假装在休息,实际上却始终紧绷着,一直在消耗瓦解自己。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队伍走得很慢,带着某种刻意的味道,为的是彰显失落的辉煌、往昔的力量和被遗忘的悲伤。所有面孔上的悲伤全都是一个模样,可那一刻,迪克直痛得肝肠寸断,为亚伯的死,为他自己逝去的十年青春时光。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接下来,他开始给仍在苏黎世的尼科尔打电话,等待接通时,他想起了那么多的往事,只希望能永远依从自己的梦想,做个好人。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饭后,他们驱车回到酒店,心情都很舒畅,兴致勃勃的,沉浸在一种微醺的平静中。她想要被占有,她得到了。那自沙滩上孩子气的迷恋开始萌发的,终于完满了。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因为青春总会召唤青春。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他意识到,生命的整体与局部在品质上有可能是不同的,而迈入四十岁阶段的生命似乎只适合拆解开来观察研究。他对尼科尔和萝丝玛丽的爱情,与亚伯·诺斯、与汤米·巴尔班的友情,种种关联之下,不同的人格似乎已将他身边的空间挤压殆尽,于是,他变成了人格本身——毕竟,在这战争过后的残破世界里,要么全拿,要么一无所有,看起来没有第三种选择。这仿佛是一个宣告,在未来的生命中,他将背负着若干人的自我前行,早年间遇见的,早年间爱上的,他们自身有多完整,他便只能有多完整。其中隐含着某种孤独的因子——太容易被爱,太难去爱。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有片刻时间,尼科尔为眼前的一切感到遗憾:她记起了迪克从旧物堆里耙出的那个玻璃瓶子;记起了他们在尼斯一条小巷里买的海滩衫和短裤——同款的丝绸衣服后来在巴黎女装店里很是流行了一阵子;记起了天真的法国小姑娘们鸟儿般爬上防波堤大喊”唷嗬!唷嗬!“还有清晨的例行仪式,面对大海和太阳放飞心神,安享静谧——他的那么多创想,全都被深深埋葬在了就连沙子也触碰不到的地底深处,这才不过短短几年时光……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你是听说我已经开始堕落了吧?” “噢,不。我只是——只是听说你变了。我真高兴能亲眼看到这不是真的。” ”这是真的。“迪克回到,在她们身边坐下,”变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只是一开始看不出来。就算精神垮了,行为的惯性也总还是能维持一段时间的。“ (查看原文)
    hazure 5赞 2018-12-23 09:10:08
    —— 引自章节:全文摘抄
  • 萨克雷写的童话《玫瑰与戒指》中,一根黑色魔杖说道:“孩子,我给你的最好祝愿,便是一点点不幸。” (查看原文)
    [已注销] 3赞 2012-02-24 09:38:52
    —— 引自第117页
  • 人们常写道伤口结了疤,以皮肤的病理现象比喻一种心理状态,但是在一个人的生命里可没有这种事情,只有伤口,有时候会缩到才如针眼大,然而不结疤,仍是伤口。遭受折磨的痕迹更近乎丧失一个手指或是瞎了一只眼睛。一年到头,我们也不会因为少了一个手指或瞎了一只眼而觉得不对劲,但是即使觉得不对劲,也没有一点办法补救。 (查看原文)
    一只, 3赞 2012-04-23 12:37:38
    —— 引自第213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后页>